因为宁婉心那边情况有变,宫漠寒和容浅止自然就不能按照原计划行事了,二人商量后,决定先静观其变。 ̄︶︺sんцつ

    宫漠寒吩咐望月去备水,容浅止看着被抬进来足够容纳两人同时沐浴的浴桶,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你自己先洗。”

    说完,容浅止就想跑,却被宫漠寒拉进了怀里,宫漠寒贴着她的耳边道:“止止,你在怕什么?”

    “你说呢?”容浅止红着脸瞪着宫漠寒。

    “为夫什么都不知道。”宫漠寒低低地笑了两声,弯腰把容浅止打横抱了起来,往浴桶边走去。

    ……

    宁飞急着找楚天娇,而且他以为燕不离在山庄里宁天佐是早已知道的,他便没有派人去跟宁天佐禀报,因而燕不离和楚天娇一路上倒是畅通无阻。

    很容易打听到了宫漠寒和容浅止住的院子,二人赶了过来。

    今晚是望月守夜,他可没见过楚天娇的真容,瞅着她愣了愣,想着她是不是燕不离的新欢,过了片刻,才抬脚迎上前去,给燕不离行了一礼:“太子殿下,您这么快就到了。”

    “我们后来也改为骑马了。”燕不离说了句,往正屋的方向看了一眼,道:“漠寒和止止歇下了吗?”

    望月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了起来,他抿了抿唇,道:“爷和王妃正在沐浴。”

    燕不离和楚天娇都是心领神会,燕不离眼珠子一转,故意放大了声音:“那本宫和天娇就先去偏厅坐一会,还有,你去给我们弄点吃的。”

    “是。”望月有些吃惊又瞅了楚天娇一眼,同时发现这离太子也有点黑,同情地看了正屋方向一眼。

    猛地听到燕不离的声音,容浅止一个激灵,她急忙推开了宫漠寒:“不离哥哥和天娇来了!”

    宫漠寒自然也听到了,心中正郁闷着,觉得燕不离那家伙肯定是故意的,他还真是他的好兄弟!

    无法,二人只能快速出了浴桶,把自己整理妥当。

    宫漠寒拉着容浅止进了偏厅,一眼便对上了燕不离戏虐的眼神,他面不改色地看了他一眼,拉着容浅止随意找了两个位置坐了下来。

    燕不离咂了咂嘴巴,心道,宫漠寒这家伙的脸皮绝对比城墙还厚!

    容浅止就没有宫漠寒这么淡定了,她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她扯了扯嘴角,瞅着燕不离楚天娇道:“不离哥哥,天娇,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楚天娇笑了笑,她瞅了一眼宫漠寒,没敢出声,想着这座冰山不会到现在还想找她算账吧?

    “不久前。”说着,燕不离起身,一屁股坐到了宫漠寒身旁的位置上,贴着宫漠寒耳边道:“漠寒,宁天佐是鬼影十八骑!”

    “此话当真?”心中虽然早有猜测,但猛然听到燕不离说出来,宫漠寒心中还是震惊不已。

    “天娇听宁飞醉酒后说出来的,应该不会有假。”

    宫漠寒没有出声,鬼王坡上的漫天大火再一次涌现在了他的眼前,他轻轻闭上了眼睛。

    “漠寒哥哥……”容浅止握上宫漠寒放在椅扶手上的手,轻轻唤了一声,虽然她没有听到燕不离刚刚跟宫漠寒说了什么,但她猜一定跟鬼影十八骑有关。

    “我没事。”宫漠寒缓缓睁开眼睛,深如古潭的眸子里漆黑如夜。

    “漠寒,你打算怎么办?”燕不离想了想,又道:“漠寒,你和止止不如今晚就离开这宁剑山庄吧,宁天佐此人城府极深,我担心他会对你们不利。”

    “你以为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会放我们走吗?他恐怕早已怀疑我是来找他报仇的。”宫漠寒嘴角勾出一抹凉凉的笑意:“因为他知道,只有死人才不会把他当年做过的事情说出去。”

    “那怎么办?”燕不离顿时急了:“宁天佐武艺深不可测,而且他门下弟子众多,你们在这里太危险了!”

    “那又如何?”宫漠寒冷冷地哼了一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大可以放心,明面上他现在并不敢把我们怎么样,他无非在暗中耍些阴招罢了。”

    但宫漠寒此时根本不知道,由于云祁瑞的从中作梗,宁天佐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明面上对付他的理由。

    燕不离知道宫漠寒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他也不好再劝,而是道:“好吧,你自己小心一点,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现在就回火云城跟皇叔皇婶说一声,再暗中部署一下,以助你一臂之力!”

    宫漠寒拍了一下燕不离的肩膀:“不离,谢谢你。”

    “漠寒,你又跟我见外了,我们谁跟谁啊。”说着,燕不离站了起来。

    刚刚,宫漠寒和燕不离一直都在小声地说话,容浅止没有打扰,也不好插嘴问她爹娘的事,此时,见燕不离要走,她急忙站了起来,问道:“不离哥哥,我爹娘呢?你没跟他们一道?”

    “我跟他们一道了,只不过我们天黑才到的火云城,皇叔便没让皇婶连夜过来,我先来了这里。”

    “爹娘他们还好吧?”

    “嗯,他们一切都好。”说完,燕不离来到楚天娇身旁,问道:“天娇,你跟我一道回火云城,我们现在就走。”

    “好。”楚天娇自然是没有意见的,一来她担心宫漠寒会再找她算账,二来她也不想被宁飞那混蛋撞见了。

    “一路小心。”宫漠寒叮嘱了一句。

    燕不离点了点头,和楚天娇快速出了偏厅,这时,望月提着食盒迎了上来,楚天娇正饿着,一把接过望月手中的食盒,塞了锭银子到望月的手中,道:“你跟厨房里的人说,这食盒你买下了。”

    “……”望月一阵无语,他买食盒做什么?

    燕不离楚天娇两人都不是从门进的宁剑山庄,此时,两人又是翻墙而出,燕不离见楚天娇确实饿了,便没有急着赶路,让她边走边吃。

    “不离,你们怎么都跑到宁剑山庄来了?”之前在宁剑山庄的时候,楚天娇就想问的,一直没有机会。

    “说来话长,以后慢慢跟你说。”燕不离的话音刚落,一道阴沉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太子殿下,您觉得您还有以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