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风望月正一左一右守在宫漠寒房间的廊檐下,两人自然是听到了宫漠寒和容浅止在房间里说的话,两人都不禁希望惊云去炎城一切顺利,早点把爷和那什么林依依的婚约给退了。两人正想着,这时,就见两名女子撑着伞来到了院子门口,两人都不由地瞳孔一缩,他们虽然还没见过林依依,但从慕容邪的描述中已经知道了几分,此时,两人完全可以肯定院子门口的两名女子就是林

    依依主仆二人。

    破风拧了拧眉头,快步出了廊檐,往院子门口走去。

    望风往紧闭的房门上看了一眼,随即紧跟在了破风的身后,他心中冷哼,他倒要看看那林依依是什么样的女子,竟然能让王妃如此神伤!

    眼看着两名气度不凡的年轻男子朝着她们这边走来,彩云的心小鹿乱撞,她不禁想,这两日这是怎么了,为何老让她碰见俊俏的男子,莫非她的桃花运到了?

    如此一胡思乱想,彩云顿时把正事给忘了,呆呆地看着破风望月二人。

    “彩云。”林依依看向彩云轻轻唤了声,一双水眸中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芒。“啊?”彩云这才回过神来,这时,破风望月已经来到了两人的跟前,她急忙道:“二位哥哥,请问你们的主子住在这里吗?”彩云虽然是个乡野的丫头,但还是有一点眼力见的,她从破风望月一样的着装上

    判断他们肯定不是这宅子的主子。

    破风望月对看了一眼,破风戒备地看了看林依依,冷冷道:“你们找主子所谓何事?”

    “二位哥哥,是这样的,昨晚我家小姐病了,是你家主子让人请了大夫给小姐诊治,小姐向来知恩图报,病还没有完全好清就想亲自来答谢,还请二位哥哥去通禀一声。”

    听彩云这么一说,望月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他开口道:“你们找错地方了,请回!”

    在望月四人的心中,容浅止聪慧坚毅果敢,是最能配得上他们爷的女子,谁敢来抢她的位置,就是与他们为敌,不管这林依依看起来多么弱不禁风,此时,望月只想快点把她打发走。

    “这样啊,真是抱歉,是我们唐突……”林依依这才柔柔地开口,正说着,她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咳,咳,咳……”

    彩云急忙帮林依依拍了拍后背,急切道:“小姐,这里风大,您的病还没有完全好呢,我们赶紧回去吧。”

    “咳……不行,咳……人家帮,帮了我,我一定要,咳……当面谢谢他,咳……”

    看着林依依原本苍白的脸因为剧烈的咳嗽已经变得通红,望月往宫漠寒的房间方向看了看,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破风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垂下了眸,他可从来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即便这林依依在这里晕倒了,他也……

    他正想着,不想,就听见了彩云的惊呼声:“小姐,您怎么了,您不要吓我!”他猛地抬眸看向林依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