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浅止把此时的“角色”拿捏得恰到好处,在这四位公子哥的眼中,她就是一个身世悲惨而又心地善良的美人儿。

    四人都不由地停下了脚步,一人开口道问道:“牡丹,怎么了?”

    容浅止抿了抿唇,担心道:“四位公子,你们若是就这样贸然前去找钱妈妈算账,我想,她定然是不会承的。”四人对看了几眼,就听见容浅止又道:“四位公子,你们想啊,有谁会傻傻地承认他做了错事呢,而且这种事情还事关人命,到时候,那钱妈妈一定会把这件事推得干净,

    说她什么都不知道,到头来,她再反咬我一口,说我故意没有告诉她,我,我恐怕想留个全尸都不行了。”

    说着,两滴泪水从容浅止的眼角滚落,容浅止低低地哭了起来。

    “牡丹,你别哭啊,我们定然不会害了你的。”一人顿时道:“牡丹,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容浅止抽泣了两声:“我觉得四位公子还是去报官吧,青天大老爷一定会秉公处理的。”容浅止如此说,自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只要这四人去报了官,她作为当事人之

    一就会被带去衙门审问,到时候,一来她可以离开这春玉楼,二来她也好亮出身份见到她爹娘。

    “哎呀,牡丹,你说得太对了,我舅父可是衙门里响当当的捕头,走,我们现在就去找我舅父去!”一人恍然大悟,拉着其人三人便走。

    “牡丹,我们走了,你自己小心。”另一人回头道。

    “好。”

    看着四人出了屋子,容浅止这才慢慢闭上了眼睛,大口地喘了几口气,若不是硬撑着,刚刚她恐怕就要倒了下去。

    她希望那四人真的去报官,如此的话,她才有一线生机,否则,她恐怕逃不脱一死。

    在生死面前,她这才发现她之前的那些小情绪真是幼稚得可笑,她竟然就为了一颗珠子就跟宫漠寒置气,她真是傻得可以。

    漠寒哥哥……

    她在心中呼唤了一声,他现在定然是在四处找她吧。

    “止止,你越来越让我惊喜了。”

    百里无尘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容浅止猛地睁开了眼睛,见百里无尘已经不知何时站在了床边,他正用他那双漆黑的眸子看着她。

    “是吗,那真是我的荣幸。”容浅止讥讽地笑了笑,她知道在百里无尘的面前,她的那些小心思是瞒不过他的,她根本不需要掩饰,而且她刚刚的那番功夫又是白费了。

    百里无尘没出声,他静静地看着容浅止,看着泰山压顶都面不改色的人儿,他的心中根本不能平静。

    他就知道止止是这天底下最聪慧的女子,即便身处险境,也能泰然自若,游刃有余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她真是让他又爱又恨。

    原本,他真的想毁了她,但他终是不放心隐在了屋子外面,听着她把那四个蠢货耍得团团转,他的心中竟松了一口气,他不得不承受,对于她,他终是下不了那个狠手。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坐到了床沿上,握住容浅止的一只手腕,把她的衣袖往上撸了撸,看着她胳膊上细细密密的红点,问道:“疼吗?”他岂会不知道这些红点是止止故意

    用针扎出来的。

    此时此刻,容浅止已经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很想说不要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但她知道这个时候再激怒百里无尘是不明智的,她淡淡道:“不疼。”

    百里无尘抬眸看了容浅止一眼,把她的衣袖轻轻拉了下来,盖住了那些细细密密的红点,扎了这么多针,怎么可能不疼呢,他看着它们,他的心似乎都开始疼了。

    他一把将容浅止揽进了怀里,道:“止止,我们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

    “哪样?”容浅止皱了皱眉,想推开他,却没有半分力气。

    百里无尘扶住容浅止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道:“你把宫漠寒忘了,我们回到过去,我还是你的桃花哥哥,好不好?”

    他知道自己一定是疯了,他也不想这样,但感情的事他根本无法掌控,与其心痛到死,还不如把她留在身边。

    “你觉得可能吗?”容浅止幽幽一笑:“时光不会倒流,百里无尘,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你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对,我就是在自欺欺人!”百里无尘突然笑了,他眯了眯眼,眼神慢慢变得锐利了起来,他又道:“但止止,我若想让你彻底忘了宫漠寒,根本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你知

    道吗?”

    闻言,容浅止心中一惊,她顿时想到了在漠北被抹去记忆的时候,但百里无尘自然不是左长吉能比的,她担心……

    若是那样的话,她宁愿一死!

    “止止,你若死了,我会把你的尸首衣衫不整地扔到宫漠寒的面前,让他痛不欲生!”百里无尘似猜到了容浅止的心思,冷冷地开口。

    “放心,我还没活够呢,怎么会轻易死呢?”容浅止心中恨不能把眼前这混蛋咬死,但此时此刻,她却只能如此说道。

    “止止,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样,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百里无尘伸手挑起容浅止的下巴,沉沉的眸中尽是危险的味道。

    “我哪敢?”

    容浅止笑,四目相对,尽是电光火石,暗潮汹涌。

    百里无尘自然知道容浅止的危险,她对他而言就是致命的毒药,但他却舍不得放手。

    他收回手,站起身,弯腰把容浅止抱了起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容浅止问,心中却暗叫不好,离开了这里,她恐怕更难脱身了。

    “乖,我们换个地方。”百里无尘点了容浅止的睡穴,抱着她快速离开了春玉楼。

    ……

    天已经完全黑了,依然没有容浅止的半点消息,宫漠寒心急如焚,他站在院子里看着天空中的那轮残月,眉头紧锁。

    林依依由彩云扶着来到院子门口,她看着宫漠寒柔柔地唤了声:“王爷……”宫漠寒看了她一眼,正准备回屋,就在这时,就见两道黑影突然掠到了林依依和彩云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