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漠寒凤眸微眯,两道寒光夺目而出,这时,两名黑衣人已经把刀分别架在了林依依和彩云的脖子上,彩云吓得大叫了一声,腿一软就要摔倒在地上,却被黑衣人提了起

    来。

    林依依还算镇定,她有些颤抖地开口:“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天星正站在院子里,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抓紧了剑把手,看向了宫漠寒。

    宫漠寒站着没动,他负手而立,眸光深得如这苍穹中的夜色。

    这时,拿着刀架着林依依的黑衣人开口道:“寒王爷,这姑娘是您的未婚妻吧,您是想她生呢还是想她死?”

    “她的命现在在你的手上,是生是死自然是你说了算,跟本王有什么关系?”宫漠寒冷冷地开口,丰神俊美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对林依依的怜惜之情。

    林依依咬了咬唇,楚楚可怜地唤了声:“王爷……”宫漠寒没有出声,如鹰般锐利的眸光从林依依的脸上掠过,落到了她身后的黑衣人身上,黑衣人把自己包裹得很是严实,只露出一双黑沉的眼睛,他并没有像身旁的黑衣

    人一样用手抓着林依依,只是把刀架在了林依依的脖子上。

    看到这,宫漠寒眯了眯眼,抬脚上前,天星急忙跟在了一旁。

    “寒王爷,你干什么,你是想给她收尸吗?”黑衣人恶狠狠地开口。

    宫漠寒没有理会他,在林依依三尺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在这里,借着琉璃灯的光亮,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黑衣人刀口离林依依脖子的距离,他心中突然冷笑了一声。

    “说吧,你们想干什么?”宫漠寒看向黑衣人,开口道。

    “很简单,寒王爷若不想你的这未婚妻今晚死在这里,你就自行了断好了。”

    “你找死!”天星怒喝了一声,刷地一声把剑抽了出来。

    “天星大人,你是想试试你的剑快还是我的刀快吗?”黑衣人讥讽地开口,他把刀往林依依的脖子上压了压。

    林依依顿时被吓哭了,但她却倔强地开口:“王爷,您不要管我,依依不怕死,只求王爷安然无恙。”

    “寒王爷,你这未婚妻对您真是情深意重啊。”黑衣人接道:“只不过,寒王爷就让人失望了,贪生怕死,真不是个男人!”

    天星恼,若眼神可以吃人,他绝对把这混蛋给吃了。

    “着什么急,等一下本王会让你知道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宫漠寒突然笑了一下,但那笑意却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味道。

    黑衣人拿着刀把的手微微一顿,他恶狠狠道:“寒王爷,少说废话,我数到三,你若再不自行了断的话,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宫漠寒眸光深不见底,他没有出声。

    “一……”

    宫漠寒站着没动。

    “二……”

    宫漠寒依然没有半点反应。

    “三……”

    黑衣人的话音刚落,宫漠寒慢慢伸出了右掌,林依依见状,顿时惊呼道:“王爷,不要!”说着,她猛地抓住黑衣人的胳膊,低头咬了上去。

    “该死的女人!”黑衣人怒吼,一把甩开林依依,一刀砍向了宫漠寒,说时迟,那时快,林依依突然奔到了宫漠寒的面前,帮宫漠寒挡下了那一刀,她闷哼了一声,身体缓缓倒下,她看着

    宫漠寒虚弱地开口:“王爷……”

    “把他们剁了,扔入江中喂鱼!”说着,宫漠寒伸手接住了就要摔倒在地上的林依依,抱着她快速回了屋。

    “是!”两名黑衣人根本就不是天星的对手,片刻功夫,天星便把他们给解决了,他把吓得瘫软在地的彩云提了起来,不悦道:“还愣在这里做什么,你家小姐受伤了,你还不赶紧

    去伺候你家小姐!”

    天星心中是恼怒的,王妃下落不明,林依依却在这个时候为爷挡了一刀,爷向来重情重义,也不知道爷会如何对那林依依了。

    “啊,我这就去!”彩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就要往林依依原来住的客房奔去,却被天星拎了回来。“往哪里跑呢,你家小姐现在在爷的屋子里!”说到这,天星心中也很纳闷,爷和王妃的房间向来是不让其他女人进的,这一次爷却把林依依抱回了屋,就因为林依依帮爷

    挡了一剑,爷就改变主意,要履行婚约了?

    “啊?”彩云愣了愣,对上天星冷冷的眼神,不敢多问,急忙撒腿往宫漠寒房间的方向跑去。因为林依依伤在肩膀靠后背的位置,宫漠寒便让她趴在了床上,此时,她的脸色有些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她咬着牙,强忍着疼痛道:“王爷,我没事的,你不

    用担心。”

    宫漠寒拧着眉,并没有立即出声,待彩云进屋了,这才道:“我去找慕容拿些金疮药来,先让彩云帮你清洗一下伤口。”

    彩云见宫漠寒对林依依的态度明显改善了,心中欢喜,急忙道:“我这就给小姐打水去!”说着,她又跑了出去。

    “王爷,我是不是很没用?”林依依瞅着宫漠寒,自责地开口。

    “安心养伤,不要多想。”说了句,宫漠寒快步出了屋。

    看着宫漠寒的背影,林依依慢慢勾起了嘴角。

    慕容邪燕不离都得到了消息,二人迎上了正走出院子的宫漠寒,燕不离急忙道:“漠寒,你怎么不让天星留一个活口,也好问问他们是谁派来的。”

    “不用问,我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宫漠寒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但笑容却是冰寒彻骨。

    “你知道?”燕不离顿时便猜到了宁天佐,又问:“还有,我们听说那林依依帮你挡了一刀,你把人家抱回了屋,怎么,你这是心软了,愿意娶她了?”

    “你觉得呢?”宫漠寒凉凉地看了燕不离一眼,看向慕容邪道:“慕容,金疮药。”

    慕容邪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了宫漠寒,宫漠寒接过,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瓷瓶,看着小瓷瓶,他的嘴角勾出了一抹嗜血的笑意。

    “漠寒,你这瓶子里装的是什么?”燕不离好奇地问道。“百虫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