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浅止推测林依依口中的白翩翩就是宫漠寒母妃的名讳,就听见林依依又道:“二十二年前,白翩翩耍尽了手段抢得了本该属于我母亲的秀女名额,做了先皇的宠妃,坐拥

    荣华富贵,但我母亲呢,她有没有想过我母亲!”林依依怒吼着咆哮着,已经变得歇斯底里,容浅止看着她,拧了拧眉,她确实没有想到宫漠寒的母妃竟是一个有手段的人,不过,想想也是,能从一个普通的秀女变成先

    皇的宠妃,还能在生前把宫漠寒护得周全,若没有点手段,定然是做不到的。林依依红了眼睛,她又道:“白翩翩她以为给我母亲点赏赐,让我和宫漠寒订婚,就可以抹去她当年的恶行了吗?她就是在做梦!她害得我母亲整日郁郁寡欢最终抑郁而终

    ,这个仇,即便她死了,我也要宫漠寒来替她还!”听林依依说完,容浅止这才冷冷地开口:“也许漠寒哥哥的母妃当年确实用了手段抢了那秀女的名额,但你以为做了秀女,就一定能留在宫中了,留在了宫中就一定能得到

    先皇的恩宠了?试想,若是换做你母亲,她说不定活不到三年前那么久呢!”

    “你……”林依依怒:“容浅止,你如此说,你分明就是想为那白翩翩抹去罪行!”“罪行?”容浅止冷笑:“何来罪行,只是你母亲技不如人罢了,还有就是她总梦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坐享荣华富贵,而漠寒哥哥的母妃把她这个机会给抢了,她看到漠寒

    哥哥的母妃真的飞上了枝头,她心中咽不下那口气,总想着那位置是她自己的,这才抑郁而终,归根结底,还是你母亲心胸狭隘,痴心妄想而已。”

    “你……”林依依脸都气白了,她竟找不出一句话来反驳容浅止。“我什么?”容浅止眯了眯眼,眸光顿时变得锐利的起来:“倒是你,你为了一己之私,为了所谓的‘为母报仇’,你做了鬼影十八骑,你焚杀了三千将士,让鬼王坡血流成河

    焦尸遍野,你才是真正的罪大恶极,你才是这世上最无耻的女人!”

    林依依脸色更白了,她抖了抖双唇道:“那,那也是他宫漠寒自找的!”

    “死到临头还死不悔改!”容浅止怒了,她伸手点住了林依依的哑穴,举了举手中的蜡烛,嗜血道:“既然如此,你就好好尝尝被烧死的滋味吧!”

    闻言,林依依顿时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但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容浅止飞身出了屋子,站在院子里,冷冷地看着屋子里瞬间燃起的大火。

    百里无尘的手下听到动静,瞬间都聚拢了过来,当他们看到容浅止时,都生生停住了脚。

    他们都知道那林依依是主上送给小姐的礼物,但问题是小姐怎么过来的,为何他们一点都不知道?

    容浅止站在院子里,在冲天的火光中,一身白衣的她傲然而立灼灼其华。

    她转身看向身后的几人,淡淡地开口:“林依依是你们主上送给我的礼物,我如何杀她是我的自由,你们可明白?”

    “我等明白!”其中一人连忙开口,小姐是主上的心肝宝贝,她的意思不就是不让他们去救火吗?

    “聪明。”容浅止勾了勾嘴角,这个时候,那林依依已经变成焦尸了,她也该走了,随即,她看着那几人又道:“你们是想生还是想死?”

    几人闻言都快速亮出了兵器,那人又道:“小姐,我等奉主上之命在这里看着小姐,请小姐不要为难我等。”

    “看来你们是想死了。”容浅止幽幽一笑,说话间,她双手抱球,一缕缕白雾快速生出,围绕着她的身体不停地旋转,且越聚越多。

    “混天诀!”那人还算有点见识,惊呼了一声。

    但随着他话音的落下,就听见砰地一声。白雾炸开,几人顿时被震飞摔在了地上。

    容浅止瞅准时机,快速飞身离开。

    “追!”

    出了农舍,容浅止快速往四周看了一圈,见不远处就是宁江,她快速飞奔了过去,她擅长游泳,这个时候从水里走是甩掉百里无尘那些手下最好的办法。

    约莫游了两炷香的时间,容浅止把脑袋探出水面往四周看了看,猛然看见岸边站着的那道白色的身影,她顿时瞳孔一缩!

    泥煤的,百里无尘这混蛋不是办事去了吗,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还找到了自己?

    “止止,我一刻不在你身边,你就不安分,你是乖乖自己上来,还是让我下去把你揪上来?”百里无尘眸光沉沉,话语中尽是危险的味道。

    他心中是恼怒的,他没有想到止止竟然不知何时学会了混天诀,若不是他及时收到消息,这一次又让她给跑掉了!

    “百里无尘,你有本事就下水里来抓我啊。”容浅止冷笑了一声,想让她乖乖上去,做梦!

    说完,她再次潜入了水中,她内力不如他,但她的水性可不一定比他差!

    “止止,你可别后悔!”说着,百里无尘纵身一跃,跳入了江水中,江水瞬间波涛翻滚,汹涌了起来。

    容浅止顿时感受到了,心中咯噔一声,她急忙转头往后看去,就见百里无尘游得极快,他像一只白鲨,正朝着她这边扑来。

    泥煤的,百里无尘这混蛋的水性竟然也这么好!

    容浅止咬了咬牙,使出浑身力气,拼命往前游,这个时候,只能拼了。

    “止止,你就不用白费力气了,我是在海边长大的,你根本不可能游得过我。”

    百里无尘的声音传了过来,容浅止一惊,她无法想象百里无尘竟然在水里还能说话!

    容浅止知道这样也不是办法,她很快就会被百里无尘抓住,她想了想,从水中飞身而起,掠出水面,落到岸上。

    既然跑不掉,那就打吧,无论如何,她这一次都不能再被他抓回去!

    百里无尘也飞身上了岸,他慢慢往容浅止跟前逼近:“止止,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乖乖跟我回去,否则……”“否则如何?”一道冷冷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