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浅止心中有些心虚,但转而一想她说谎也是为了他好,她随即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道:“她是这样说的,也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宫漠寒自然是相信容浅止的,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其实,他并不太在意那些人为何要做鬼影十八骑,他在意的是他要让他们一个个血债血偿,来告慰三千将士的在天之灵

    。

    容浅止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这黑心货没再纠结下去,否则的话,她真不知道怎么编了。

    宫漠寒给慕容邪燕不离等人都传了消息,告诉他们他已经找到了容浅止,便带着容浅止去了燕沐宁珞住的宅子。

    二人并没有让宅子里的下人去惊动燕沐宁珞,要了间客房,沐浴了一番,便睡下了。

    容浅止已有好多天没有见到自己的爹娘了,她一想到她娘亲的肚子里正怀着一个小弟弟,一时间,她竟有些兴奋,睡不着。

    “止止,你睡不着?”从容浅止的呼吸,宫漠寒可以肯定容浅止根本没有睡着,他睁开眼睛,低头看向她,好看的凤眸中不由地带上了几许期待的颜色。

    “嗯,我吵到你了?”容浅止抬眸看向宫漠寒,漂亮的明眸亮晶晶的,哪里有半点睡意?

    “那倒没有。”宫漠寒把容浅止往怀里搂了搂,又问:“在想什么?”

    容浅止抿嘴一笑:“在想娘亲肚子里的小弟弟,他还要九个月才能出来,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闻言,宫漠寒顿时有些不乐意了,那小家伙还没有出世,止止就急不可待地想见他了,若是等他出世了,止止是不是就要整日赖在沐王府抱着那小家伙不撒手了?

    宫漠寒越想越酸,到时候在止止的眼中恐怕只有那小家伙了,哪里还有他的位置?

    他绝不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

    他想了想,瞅着容浅止,哀怨道:“止止,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啊?”

    容浅止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再瞅了瞅宫漠寒一副被抛弃小媳妇的模样,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宫漠寒这样的神色跟他平日里威武的形象也太有违和感了。

    宫漠寒的俊脸顿时黑了,他现在心中正酸着呢,急需要安慰,可止止倒好,这个时候她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真是该罚!

    他抱着容浅止微微一用力,让容浅止趴在了他的身上。

    “漠寒哥哥,你做什么!”容浅止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该随便嘲笑一只大灰狼的,而且这只大灰狼还是个黑心货。

    “为夫生气了,所以要双倍补偿!”

    容浅止脸一红,但还是道:“漠寒哥哥,你耍赖,为什么是双倍?”

    “止止,你忘了,你还欠我一次。”

    “……”这一次轮到容浅止欲哭无泪了。

    一夜无眠,直到天亮的时候,容浅止这才沉沉睡去。

    宫漠寒神清气爽,他没有睡,起身去拜见了燕沐和宁珞。

    燕沐宁珞起身后就已经接到了消息,知道宫漠寒和容浅止昨晚来了,两人自然高兴,他们已经好多天没有见过二人了。

    而且,他们心中一直很疑惑,翎儿为何不让他们去宁剑山庄,莫非宁剑山庄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也想趁此机会好好当面问一问。

    见宫漠寒来了,燕沐招了招手:“漠寒,过来坐。”

    “好。”宫漠寒给燕沐宁珞行了一礼,在二人的对面坐了下来。

    宁珞见容浅止没有跟着宫漠寒一道过来,不禁问道:“漠寒,翎儿呢,她还没有起身?”

    “嗯,我想让她多睡会,便没有叫醒她。”

    燕沐宁珞对看了一眼,两人是过来人,自然明白宫漠寒话中的意思,不过,见二人的感情这么好,他们心中自然也高兴。

    “漠寒,翎儿为何不让我们去宁剑山庄,是不是宁剑山庄出了什么事情?”宁珞开门见山地问道,这几日以来,她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宫漠寒拧了拧剑眉,并没有立即出声。

    “漠寒,你无需有什么顾忌,但说无妨。”这些天来,燕沐也得到了些消息,知道跟宁天佐定然脱不了关系。宫漠寒看向宁珞,这才开口道:“岳母大人,您现在有孕在身,不管我接下来说什么,请您不要激动。”毕竟宁天佐是宁珞一母同胞的兄长,宫漠寒有些担心有孕在身的宁

    珞能不能承受得住。“漠寒,你放心好了,这些年,我和珞儿什么风浪没有见过,珞儿能挺得住。”燕沐看向宁珞,握上她的手,眸中满是心疼,十五年啊,还有什么比那十五年的经历对珞儿

    来说更痛呢?

    十指相扣,宁珞点了点头,她性子本来就清冷,她现在只在意燕沐翎儿和她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

    见状,宫漠寒这才开口道:“宁天佐是鬼影十八骑之一。”

    “什么?”宁珞很是意外,她根本不曾想到宁天佐竟然是鬼影十八骑!

    “珞儿,不要激动,小心孩子!”燕沐也很意外,但他更在意宁珞和她肚子的孩子,他急忙道。

    “我没有激动,只是很意外。”宁珞看着宫漠寒又道:“漠寒,你没有弄错,宁天佐确实是鬼影十八骑?”

    宫漠寒点头:“千真万确。”

    “宁天佐他为何要做鬼影十八骑?三年前,他就已经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侠,受人敬仰,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宁珞想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这也正是我和止止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好了,我们暂且不说这个。”宁珞更想知道的是宫漠寒如何对待宁剑山庄,她问道:“漠寒,你打算如何处置宁剑山庄?”宁天佐是鬼影十八骑的事一旦公布与众,宁剑山

    庄即便不被灭九族,宁剑山庄的百年基业也会毁于一旦。“一人做事一人当,若真是宁天佐一人所为,我不会追究宁剑山庄的责任。”宫漠寒的言外之意很明显,若是宁天佐一人所为,他就暗中把他一个人解决了,这件事就算完

    了。

    “漠寒,谢谢你。”宁珞由衷道。

    “岳母大人客气了,我也是为了止止。”宁珞和燕沐对看了一眼,宁珞这才发现,他们的翎儿确实很有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