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知道?”

    残魂带着一股子冷笑,而且还有讥讽。. .

    “哼!小子,本座告诉你,如果真的能够达到天族老祖那样的层次,那你能够让你超然,让关心的人,免于遇难……可是,时间呢?”

    是的!

    这才是最为重要的问题,杨涛,还有多少时间。

    大战,还有多少时间?

    现在的大战,虽然没有刚刚看到的那样的惨烈,但是……还会有多久,还会远么?

    这些人,每时每刻都有人陨落。

    到时候,需要多少时间,所有人都会完全陨落?

    那时候,另外天地的主力会入场,那时候,所有人都不能够幸免的,或者……臣服?

    这个念头,以前杨涛从来都没有想过。

    可是现在,他的内心,竟然不经意的浮现出来了。

    “小子,我知道你的想法,很单纯,很简单,也很可笑。没有人能够幸免的……或者,你喜欢跪着生!”

    “看看,教廷他们,其实就是最好的列子。嗯!不过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如果真的胜负已定,他们还需不需要这样的跪族了。”

    残魂带着嘲讽,杨涛的脸色很难看。

    他自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跪着生?!

    呵呵,抱歉,他从来都没有这样的骨头。

    他的骨头,不可能这样的跪下。

    可是!

    这和现在,有什么关系?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杨涛的法身,已经上前,来到了残魂的面前,甚至,天空之上,那些星辰都在不断的闪烁。

    很明显,如果杨涛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那这残魂,没有任何活下去的理由了。

    哪怕……对方搞不好真的和小石头有关系。

    那,杨涛也不会留下对方。

    这残魂,知道的有点多,而且,对方的立场不明确,最为重要的是,对方似乎能够撼动自己的道心!

    而且!

    会让他不由自主的去探寻一些东西,那不是不好,而是不适合现在的杨涛。

    “很简单,让我恢复,我还能够战!”

    “或者……你对我有疑惑,可以先弄到那东西,不给我,等到证明我的清白之后,再给我!这东西,不仅仅是我可以用,我们这样的人,都可以用!”

    “只不过……嗯?!不对,你小子,有印记了……”

    残魂仿佛此刻才发现一样,满脸都是惊呆。

    “你小子,干了啥?你放出来了谁,还是救了谁,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荣耀印记。”

    荣耀印记?!

    杨涛再次愣住了,但是内心,已经有想法了。

    这东西,对他们这样的人都有用。

    那,哪吒呢?

    应该也是有用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搜集一下,还是可以的。

    “什么鬼?”

    “印记啊,你小子身上有天地大道印记了,不对呀,你怎么可能有,你才大圣好么?哪怕能够干准帝,那也相差太远了啊……这……怎么会这样?你是某个大佬的私生子么,他们留给你的,可是我感觉,这印记很新的啊……”

    “你到底在说什么?”

    杨涛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残魂,该不会又是故意的吧。

    “额……你小子不知道么,不应该的啊……”

    “你被天道排斥,你不知道么?”

    “我知道!”

    杨涛脸黑了起来,总算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了。

    该死的!什么荣耀印记啊,不就是这个叛徒的标记么。

    搞笑!

    真的是,故意恶心自己的么?

    “那你哪里来的?”

    过分了,这残魂竟然这样的追问。

    “不可能的啊,哪怕是某个大佬的私生子,也不会这样的给你,这个印记有点问题,就算给你,也应该会处理一下的啊。”

    “嗯?!”

    杨涛好像发现了什么,对方说的和自己理解的,是一样的,但是!好像对方没有开玩笑。

    “这个,不是叛徒的标记么?剑宗,也是这样的……”

    “什么?!叛徒?!”

    残魂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他甚至在空中不断的翻腾了起来。

    “叛徒?!哈哈哈……这是一种认可好么,天地大道的认可,开什么玩笑,什么叛徒的标记,这个印记被人做了点手脚,似乎很厉害,但是……还是能够消除掉的,干掉一定的敌人,天道之力,会主动帮你消除掉这个印记上面的问题,那时候,你就知道,这个印记是多么的光荣了好么?”

    残魂带着嘲讽,甚至,他的额头上,也出现了一个朦胧的印记来。

    这个!

    和杨涛的,竟然有着几分相似。

    “这……”

    “至于你说的什么剑宗,呵呵……可能被人忽悠了吧,可能他们都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剑宗,看样子也是做过很多大事情啊。”

    残魂不急不慢的开口,此刻的他,竟然带着几分嘚瑟。

    “行了行了,不说那些了,你要知道,这是好事。你不用纠结,而且,本身被天地排斥,就是好事情啊。这说明,你走出了全新的道路,最起码,在这天地之中,很少有人走……嗯!你的这道路,其实也就那样……”

    “不!我想知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天庭的那位,不知道么?”

    “肯定是知道的啊。”

    知道?!

    知道难道没有告诉剑宗,难道没出手?

    “知道了又能够怎么样,他就是大帝好么,又不是猴子那样的存在,对于这个事情,他什么都做不了的……”

    我去!

    就是大帝……

    这话,也太嚣张了吧。

    杨涛认为,这残魂,比自己要嚣张多了。

    最起码,到现在,他都不敢这样的开口的。

    毕竟,那可是大帝啊。

    “行了,其他的不用多说了,你最好快点把那东西弄过来,到时候,呵呵!如果它复苏了,这里所有人,都要死……”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是说,我这样的大道世界,别人也走过……”

    “那是自然,你不会认为,天地就你一个天才吧?你不会认为,遁空门就一个传人吧?”

    “你总不会认为,整个天地气运之子就是你了吧?啧啧啧……还真年轻呢,告诉你,有些人,注定是整个天地的主角,也同样弄出了你这也的世界,而且,人家是十万里的世界,你才一万里好么……”

    窝草!

    不带这也的打击人的好么,十万里?怎么做到的,自己感觉,一万里之后,就不能够增加了好么?

    “快点,要不然,来不及了,到时候,你能够救你关心的两个人,但是其他的人呢?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