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他在杀那个蓝甲人之前,他是先刺伤了那个蓝甲人的胳膊,后来才刺穿那人的颈部的。 ̄︶︺sんцつWw%W.%kaNshUge.这时,那个人蓝甲人是先用自己的指甲刺穿了他的颈部,然后才刺伤了他的胳膊的。

    这五个手指突然变长了的蓝甲人说道:“想起来了没有?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这蓝甲人说这话的时候看着他。

    这时他还是没有想起来当年的情景,当然,就算他想起来了,他也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在体会了被虐待一番的痛苦之后,之前说了“我没那个胆子,所以没要求去啊,这就是你跟我不一样的地方啊”的那个人再次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三百八十五章】

    “这树珠又有变化了。”灰手人对褐手人说道。

    “这个时候,那个人应该又失去知觉了。”褐手人道。

    “幸好树珠一点都没有要下沉的意思。”灰手人说。

    “是啊,这表示他没有再次昏过去。”褐手人说道。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恢复知觉。”灰手人道。

    “他这次并没昏过去,只是失去了知觉,但是树珠已经变成了银灰色。”褐手人说。

    “这是不是表明,我们能了解到的跟他有关的情况暂时只有这么多了?”灰手人问。

    “应该是这样了。”褐手人道。

    “可是我们了解到的还是不充分啊。”灰手人说。

    “你打算怎样?”褐手人说。

    “我们要不要等他恢复知觉后,再看看这树珠能否让我们进一步了解跟他有关的情况。”灰手人问。

    “树珠都变成银灰色了,这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清楚吧?”褐手人问。

    “不会不知道。”灰手人回答,“但是我还是想等他恢复知觉后再试试,然后我们再做下一步。”

    “我们在做下一步的时候不能中断,如果晚些时候才开始做,你不担心我们的用主找我们吗?”褐手人问道。

    “我是希望做得严谨一些。”灰手人说,“虽然树珠变成银灰色意味着它不大可能再出现什么情景让我们了解了,但这并不绝对啊。”

    褐手人说:“是不绝对,但是,在树珠已经变成银灰色之后,就算那个人醒后我们还有办法从树珠中了解到跟他有关的其他情况,也仅仅能了解到一点点了,而且,要耗费很多功力。”

    “我就是觉得这样好像更认真些。”灰手人说道。

    “你是不是此刻又感觉用主正在关注我们这边的情况啊?”褐手人问。

    “这确实是。”灰手人道。

    “所以你这样说表示你认真。”褐手人道。

    灰手人说道:“实际上我就是很认真啊。”

    “可你想过没有,我们后面该怎么办?”褐手人说,“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耗费了太多功力,做下一步时功力暂时无法恢复,下一步我们都可能做不完啊。不仅如此,我们还会耗费更多时间。”

    “那倒也是。”灰手人说道,“我刚才考虑得不大全面。”

    “那现在我们就进行下一步吧。”褐手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