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兹贝吉和奥尼地区都是在格鲁吉亚境内,虽然地处南奥塞梯,那里的人旁边对俄国人没有什么好感,可是格政府却不愿意为这件事背上黑锅,假如俄国人发现将来在他们国境之内爆炸的xs凝胶炸药来源是南奥塞梯,你猜他们会怎么做?”米歇尔道。.『.

    米斯特点头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所以这也是格方什么愿意和我们mi17通力合作打击巴斯基夫的最重要原因。如果取出了奥尼和卡兹贝吉地区的可能性,剩余的就只有弗拉基高加索和卡拉吉尔地区,而弗拉基高加索显然是个陷阱,之前秦在那里被俘,明眼人都知道巴夫斯基不会傻到继续让秦留在那里,这样太招眼。如此推测,就只剩下卡拉吉尔地区了。”

    “大美女,你说的这些我都承认,那么为什么你都能猜到,而且能够获得情报来源,而这里的fsb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亚历山大科维奇还将自己的人和陆军部队全部调动道弗拉基高加索地区进行地毯式搜索,这不是蠢蛋吗?”

    “至于这一点……”米歇尔叹了口气,“我也不搞不清楚亚历山大科维奇到底在搞什么鬼,俄国人的心思永远很难猜透。”

    “好吧,这个地点,你是怎么获得的?”

    “情报,我们在这里也有自己的情报人员。”米歇尔说:“将地区范围缩小到卡拉吉尔,要找出这两天发生的异样情况那就不难了,有人已经注意到不少身份不明人的正在朝这里集结。如果我没猜错,这里就是他们交易的地点。”

    米斯特轻轻举起半截埋在雪里的hk416突击步枪,透过瞄镜,他能够清晰看到远处的山林里有小分队形式的士兵装束的人在巡逻。

    “这些家伙看起来还真像是非法武装成员。”他低声道。

    “罗纳森队长,你们那边情况怎样了?”米歇尔并没有再搭理米斯特,而是开始询问自己的突击小组指挥官。

    这支被启用的sas分队之前一直在格鲁吉亚境内负责反恐部队训练工作,这次米歇尔已经来不及从大英本土将人调集人员,只能将这支sas特种作战小分队调过来。

    “少校,情况有些糟糕。”罗纳森上尉道:“我们的人已经从不同的位置寻找切入点,但是发现炼钢厂附近几乎所有地方都有巡逻队,这里的防御密不透风,看来今天有大鱼要来这里。”

    “有没有什么办法?”

    “办法不是没有,我可以将我的小分队拆成两半,一般由我指挥,负责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一旦枪响,相信这附近的巡逻队都会朝这里靠拢,我们会将他们引开,剩下的就只能靠你们了。”罗纳森道:“不过少校,不是我对自己没信心,这里我估计有将近两百名非法武装士兵,我们能做的只是营救人质,其他任何战术企图都不可能达成,能将人安全就走就已经万幸了。”

    “这一点我明白。”米歇尔深知以自己现在的兵力来说,要想将和巴斯基夫会面的川崎隆一等人一网打尽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能救出秦飞,就已经是战术上的胜利。

    “我说。”米斯特开口了,“我们现在能不能联络一下亚历山大科维奇,告诉他这里的情况,让他立即派遣特种部队过来支援我们?我们现在有证据表明秦就在这里,他应该不会拒绝。”

    “我不想再和俄国人打交道了。”米歇尔说:“即便我们现在告诉他,你觉得他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将阿尔法小组还有陆军特种部队从弗拉基高加索调动道这里?等他们到了,这里的会面估计已经结束了,我们打开之后,他们肯定会逃,至少会打乱他们的整个交易计划,这次行动主要是救出秦,然后是将对方的交易搅黄,假若xs凝胶炸药的制造设备和成品之类都在这里,他们应该没有那么快能够全部撤离。”

    “好吧,你怎么说就怎么做吧,我就舍命陪美女一次。”米斯特调侃道:“你听了,是不是有点儿感动?”

    “滚!现在什么时候了,没人跟你打情骂俏,要挑逗姑娘,等行动完了你爱去那播种就去哪播种,我管不着。”米歇尔脸颊微微一烫,心里忍不住骂起这个不分场合的大仲马来,频道里毕竟还有其他的sas队员,这是米歇尔不想让人听到的。

    “罗纳森队长,就按照你的计划,你带着五个人,我带六个,你负责吸引注意,我突袭。”米歇尔说:“对表,到达指定位置后十分钟开始发起进攻。”

    “ok!”

    耳机里传来罗纳森的回应。

    ……

    炼钢厂内。

    巴斯基夫对范天龙居然将自己撂在一旁不理不睬感到十分恼怒。

    在他看来,这可是很不尊重自己的行为。

    “范先生,你看了这么久,相信也知道你面前这位就是你悬赏一个亿美金要的人,我没说错对吧?我真的逮着他了。”

    范天龙从秦飞身边退开,转过脸来对巴斯基夫点了点头。

    “没错,是他。”他的脸上依旧是那种似笑非笑的冷漠表情,“对这个结果,我很满意,我也不会食言。”

    他朝川崎隆一丢了个眼色。

    后者将铝制的手提箱拿过来,放在一个已经报废的机械工作台上,打开,将箱子里的东西转向巴斯基夫。

    “将军,这是你的报酬,面值1.5亿美元的不记名债券,各大银行都能兑换成你需要的资金,无法追踪,很适合你使用。”

    巴斯基夫走上前去,伸手在债券上划拉一下。

    “这数目不对。”他眼中的贪婪一闪而过,手将箱盖合上。

    “什么?”川崎隆一脸色微变,“这是我们谈好的价格,一个亿是买姓秦那小子,五千万是一半的运输费用,剩余的一半在机器设备去到指定地点安装完后才开始付清。”

    “不不不。”巴斯基夫摇着头:“我说的不是剩下的五千万。”

    他走到范天龙面前。

    “范先生,你应该明白,我支持你在我的地盘上搞这些东西是冒着多大的风险。”

    范天龙摊摊手,不置可否。

    “未来你们如果在这里扎根了,设备运作起来了,获得了足够多的炸药,我相信你们不会那它泡咖啡喝对吗?但如果你们在全世界使用这些炸药对付你们的敌人……”

    他忍不住冷哼了两声。

    “那么会招致全世界的反恐部门都会将目光转移到我的身上。”

    “没错,那么你到底想怎样?”范天龙不动声色地看着巴斯基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