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城市秩序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ω δwww..当布桑乔的部队和王室卫队在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出现在黑兰市的街道,就已经意味着对方根本闹不起什么风浪。其实想闹风浪都没辙,到城里区区撒欢的时候,恨不得连枪都不带,能够多搬回家一些好东西。可是现在看到那一辆辆钢爷,全都傻了眼,就算是白痴,也知道不能肉身对抗钢铁大炮吧?

    尤其是还散在全城各处,虽然有好几千人,但根本形不成组织。唯一问题就是抓人麻烦些,打死打伤的很少,少量倒霉的遇上,基本都是举手投降。而大部分都顺利的逃出城出。滑稽的是,有相当部分人逃回军营,反而这里抓的俘虏要比城里多那么一些。

    只有在市政府,布桑乔的部队才遭遇抵抗,这也是这次唯一出现的抵抗。双方对射了有两个多小时,打到最后,那些留守的叛军才悲催的发现,自己被利用了,德马雷市长和议长早就与他们的亲信逃走了。于是毫不犹豫的逃的逃、降的降。

    不过秉承那种“和平作战”模式,双方在远距离虽然打得热闹,弹药的消耗量不少,但都没什么伤亡。而在恢复治安的过程中,布桑乔的部队总共就伤了四人,都没什么生命危险。他们伤于一颗手榴弹,不过那位唯一的勇敢叛军士兵,他就被随后压阵的装甲车打成了破布。

    从头到尾,这场叛乱也好,夺权也罢,都像是一场过家家。其实事后处理真的就是过家家,对逃走的德马雷市长和议长他们,邦尼、布桑乔他们并不会去追究,当然也不可能发生什么通缉追捕,包括那些俘虏的叛军也将在几天内释放驱逐。

    既然不可能全部杀死,也不可能关押下去,难道还想老子出钱养着你们啊?于是索性就干脆些,都给老子滚回家去!

    对这样的情况,此时在荆建身边作为参谋的赖特王子倒是做出了解释。弗索亚国内的势力太多,冲突也多,于是就形成了这么一种不赶尽杀绝的习俗。反正以前基本都是意气之争,穷的能让老鼠都哭死,也没什么可以抢的,因此就形成了这样一种“君子风度”。

    这倒让荆建有些意外,因为前世的新闻中,弗索亚这里的内乱相当残酷,甚至都有几次形成了大屠杀。看起来都是钱惹的祸。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人诚不欺我哉!

    不过能够少些血腥,那总是好的。而布桑乔部队恢复治安的纪律意外的相当不错。同样是以前惯例,弗索亚的胜利者一般会扫荡一波。如果没有杀人、强奸等恶性案件,已经能够称得上是正义之师了。然而这次双方的纪律相对都很不错。尤其是布桑乔的部队,真的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当然,布桑乔已经答应了每个士兵的赏金,也规定了违反纪律的惩罚,惩罚很简单,只有一种——枪毙。话说回来,这就证明布桑乔,包括之前的德马雷市长,他们都是想在以后好好经营黑兰市的。

    ……

    每个人都是忙碌的焦头烂额。邦尼、布桑乔他们忙着与马加里总统的联系,忙着安抚那些中立势力,忙着回复秩序,更忙着早日“登基”……

    而荆建他们的指挥部也转移到码头边上。对荆建没有要求获得战后分配,邦尼、布桑乔他们也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大笔一挥,就把码头边上的一大块地送给了荆建他们,准备在这里建设一座中国城,作为所有中国机构的总部。

    第一时间,他们就与这里的大使馆建立了联系,并且简单汇报了情况。然而打电话的秋茗这几天脸黑的就像是包公,听说临时党委会“插手黑兰市的内政”,而且还“组织武装进行战斗”,大使馆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臭骂一通,并且已经派遣了一名参赞到路上,到这里具体检查和主持工作。

    对那位手持尚方宝剑的钦差,荆建根本没兴趣去伺候。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于是在完成多份草签协议后,荆建就与平田康他们一起,登上了飞机拍屁股走人。

    在临走之前,荆建乾坤独断,做出了以临时党委会书记身份的最后一份决议:所有参加这次战斗的人员,后勤的给五千,参加战斗的两万,第一波装甲车部队的三万。在提供名单后,立刻发放到所有人的家中。而这笔费用全部由荆建个人解决。包括临时党委会的五名成员,不过他们就享受在后了,不搞什么特殊化,同样是三万。于是荆建又自己发给自己这么一笔奖金。

    ……

    荆建他们正在天上飞,并不知道外界已经是沸沸扬扬。首先是阿尔特娅给美国大使馆打了电话,一听这里居然发现油田,并且还有美国公民,原先根本无视这里的美国政府就发表了公开声明:“……要切实保障弗索亚的民主自由!”

    而欧洲国家也差不多,几个主要国家甚至在议会提出议案,“……派遣维和部队,尽快恢复当地秩序……”

    美国一听,当然不干,你们还想在自己的老殖民地吃独食?于是立刻下令组成由两艘军舰组成的驱逐舰编队,到黑兰市海域巡航,“切实保护美国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要知道,这支编队是从海湾战区抽调的。不过既然这里发现大油田,那就顾不上那么多了。有趣的是,似乎没人注意到,弗索亚和黑兰市的秩序早已经得到恢复,他们也根本没有求助国际社会,根本就不需要那些国际部队。当然,弗索亚政府的意见就被彻底无视了。

    纷纷扰扰中,国际社会是嘴炮乱飞……

    黑兰市已经恢复宁静,布桑乔已经宣布成为了黑兰市市长。而邦尼不出意外的成为了海军司令兼黑兰市基地驻军司令……

    参赞带着外交部的命令来到黑兰市……

    而在黑兰市机场,因为叛乱误机了几天后的荆白生同样是下了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