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时候的魏逊,完全处于巅峰状态,饶是怪物可怕异常,却也难以撼动他一点信心,不止如此,头顶上悬浮的漆黑投影,现在也爆发出了超强的力量,只是一拳,就将周围的空间所完全崩碎,从中不知流出了多少腐臭的能量。【 .】,

    外面虽然充满无数次元,但像是人类世界这样丰富的星球,却也是极为少数。

    大多数星球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漫长的时间旅途中,那些星球原本也曾有过生命,有过无数智慧生物,但是时间无情,一颗星球总有资源耗尽的那一天,在极端的消耗下,一些比昔日地球科技还要繁荣的国度,也最终泯灭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就像是人类得了重病,身体就会生出毒疮,而毒疮中也会流出脓一样,那样破败的星球,在漆黑的宇宙中不知运转了多少年,在时间不断的累计下,它的毒素不断增多。

    而这时候,在魏逊体内精魂暴走之后,一拳竟然直接撼动了空间,将那些破损的脓汁给喷洒了出来。

    一拳之威,简直令人恐惧到了极致。

    而更加可怕的还在后面,那些脓汁流淌在外面之后,竟然将这个世界的空间都腐蚀出了许多空洞。

    就像是蜂巢一般,让人看上去汗毛都竖立起来,有种无法言表的恶心感在不少人心中萦绕,它们根本无法理解,这些鬼东西到底是什么。

    倒是站在一旁的范志腾一双眼睛亮了起来,像是发现了什么让他无比惊奇的东西,不由朝前走了几步。

    可刚走几步,身后一双大手就直接攀附在了他的脖颈上,下一秒,便用心灵感应说道“该死的家伙,难道你想死吗像是这种小角色,下一秒就会成为一滩肉泥,你懂不懂”

    高叔也快要到五十岁了,虽然经历末世的时候,他同样感到惊诧无比,但毕竟比年轻人多活了几十年,有丰富的经验,比起什么都不懂的范志腾,对人对事,他更加老道一些。

    他如何看不出来,现如今魏逊已经拿出了全部的力量,到了对方这种级别的存在,一出手,或许真就是传说中的翻江倒海,高叔的孩子死在了末日,与范志腾年龄不大,甚至连性格也是出奇的相似,也是这般毛毛躁躁,或许是缘分,在第一眼见到对方的时候,高叔内心中的父爱便不由自由的释放了出来。

    范志腾还不知道一件事情,他把对方当叔,而对方去把他当儿子。

    微妙的父子情,让亲人也有遗失的范志腾,本能将高叔当做人生导师,他从未见过对方跟,自己红过脸,哪怕是自己不小心犯下了几件大事,对方也是大事化了,小事化无,像是和事老一般,一直以长辈的宽容姿态陪着他。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看到高叔那样几乎要扭曲在一起的面庞,范志腾只觉得心脏都开始砰砰跳跃个不停。

    当然,他也知道对方不会害自己,还是自己有些鲁莽了,看到稀奇的事情,总是不由自主想要上前去看一看。

    “我知道了叔,我下次不敢了。”

    范志腾现在完全一副可怜蛋的模样,他现在虽然也是职业者,没少被普通人崇拜,但他也清楚一点,在整个自己,像他这种实力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要是按照常规的方式去混,他需要多久才能拥有自己想要的一切

    范志腾虽然看上去有些懵懂,但越是这样的人,心思越重,他清楚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那便是力量

    只有力量,才能让自己好好活下去。

    范志腾知道自己这个梦想很丢人,与其他人父母被杀,亲人被迫害,发誓有一天变得强大,而去报仇的励志情节不同,杀死他父母的是丧尸和虫子,那些丧尸与虫子不知道去了哪里,或许是到了更远的地方,或许是死在了秩序开发的小队手中。

    但无论怎样,范志腾都必须接受一个事实,那便是,他一生都无法再报仇了,那个虫子或许早就变成了一堆怪物的粪便,而丧尸也无意间被碾死,然后慢慢腐烂,发酵。

    报仇

    不要说笑了,天大地大,早在范志腾没有勇气阻挡怪物逃走,他就已经没有资格再报仇了。

    正是因为如此,范志腾才会越发渴望力量,他想活着,只想好好活着。

    在末世的每个人,或许都很普通,他们没有徐红妆的容貌,也没有陈锋的实力,甚至没有魏逊的机缘,但他们却依旧苦苦挣扎着,在这片不算净土的世界中,像是一条冬季的狗,一味苟延残喘着。

    范志腾与其他人不一样,他没有野心,只是想有些富裕的过完这一辈子。

    想到这里,范志腾的脑袋垂的更低了,眼瞅着眼圈就快红了,他是真怕了,他不禁想,像是自己这么胆小的人,怎么会为了所谓的变强,让自己冒这种危险

    高叔在一旁看着,也知道对方心中是真的有了悔意,因此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用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脑袋,轻声说道“我明白,我什么都明白。”

    而在一旁,魏逊已经与怪物对战在了一起,双方现如今表现出的气势,已经不是寻常职业者所能承受了的了,他们只是傻傻望着眼前的一切,有些人,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局促起来。

    因为,在不断的对轰中,周围的空间竟然都相继发生了扭曲,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几乎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场景。

    怪物拥有一小部分神志,有了智慧,就有了活下去的盼头,怪物原本只为了杀戮,然而随着智慧不断累积,它却发现,自己心中有了退意。

    它不想和魏逊继续这么纠缠下去了。

    它想要活着,想要好好的活着。

    无论是人还是动物,一旦有了惧意,一旦害怕了,那么离死也就不远了,就像是一个好猎人,永远不会把后背留给敌人。

    因为猎人清楚,自己面向前方的时候,还能用武器、用刀锋去划开敌人的脖颈,可一旦将后背留给敌人,那么等待自己的只能是被动袭击。

    魏逊是一个称职的猎人,他很早之前就清楚,自己拥有成为一名猎人最贵重的品质,他心狠同样手辣,哪怕在最为极端的时候,也不会将后背留给敌人,正是有这股狠辣的决心,他才走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没人可以,拿他魏逊不当回事。

    除了陈锋,任何人都不行

    “咳”

    魏逊咳嗽出一抹鲜血,艰难地挥出一拳,在不停的对轰中,他承认自己的身体受到了一定影响。

    但是,这一切还在他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男人不能说不行,这是真理

    这一刻,魏逊剧烈的喘息着,目光却犹如野狼似的,饥饿而又冰冷

    “我我不能倒下”

    魏逊没有料到这个怪物竟然这般抗揍,若是换成平常时候,他与自己的阴影合二为一,共同出手的话,敌人早就被自己打趴了,哪里像是现在,简直就是石沉大海,根本没有任何回应的地方。

    这样下去可不行

    魏逊的精神力已经消耗大半,脑袋里面也像是喝了七八斤白酒一般,彻底断片,没有了独自的意识。

    但不同范志腾,魏逊心中一直有股不服输的劲,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也才能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这一刻,头顶上的阴影已经变得几近透明,而魏逊自己,也快要把自己的牙齿咬成碎片,但就算如此,他目光依旧冰冷而倔强,浑身笼罩着浓郁的杀气和坚定。

    怪物的眼睛上闪烁着一些人类的智慧,这是一个怪胎,拥有夺取智慧的能力,之前刚刚融合,它显得异常懵懂与无知,而这一刻不同,与魏逊交战的过程中,它在不断吸附脑海中遗留下来的记忆碎片。

    不要看现在魏逊一副凄惨的模样,但真正感到恐惧与害怕的却是怪物,没错,与之前不同,这时候多了智慧的怪物,竟然感到害怕了。

    因为在怪物的视野中,那魏逊就像是疯子一样,不停的对它进行攻击,饶是它已经无数次做好逃跑的准备,却依旧无法从对方的手中成功逃生。

    这样怎么可以

    跑

    一定要远远的离开对方

    而魏逊看到对方有了退意,原本低垂的睫毛忽然扬了起来,不仅如此,他嘴角还咧起一丝不可捉摸的冷笑“你想跑哈哈,你个家伙想要逃跑我让你跑”

    魏逊怒吼一声,那副模样,简直比厉鬼还要凶恶百倍。

    “死”

    魏逊觉得自己找到了对方的弱点,心中不快乐的道理,这个怪物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厉害数倍。

    魏逊承认自己,对其有些估计错误,可战斗到现在,除了一身血之外,魏逊也不是没有半点收获,对他来说,真正的收获,便是自己又在血战中历练了一番,到了魏逊这种级别,寻常的战斗已经不看在眼里。

    就像是徐红妆,在秩序,她的地位甚至比魏逊与陆伟加起来都要更强一些,不是力量怎样,而是对方是秩序名正言顺的女武神,对于大多数战士来说,徐红妆才是他们心中真正的领路人,只比陈锋差了小小的一个级别。

    可就是这样可怕的存在,在秩序拥有无上荣耀的女人,还不是为了力量,甘愿跟随陈锋前往深渊吗

    难道她不知道深渊极为可怕,到处充满死亡的威胁吗

    而这一切,说来倒去,还不是为了力量二字。

    在末日中,力量已经成为职业者们的全部,没有力量的职业者,跟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任何差距。

    魏逊想要保护自己的位置,想要保护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为了这一切,他自然敢于徐红妆一争高低。

    在魏逊的心中,有大男子主义作祟,他时常感叹,连徐红妆这样的女人,都敢前往所为毁灭之地的,身为男人的自己,怎么就能甘愿落于人后呢

    不

    我可不会放弃

    想到这里,魏逊心中闷哼一声,头顶上的阴影似乎有所反应,下一秒,竟然直接从一头无比可怕的怪物,幻化成了一把黑色的砍刀。

    下一秒,魏逊将砍刀拿在手中,划过一道雪亮的圆弧,迅雷不及掩耳地斩落在怪物的天灵盖上。

    “唰啦”

    一声撕裂布条的轻响。

    就像是切割西瓜一样,看似恐怖无比的怪物竟然直接被一分为二,一股股粘稠的血液都就此喷溅在了地面上,毫无美感可言。

    使出这一招,对于魏逊来说,显然拥有不小的压力,这时候,他可是将力量完全聚集在了一点。

    手握阴影幻化而成的砍刀时,魏逊更是将精气神融合在了一起,可即便如此,在于怪物触碰的时候,他还是像被万雷轰击一样剧震,脸色苍白如纸,身躯朝后面震飞出几十米,脚步在滚滚黄土上摩擦出一条近尺深的沟壑

    “噗”

    又是一口黑红色的血液从口中喷吐出来,魏逊想要站住,但根本没有这个能力,这时候的他,比起秩序有名的强者,更像是一个刚刚学步的婴儿。

    可尽管如此,魏逊还是没有倒下,他看着眼前那个已经变成尸体,但因为强大生命力还未曾死去的怪物,嘴角最终浮现出了一个胜利者的笑容。

    “该死的家伙,打你真的有些难啊。”说罢,魏逊就打了一个踉跄,看那样子,像是随时有可能摔倒一样。

    一旁的战士们看到胜败已分,哪里还敢在一旁观望,这时候,全部如同下山猛虎一般,朝着魏逊就扑了过去。

    “大人你没事吧”

    “医疗部的队员在哪里大人需要治疗”

    “陈慧芳,你给我滚过来,现在需要你的时候,你给我藏哪里去了”

    看着魏逊那张虚弱的面孔,不少人发出关切的问候,毕竟他们都清楚,自己还能活下来,第一个要感谢的还是魏逊。

    对方的强大,无疑变相救了很多人。

    “别扶老子。”

    魏逊挣脱开众人的搀扶,然后独自走到了怪物的面前,他伸出手臂,肉眼可见,一圈圈黑色的能量便这样,被他吸附到了身体中。

    这一刻,一场喧闹的战斗,这才慢慢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