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城外吕布营寨后方,一座巨大的营帐飘着青烟,两侧皆是头带白巾的将士。ωヤノ亅丶メ....

    营帐内两口木棺陈放在正中央,供桌上摆放着无数的贡品,尤其是两侧更是立着两具布满伤痕的铠甲,还有侯成与成廉的兵器。

    哒哒~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只见军中诸将众星拱月下在吕布的带领下纷纷步入营帐。

    两颗惨白狰狞已经失去生气的首级重重的放在了供桌上,接着吕布深深的望了眼牌位上的名字,眼眶泛红。

    嘴唇一阵蠕动,粗壮的手掌缓缓伸出,一旁的典韦赶紧递上了点燃的三根香烛。

    三根冒着青烟的香烛插在了香炉中,吕布眼中泛着血丝,缓缓退后几乎,接着直接单膝跪地沉声道:“兄弟走好,将军已为汝等讨回了利息,待马踏江东时,定要将杨家满门全部带来给汝等陪葬!”

    兄弟二字回荡在寂静的营帐内,看的其余诸将眼眸中充满了复杂之色,尤其是看着他们的大王,一个个眼中充满了不忍。

    谁言大王无情!侯成、成廉不过是大王麾下一方将领,若说本事他们没有杨林、高顺、张辽的统帅之才,也无过人的本事。

    尤其是随着基业越来越大,这群并州的老将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命好,早早便跟随了将军般,但其中的感情,他们的大王并没有忘。

    这时一瘸一拐的曹性在郝萌的扶持下急忙冲到了营帐中,看着供桌上的两颗首级,猛然嚎啕大哭起来。

    “猴子、成廉,将军没有忘记你们啊,将军依然还是咱们的将军,你看将军亲自带兵为你们讨回了敌军大将的首级。”

    呜呜~

    二人嚎啕大哭下,看的其余诸将心中不是滋味,眼眸中不乏有羡慕之色,天下皆言吕布弑杀霸道无情,可又有谁知道他们之间的情谊。

    眼眸中泛着血丝吕布冷漠的回眸一扫诸将,沉声道:“传令三军退兵兖州,下一次孤再征荆州时定要血洗杨家满门。”

    诸将一个个重重的一抱拳,虽然成廉与侯成的死令军中充满了悲伤的气氛,可吕布的一举一动却令三军将士心是暖的。

    “典韦汝率领孤的亲卫带着孤的两位兄弟一起回家!”

    “末将遵命!”

    典韦抱拳大吼一声,令军中的将士颓废之气一扫而空,一个个眼眸中充满了斗志。

    这一幕落入在郭嘉眼中是那样的熟悉,心底更是不由的浮现出一股深深的震惊。

    他的主公还是和以前一样,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间鼓舞士气已经刻在了骨子里,随意的一个举动便令三军将士斗志高昂。

    若真不是后方急需修养稳定,他此时定要劝说吕布借着三军将士这股斗志反攻宛城一举杀入荆州。

    吕布军中的士气同样被宛城内的刘伯温看在眼里,更是忌惮的看着远处斗志高昂缓缓撤兵的敌军。

    好一个恐怖的吕布,明明苦战数年三军将士都疲惫不堪,前几日还一个个心态疲惫的模样,但退兵时却一个个斗志高昂,甚至一声将令下,他们便会疯狂的进攻宛城。

    吕布到底用什么方法提升士气改变了军中将士的心态情绪他不知道,他知道的是吕布退兵了!

    天下看似要太平,可刘伯温却深深的透着一股忌惮,这个吕布是要令他们放松警惕啊。

    建安八年(公元203年)一月,武王吕布与弘农王刘辩在宛城对峙双方大战数场后方才罢兵休战。

    吕布撤军了,同样这一次牵动全天下的战局改变了天下的局势,吕布大军占据了关中长安一带,李世民逃遁与西凉立足。

    同样刘辩也趁此天下大乱的机会,占据了淮南一地,袁术的势力宣布退出了历史争霸的舞台。

    天下局势明朗,位居天下第一诸侯的依然是吕布,第二位便是以江东为根基的弘农王刘辩,第三位则是占据蜀中的刘备。

    至于西凉的李世民在天下人眼中已是苟延残喘的丧家之犬,虽有无敌关中的李元霸为爪牙,但也改变不了大局。

    吕布大军退守后,刘辩麾下大将杨业领兵赶到汉中时,诸葛亮同样也率领着十几万大军赶到。

    双方对持了半月后,杨业便选择了退军,同时刘备书信与刘辩联络商议联盟对抗势大的吕布。

    而淮南一带暗中开始增兵,徐州的更是兵马不断调动,天下人的心再一次悬起来,皆以为吕布与刘辩将又要开辟一处战场。

    但等到二月底时才徐州才传来了确切的消息,大将高顺坐镇徐州,不断的调兵遣将同时开始修筑城池,根本没有想要开辟战场的想法。

    当这一消息传到刘辩耳中后,当时便怒气冲天的将书房砸了个稀巴烂。

    刘伯温低着头一言不发但明亮的双眸中同样是充斥着一股愤怒。

    他们都被吕布给玩了,或者说徐州一地兵马调动根本就是一个幌子,一个借机撤兵然后修养的幌子。

    吕布三军有骑兵之利可以说占据了主动,若他们主动去攻打吕布的治下,恐怕人家还巴不得呢。

    “该死的!吕布奸诈之徒!”

    刘辩愤怒的大骂不已,足足半晌后刘伯温请摇着头,叹气道:“主公,吕布不愿开战我军也未必愿意开战啊。”

    虽然被人家玩弄了,甚至还费了一批的钱粮,调动兵马可都需要消耗粮草的。

    气愤过后的刘辩铁青着一张脸,沉声道:“派使者去西凉与李世民商议暗中联盟,只要有了骑兵孤到时定要吕布好看。”

    刘伯温听着一点头,“不错,我军并不逊色吕布军,但敌军战场上每每占据先机,吕布的依仗便是骑兵,只要我军能训练出一支精锐的铁骑,便可与吕布分庭抗礼。”

    说到这里时刘伯温迟疑一下,叹气道:“不过西凉本就贫瘠,就算大力购买战马,也未必能赶的上吕布麾下,当从军中挑选出一员骑将,训练出一支精锐铁骑方可制衡吕布。”

    听到这句话后刘辩冷笑一声,“军师只管与西凉的李世民联系购马便可,至于骑将孤自有人选。”

    诺!

    别的不说,对于军中将领的选拔刘伯温对于自家的大王那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军中上下的将领哪一个不是被他大王亲自挑选出来,从来没有失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