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陛下在试探谁?”诺顿立刻问道。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他怎么想都觉得权柄日重的帝*部都是皇帝陛下试探的首要目标。

    “我们、魔法学院、教廷分部、刺客联盟、黎塞留和他身后的贵族联盟、皇家药剂师协会、商业联盟……甚至迷踪剑圣奥菲拉斯。”道格拉斯侯爵语气阴沉的回答道,他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任何人。

    “幸好我们最近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诺顿悄悄的抹了一把汗,雷伊三世积威已久,如果有可能诺顿绝对不想面对这位雄主。他贵为帝国四大军团长之一都有这种感觉,其他人面对皇帝陛下时的压力可想而知。

    “我们不需要有任何动作,只要十天后的皇家港庆典之后,帝*部就会成为帝国最强大的势力。除非我们想推翻安倍罗家族的统治,否则这样的荣耀已经是帝国的顶峰。”道格拉斯侯爵轻笑一声,“我们有必要推翻安倍罗家族吗?除非有办法将迷踪剑圣一起搞掉,否则这绝对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我们绝对不会这么选择。”

    “父亲大人,您已经深得元帅大人的精髓,无论做什么事都最讲究效率!”诺顿厚颜道,拍自己父亲的马屁,他没有丝毫心里压力。

    “诺顿,你搞错了一点,做事讲究效率并不是塞巴斯汀元帅的精髓,而是帝*部的精髓,只不过是在元帅手中被发扬光大了而已。”道格拉斯侯爵纠正道。

    “您教训的是!”诺顿知道这是父亲在提醒他,帝*部并不是元帅的军部,而是所有帝*人的军部,它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成为任何一个人的私有物。

    “您觉得皇帝陛下这次的试探成功吗?”沉默了片刻之后,诺顿才接着问道。

    “我想先听听你的看法。”道格拉斯侯爵带着几分考较的意味问道。

    “我认为不管其它势力的表现如何,只要得到迷踪剑圣大人的承诺,皇帝陛下的这次试探就是成功的。”暂时没有其它势力的新情报,诺顿只能就事论事的分析道。

    “很聪明的判断。”道格拉斯侯爵不置可否的说道,“但是,诺顿,你要记住一点,有时候眼见未必为实。”

    “父亲大人,这个道理我懂,但我不明白这和皇帝陛下的试探有什么关系。”诺顿迷惑的问道。

    “现在还不到揭开谜底的时候。”道格拉斯侯爵再次扶了扶他的单片眼镜,嘴角上挂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诺顿,最近这几天严格约束部下,在元帅大人归来之前,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

    ……

    此时在皇宫后花园的一角,扛着邦妮的特罗尔一脸艳羡的看着迷踪剑圣威风凛凛的在高空飞来飞去,不由发出一阵赞叹:“那就是迷踪剑圣啊!真想和他较量一下。”

    坐在特罗尔肩头的邦妮翘着二郎腿,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包味道怪异的瓜子,边嗑边说道:“你省省吧,什么时候你能拥有一柄和明月风华相媲美的武器,再来做这种美梦吧!”

    “你的口气好大,好像迷踪剑圣就是靠着那把明月风华才能成为大陆五大强者之一的!”特罗尔对邦妮表现出来的态度很不满,这个小丫头好像忘记她自己的身份了!

    “迷踪剑圣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但刚才在天上飞来飞去的那个家伙绝对是靠着明月风华,才表现得这样威风凛凛的!”邦妮满不在乎的暗示着什么。

    “你别告诉我刚才那位不是迷踪剑圣!”特罗尔狐疑的问道。

    “我可没这么说。”邦妮滴水不漏的回答道,“我的意思是刚才那位不管是不是迷踪剑圣,如果没有明月风华在手,根本不可能表现出那么强大的气势。”

    “那你说如果我能找到一把可以与明月风华匹敌的武器,是不是就可以和刚才那人一战了?”特罗尔满脸憧憬的问道。

    “别做梦了,据我所知整个大陆堪与明月风华相提并论的神兵只有一件,那就是同为创世十二乐章之一战神之章的碎片烈焰焚阳刀。不过很可惜,那柄神兵早在万族大战时就已经失踪了。”邦妮似乎继承了她的“主人”艾尔菲的恶习,喜欢打击特罗尔。

    “真是太卑鄙、太无耻了!竟然是靠着战神之章的碎片才取得这样的成就,简直就是开挂啊!”特罗尔愤愤不平的说道。

    “嘎?你的关注点是不是有问题?”邦妮的额头上出现了一滴硕大的汗珠,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关心烈焰焚阳刀的下落吗?但特罗尔就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愣是让邦妮精心准备的一大套说辞变得没有用武之地。

    “有什么问题?莫非我应该去关心早已失踪的烈焰焚阳刀?拜托,我可没有闲工夫再来一次寻宝游戏。”特罗尔奇怪的反问道。尽管他很想与迷踪剑圣公平的一战,但这种战意并不十分强烈,毕竟他亲眼见识过其他两位五大强者的实力,知道自己现在与这些强者仍然还有很大的差距。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难道你就不想得到烈焰焚阳刀吗?那可是战神之章的两大碎片之一耶!”邦妮极力诱惑道。

    “想,当然想。但我没有任何线索。怎么?难道你知道?”特罗尔狐疑的问道。

    “嘿嘿,有那么一点点线索啦!”见特罗尔终于上钩了,邦妮得意的说道。

    “哼,听你的口气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肯定跟你那猥琐的主人一样,需要做什么交易才肯告诉我吧?”特罗尔对邦妮的腔调简直太熟悉了,艾尔菲拿这招不知道骗过他多少回了!

    “你真是太聪明了!放心吧,我的交易很公平,只需要你付出一点点代价就可以~”邦妮满脸讨好的笑容。

    “什么代价?”特罗尔警惕的问道。尽管他知道邦妮的代价绝不简单,但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让他问出了这句话。

    “很简单,只要你帮我把脖子上的项圈取下来就可以。”邦妮笑得像一只露出尾巴的小狐狸。

    “邦妮,你是不是对‘公平’和‘小小的代价’有什么误解?”特罗尔满脸嘲讽的问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帮你把项圈解除之后,你就自动脱离了和艾尔菲的主仆关系?我看上去有那么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