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他们如今住着的这栋城堡距离勒贝尔郡主城不到四十里路,在主城周围都是这种一栋栋互相距离间隔比较远的城堡。ω δwww..

    这些城堡占地庞大,最小的也有几十亩,大的有上千亩,简直堪比一个小城。

    但凡这种集攻防于一体的城堡,必定建在依山傍水,自然元素丰沛之地。

    这些城堡必然或布置阵法或镌刻魔纹,甚至有一些炼金世家的城堡,会豢养一些魔灵魔植防止别人靠近。

    当然后一种因为三千多年前那场战役之后,因为驱使利用魔物和不死系被划分成暗叛者的缘故,如今已经十分稀少了。

    因为之前这些都算是合法的,未免打击面过大引起反弹,所以教廷和皇族们只侧重将血腥而阴暗的不死系魔法彻底归结为暗叛者,而魔灵魔植类却并未一竿子打死,而是把主动攻击类划分成暗叛者,被动防御类暂不追究。

    有些家族会拥有面积大小不等、功用不同的城堡群,而刚刚起步不久的薰衣草家族则只拥有这一处城堡。

    艾米丽那位药剂师奶奶已经挂了很多年了,倒是有一位叔叔跟婶婶继承了她的衣钵,他们几乎整日呆在那栋独立的带着诺曼风圆顶的三层小楼里,近乎痴迷的在研究他们的各种药剂,为这个家族源源不绝创造着财富。

    虽然他们只是三级药剂师,可是能让那些大家族对薰衣草家族另眼相看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伦纳德家族有一种药剂,名为【清除】。

    只是二级药剂,却也是一种很难炼制的药剂。

    它的功效就是清除因为成年累月服用各种药剂而带来的抗药性以及微末的毒副作用。

    而这种药剂,在整个巴瓦纳多斯公国也只有三家可以制作出来。

    一个是公国的所有者伊凡大公所在的红扶郎家族,一个是三色堇家族,另外那个自然就是薰衣草家族。

    而三色堇家族正是艾米丽未婚夫所在的家族。

    说来也奇怪,林夕一直想不明白,一般来说,两个家族的联姻不都是该取长补短的?结果他们却选择合并同类项。

    更想不明白的是,明明两家已经基本敲定联姻对象,却谁都没有对外声张。

    就连一直跟艾米丽生活在一起的夏霜也完全不知道,究竟三色堇家族的谁才是那个未婚夫。

    直到最后艾米丽嫁给名不见经传却天资卓绝的卢卡斯,三色堇家族也没有说过什么,似乎定亲的事情从来没有过。

    这也是让林夕不能理解的地方。

    或许因为夏霜并不是他们的家人,不知道也不算什么吧。

    听说整栋城堡都被镌刻了大量祝福魔纹,所以家族里面的职业者几乎都住在这栋城堡里。

    这也是林夕现在夹着尾巴做人不敢作妖的原因。

    她现在的精神力不敢轻易探测出去,要知道这个目前延续了三代的家族里,虽然不是卧虎藏龙,可是四、五级的职业者还是有几个在的。

    他们不是躲在自己房间里面感悟魔法元素,就是去那些潜藏着魔兽的密林沼泽去历练。

    以林夕目前小瘪三的状态,她还是做一朵盛开的白莲婊最恰如其分。

    总之就是一个原则,在不能干死别人的前提下想办法叫别人也不能干死自己,就是胜利!

    林夕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佣人阿猫和阿狗的大声议论又传到她耳朵里。

    对于那些自己不想理的,和理不起的,林夕都当做在放屁。

    为了委托人能适应这具身体,林夕开始用精神力感知房间内的魔法元素。

    她趺坐在床榻之上,双目紧闭,进入物我两忘的冥想状态。

    从模糊到清晰,那些微小的魔法元素粒子如阳光下自在飞舞的尘土一般渐渐呈现在林夕的意识中。

    那一粒粒发着各种颜色微光的元素,如同跳跃的小精灵,自在游荡在整个房间里。

    可能是因为魔纹的关系,它们并非漫无目的的漂流,而是源源不断从外面渐渐向室内汇聚着。

    那些从林夕身边经过的,都被林夕呼吸进身体,但是依靠这种方法吸纳到的元素实在太过稀少,林夕开始放开意识,似乎整个身体都瞬间打开,像是有了自主意识般大口呼吸着,重复她刚才的动作。

    此刻若是有内行人路过林夕的房间,定然会以为房间里有一个起码四级以上的职业者在调动魔法元素。

    只是过了片刻的时间,林夕这具身体就有了一种饱胀感,似乎刚刚进行一场饕餮盛宴般餍足。

    而林夕也察觉到,她的房间外面,那些元素要比别处相对活跃,似乎都在等待着进入这个房间。

    为了避免被人发现端倪,林夕赶紧切断这般的鲸吞牛饮,一点点把自己平复下来。

    因为恰在此刻,负责她这边饮食起居的两个女佣已经不满足于她的沉默,连门都不敲,径自长驱直入,帮她“打扫”房间了。

    “艾米丽小姐好可怜,眼睛都哭肿了。噢,那么美丽的艾米丽小姐,我真是心疼极了。”女佣甲夸张的摊了摊手,浑身一抖。

    看着她那个德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憋尿失败了。

    女佣乙则拿着抹布到处乱擦,一边用眼睛乜邪着林夕一边说道:“可惜咱们白心疼,有什么用啊,又帮不上忙。那些帮得上忙的人,却偏偏装聋作哑,怎么对得起梅森老爷抚养她到这么大的恩德!”

    林夕:emmmmmm

    你们似乎搞错了地方,这话应该当着艾米丽小姐和你们亲爱的梅森老爷去说效果才好,毕竟老子不负责给你们发薪。

    女佣甲似乎很不满意林夕的油盐不进,暗示没有成功,索性明示。

    “夏霜,你说我们说的对吗?”

    “说什么?”林夕很认真的看着面前这对哼哈二将。

    女佣甲:……

    女佣乙:……

    大姐,敢问一下您脑袋上那两只耳朵是用来呼吸的吗?

    无奈的两女只好又把刚才的话详尽的重复一遍。

    林夕一脸雾沙沙:“……呃,也许似乎大概是,然而未必不见得。”

    两个女佣再没一点耐性,女佣甲破口大骂道:“真拿自己当小姐了?就是你这下贱东西害得艾米丽小姐一直都在哭的,你还有脸发呆?如果你还有一丁点良知,你给我去向布莱恩小姐道歉,请求她的原谅,并且答应来参加这次宴会!”

    呵呵!

    林夕一脚就把女佣甲给踹了个狗抢屎。

    多年执行者的经验告诉她,如果老鼠敢于嘲笑猫,一定手机因为它身边有个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