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韩开弘这么一说,陈晋心中一凛,连忙追问道:“爸,他们……是谁?”

    “还有,那些钱,最后落进了谁的口袋里?”

    韩开弘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抽出一根香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之后,却又陷入了沉默。. .

    陈晋明白,能让韩开弘都如此这般的凝重,这事情恐怕已经不仅仅是“非同小可”能够形容的了。

    急,是急不来的。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气氛开始微妙起来。

    按说,陈晋和蒋艺涵领了结婚证之后,女婿和岳父,可就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人了。

    可是韩开弘几次眼神闪动,随后又正襟危坐,反倒让他和陈晋之间的距离又拉开了些……

    这一刻,仿佛他又变成了那个位高权重的韩开弘!

    一如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那般,相互之间是满满的隔阂。

    …………

    许久之后,韩开弘才开口道:“陈晋,我只有涵涵这一个女儿。”

    “而你是她的丈夫~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

    “这事情,你别再问,也别再管了。无论是你还是我,都管不了,也没资格管。”

    “明白了吗?我请求你,答应我作为一个父亲的要求。你要知道,我绝对希望涵涵能够跟你一直安安稳稳的走下去。”

    “…………”

    陈晋万万没想到,韩开弘竟然会对他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其中蕴含的意思,不就是……

    这件事情,谁碰谁死吗?

    一阵彻骨的寒意从陈晋的心底里冒了出来,继而弥漫全身,让他连点烟的动作都僵硬了起来!

    书房里异常的安静,和客厅里传来的电视声相对映着,更显得阻滞……

    “叮铃铃……”

    恰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划破了沉重,令另个人心中一轻,却也沉沉的松了口气……

    陈晋摸出手机,却见是孔阙打来了。

    他起身走到窗边,按下接听键……

    “什么事?”陈晋没有客套,直接问道。

    孔阙在对面尴尬的笑了一声道:“陈总,你现在在哪呢?”

    “我在……”陈晋刚要应话,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自己要回东江市的事情,是明确跟孔阙交代过的。

    她无论如何都问不出这个问题。

    “有人在她面前强迫她打电话!”

    陈晋立刻反应过来,随后道:“有什么事你就直说,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我了?”

    “……”

    陈晋明显的听见孔阙口气一松,接着就道:“陈总,是这样的。”

    “下午你不是跟杨靖芳的车子有过刮擦么?对面报案了,交警需要你回来配合定责赔偿的事情。”

    陈晋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

    用脚指甲想都知道,下午的刮擦,无论对于陈晋还是杨靖芳,都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孔阙也不可能处理不了这种事情……

    那么也就是说……

    她面前的是警察!

    念及此,陈晋道:“这女人还真是小心眼,她那破车才值多少钱?原价赔她一辆新的。”

    “不行啊陈总,还是需要你回来才行……”

    “…………我知道了,那我明天就回去。”

    陈晋言罢,挂断了电话。

    …………

    孔阙见摆在桌上的手机挂断,这才开口道:“同志,你也听见了。他是老板,我是员工,哪能知道他现在在哪呢?”

    坐在孔阙对面的一名警察眯了眯眼,哼道:“孔小姐,如果陈晋回到公司,麻烦你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他现在是重点嫌疑人,你如果包庇的话……”

    孔阙忙道:“明白!我在这上班完全是冲着工资的,跟陈晋并没有半点私人关系。”

    “那好,谢谢你的配合。”

    …………

    见陈晋放下手机,韩开弘才问道:“出什么事了?”

    “不清楚,大概是有警察找上门了。”陈晋表情凝重,也在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料韩开弘却追问道:“今天应该是东海市的招拍吧?”

    “拍卖会上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陈晋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同时立刻打开活点雷达,查找起目标来……

    随后,愣在当场!

    祝吉……

    找不到了!

    活点雷达显示,没有这个人了……

    也就是说……

    “跟我竞拍的公司老板……”

    陈晋惊惧道:“可能……已经……”

    “死了?”韩开弘补上了这一句,随后叹了口气。

    谁碰谁死!

    祝吉就这么死了?

    才过了四个多小时?

    就死了?

    惊惧过后,陈晋强行稳定住心神,又查询起梅广连来。

    而梅广连此刻,却正在东海市公安局的……局长办公室里!

    …………

    “陈晋,来不及了。”韩开弘忽然开口道:“走吧。带上涵涵,出国。我立刻帮你安排私人飞机。”

    说着,韩开弘就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

    不料陈晋却迈步过来阻止了他!

    韩开弘恼道:“别任性了!”

    “你首先是涵涵的丈夫,才是什么见鬼的晋涵集团董事长。”

    “现在就走,在国外你们也可以生活的很好……”

    陈晋却咬牙道:“我要回去!”

    “你……你不要命了吗?”

    “我要回去!”

    “我必须回去!”

    陈晋认真道:“我还有那么多下属在东海市,我不回去的话……”

    “他们怎么办?”

    “砰!”

    韩开弘一拳砸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来。

    他彻底怒了!

    就在这时……

    “你们怎么了?”

    蒋艺涵忽然推门进来,一脸的困惑,却见陈晋按着韩开弘的手,而韩开弘正怒视着陈晋。

    蒋爱君也跟了过来,见状,眉头紧皱……

    “爸,先送艺涵和妈走吧。”陈晋冷静了下来:“我现在真的不能走。”

    “我的人都敢豁出去了跟我干,我不能丢下他们!”

    陈晋想起下午的时候,自己对众人交代之后,竟然没有一个人选择退出。

    大家甚至连具体是什么事情都没有问,就做出了决定。

    这一份信任和决心,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辜负!

    …………

    然而听见两人的对话,母女两人也立刻反应过来事情的严重性了。

    蒋艺涵立刻追问道:“到底出什么事情了?要到跑路的程度?”

    翁婿两人一滞,却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解释……

    蒋爱君抿嘴,随后拉了一下女儿道:“涵涵,走,跟我去机场。”

    “我不走!”

    蒋艺涵忽然就爆发了,她喊道:“我男人,我爸都在这呢!我不走!”

    “涵涵,听话!我们在这帮不上忙的。”蒋爱君劝道。

    怎料蒋艺涵挣脱了母亲,冲到陈晋面前道:“你这个王八蛋!”

    “出了事就要扔下我对不对?”

    “就要扔下我和孩子了对不对?”

    说完,她就把一直攥在手心的一条验孕棒丢在了桌子上……

    …………

    从两个人领证的那天起,蒋艺涵就买了一大堆的验孕棒备着。

    对陈晋的疯狂依恋,让“为他生一个孩子”的愿望在蒋艺涵的心里形成了执念。

    因为刚才在饭桌上,母亲又提起了这件事,所以蒋艺涵就去测了一次……

    她很清楚的记得,说明书上写着“最早一周,最迟三周”,就可以检测出来了。

    所以当她看着验孕棒上那清晰的“两条杠”时,巨大的喜悦瞬间就包围了她!

    她想要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跟陈晋分享,这才推门进了书房,却紧接着就听见要让她离开的消息……

    她不能接受!

    “一家人,就算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如果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父爱,还不如不要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

    蒋艺涵流着泪,咬着牙恨恨道。

    …………

    所有人都愣住了!

    没有谁能想到,在这个要命的节骨眼儿上……

    蒋艺涵竟然怀孕了!

    原本应该是无比喜悦的一件事情,却因为那蚀骨的黑暗,变成了如此沉重的包袱!

    好一会之后,陈晋才回过神来,连忙扶住蒋艺涵道:“亲爱的,你先坐下。”

    韩开弘和蒋爱君也连忙凑了上来,三个人围着蒋艺涵,把她扶到了沙发上坐好。

    只不过因为一时之间情绪波动太大,蒋艺涵依然啜泣着,不依不饶……

    陈晋蹲在她面前,把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轻声安慰着,蒋爱君却把韩开弘给拉到了边上。

    “老韩,到底怎么回事?”蒋爱君凝重的问道。

    她也很清楚,如果连韩开弘都只能安排她们跑路的话,事情基本上已经无可挽回了。

    韩开弘苦笑一声,心道今天除了叹气,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他应道:“爱君,这事情我没办法跟你解释……”

    “什么没办法?”蒋爱君登时就恼了:“你混了几十年,就给我混出一句没办法来?”

    韩开弘一时语塞,又回头看了看啜泣不停的女儿,再一次叹气,随后拍了拍蒋爱君的手,接着回到小夫妻俩身边。

    “陈晋,你来。”韩开弘唤道。

    陈晋点点头,又安慰了蒋艺涵几句,让她母亲陪着,自己跟韩开弘又走到了客厅里。

    “今天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你仔细说给我听听。”韩开弘道。

    陈晋接着就把拍卖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韩开弘说了。

    末了,韩开弘皱眉道:“陈晋呐陈晋~不是我说你,你也是太托大了吧?”

    “既然你都觉察到什么了,为什么还要卯上去?”

    “显得你能耐?”

    陈晋摇摇头,认真道:“爸,我只是想着把水搅混。水越浑,我才越安全,哪知道……”

    “还水混呢!你还嫩得很!明白吗?”韩开弘说道:“你现在的能量,说大不大,说小也真的不算小了。”

    “但相比之下,捏死你,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

    “…………你还是决定要回去吗?”

    陈晋再次点上烟,重重吸了两口,随后认真道:“我要回去!”

    “你……涵涵都怀孕了!你还要回去?”韩开弘又恼了。

    “爸,你听我说。”陈晋解释道:“我没那么伟大,说什么舍小家为大家的话。可是……我总不能就这么跟艺涵躲到国外去,然后就瓢泼在外吧?”

    “这片土地始终是我们的家。我不想将来自己的孩子,连回家都做不到。”

    “哪怕就为了孩子的自由,我也必须去面对这件事情。”

    “而且,我刚才也想到办法了……回去,未必就是一条绝路……”

    韩开弘诧异道:“你还有什么办法?”

    “不就是抢了别人的食儿吗?还给他不就完了。”陈晋讪讪道:“我相信,凭我赚钱的本事……”

    “他们舍不得我死。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他们到底是谁!”

    “这……”韩开弘抿着嘴犹豫了半天,最后无可奈何的拉过陈晋的手,在他的掌心写下了几个字……

    陈晋瞬间就瞪圆了双眼,难以置信道:“怎么可能?”

    “东海市不是你们……那焦启寿……?”

    韩开弘道:“你可以简单的把老焦,想成是一只看门狗吧……”

    “看门狗?”陈晋一顿无语。

    如果连焦启寿都仅仅是只看门狗的话,那么自己……

    “所以陈晋,你如果真的决定回去,那么接下来的路,就不单单是坎坷这么简单了。”

    韩开弘还是试图劝住陈晋,但陈晋想了半天之后,还是毅然决然的摇头道:“我必须回去!”

    “只不过艺涵她……”陈晋实在是说不出这样的话。

    韩开弘摆摆手道:“放心吧。我跟你的身份不一样。动你,太简单了。”

    “但是动我,难度是完全不同的。”

    陈晋苦笑一声,暗想着也对。所谓“朝廷命官”,就由不得他们不思前想后了。

    至少,只要不是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韩开弘的安全都是有保障的。

    “涵涵我会照顾好的,家里你不用担心。你只要保证自己别出什么事情就行了。”

    韩开弘接着道:“如今,你们都不单纯是夫妻了,还是父母。”

    “凡事多留一线,就当是为了孩子吧!”

    陈晋认真的点点头应承下来。

    韩开弘的这句话可以算是直接扎到了陈晋的内心深处。

    他自己就是在没有父母的情况下,不知道经历了多说困苦才熬到了今天这一步。

    所以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如果没有父母的庇护和照顾会沦落到什么地步,他自己是有极其深刻体会的。

    “哪怕为了孩子……”陈晋再一次念叨了一句。

    紧接着,他的手机就响了……

    还是孔阙打来的。

    “别接……”韩开弘话音未落,陈晋就已经按下了挂断键。

    韩开弘哼笑道:“也对,你够鸡贼的了,这些事情,用不上我提醒。”

    陈晋耸耸肩,摇头苦笑。

    …………

    “挂断了?”

    东海市,就在陈晋他们租住的酒店式公寓楼下几层的一个屋子里,有人皱眉道。

    “快!把短信,微信,飞信……总之,把所有通讯手段都监控起来。”

    “不能让那个女人通风报信!”

    “是!”

    …………

    孔阙听着一阵忙音,先是愣了愣,随后就回过神来。

    在警察离开之后,她确实是想跟陈晋说一下东海市的情况。

    短短的四五个小时里,就已经翻天覆地了!

    先是祝吉被人发现,包括他们夫妻俩,还有祝吉的老母亲以及只有18岁的儿子,一家四口,一个不剩!

    这样的灭门惨案,且不说会造成多么大的轰动。但无论如何,总要有一个案发后的调查,才有可能确定嫌疑人吧?

    但陈晋直接就成了重点嫌疑人。

    傻子都能看出来事情不对了。

    所以孔阙想要通知……

    但直到陈晋挂断了她的电话,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肯定已经被监控了。

    而且陈晋也已经听懂了刚才她在电话里的暗示。

    作为亲自给几个高管上过安全意识课的陈晋,反应之快还有机警程度,都远在他们之上。

    “希望你走得越远越好……”

    孔阙在心里暗暗祈祷着。

    …………

    陈晋收好手机,冲韩开弘点点头,重新进到书房。

    蒋爱君走了出来,对韩开弘问道:“怎么样了?安排他们什么时候走?怎么走?”

    “陈晋不走。涵涵,我会照顾好她的。”韩开弘沉声道。

    蒋爱君先是一怔,随后也没有继续数落韩开弘,同样叹了口气道:“希望陈晋能平安把这件事平下来吧。”

    “老韩,这可是我们自家人的事情,要是事到临头,你可别做缩头乌龟!”

    “涵涵也是我女儿!”韩开弘如是应了一句,没有过多表态。

    …………

    书房里,蒋艺涵已经停止啜泣了,但看见陈晋进来,又忍不住要掉眼泪。

    陈晋连忙道:“傻瓜!你可不能情绪波动太大,也不要太担心,要让宝宝健健康康的。”

    蒋艺涵闻言,咬住嘴唇忍住,随后小心翼翼道:“亲爱的,要不我们一起走吧?”

    “…………”

    陈晋沉默了一会,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这个节骨眼儿上,我不能走。”

    蒋艺涵又道:“那我也去东海市?”

    “你就呆在东江,否则我没办法放心,更别提做事了。”

    “那……”

    蒋艺涵显得非常无助。

    陈晋把她揽进怀里,笑道:“怎么了?这就对自己的男人没信心了?”

    “放心吧!”

    “我一定会让你们娘俩儿过安稳日子的。”

    “安稳,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