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载时光已过,当密密麻麻的死亡图纹,已经覆盖魏央全部的脸庞之后,这方混沌的至高规则,已经被魏央所取代,看着麾下的十二祖巫,隐隐之中混沌之外,一道充满怨念的意识,魏央嘴角轻轻的一翘,看向身前的黑白黑洞。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前一步黄欢踏足其中,身体再次出现在黑洞之中。与原来一般无二的向前行走,只不过少了十二祖巫,多了六根清净竹的相陪。

    十二祖巫继承了魏央的至高规则,眼下魏央脸上死亡图纹尽数消失,至高规则全部让予了十二祖巫,令十二祖彻底掌控了这方混沌。

    本来十二祖巫也想与魏央离去,可是魏央并未选择带他们一起。其一,十二祖巫乃是器灵,而且出自盘古世界之中,谁也不知道到了盘古世界,他们会不会被道法所控,重新化为十二祖巫旗。

    其二,元始离去之前,以意识契约至高规则,欲要掌控这方空间,魏央不确定对方会不会回到这里,重新契约至高规则,以求留一条退路,故此令十二祖巫契合至高规则,留在这方死亡混沌空间,只要那元始归来,便难逃被十二祖巫所斩的厄运。

    行走在无穷无尽的黑洞之中,魏央不知道前途,还会遇到什么样的世界?亦或是会不会碰到元始。

    可是心中那份焦急,依旧弥留在他的心头之上,似乎盘古世界发生什么变故?已经让他的亲人受苦,这般的焦虑令他心中彷徨,所行更为迅疾,致使能量的耗费,也是以天文数字计算。

    又是一出光亮,自远方闪烁,在这漆黑无比的黑洞之中,这一抹光亮足以让魏央的眼睛一亮。

    脚步匆匆向前,当魏央穿越光幕之后,来到了世界之中,却充满的浩瀚的生命之力。看着引入眼帘,尽是西方风格、金碧辉煌的宫殿,魏央甚至有种错觉,是不是来到地球的西域。

    高高的石像,引入魏央的眼帘之中,令魏央感到惊喜的便是,那巨大的石像手中拖着,那本散发耀眼金光的圣典,以及右手所持的权杖。

    而在石像的上空,便是十二方旋转的黑洞,其中有七彩斑斓的黑洞,也有充满金光的黑洞,唯独没有黑白之色的黑洞,令魏央甚是迷惑。

    “迷途的羔羊,神照亮你的迷途,羔羊啊,投入神的怀抱之中,信我者,你可以得到永生,不信我者,将沉沦硫磺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什么鬼?魏央耳畔环绕这充满诱惑的声音,看着那石像睁开双眼,两道金光环绕他的全身,不等魏央开口决定,便见到那石像眼中流露愤怒。

    “魔鬼撒旦,竟然敢踏足我的神域,该死。”

    一道道金光瞬间凝聚石像手中的权杖,只见那镶嵌在权杖顶端的巨大宝石,瞬间散发出万丈光芒,紧接着自各方世界,飞舞无数的天使,直奔魏央冲杀而来。

    充满圣洁的光芒,不断的向魏央而来,不等魏央纵身躲避,那道道金光便被六根清净竹迅疾的吸收。

    “卑鄙的撒旦,竟然敢窃取神的力量,该死。”

    随着那石像继续的开口,一条条巨龙悬于半空,托着一位位身穿金甲金盔的西方骑士,泛着金色的光芒,直奔魏央而来。

    这一次,魏央依旧站在原地,小金已经化为神龙,冲入了那些巨龙群中,所过之处令那些巨龙仓皇抵抗,可惜并没有一敌之力。

    “狂妄的撒旦,竟然敢入无视神的意志,该死,你将接受神的审判。”

    ‘轰’

    一道十字架瞬间自魏央的上空出现,即便魏央再有防备,也未曾想到此点,瞬间,便被这金光闪闪的十字架,轰然落在了额头之上,紧接着一股无法争夺的束缚之力,便令他无法运转身上的能量,被这金光闪闪的十字架,轰落在一处充满硫磺火炉的深渊之中。

    “莫急,你们可远遁他方,等待我的召唤。”

    就在六根清净竹与小金两者,匆忙欲要救援魏央之时,魏央嘴角轻轻的一翘,传音两件法宝的器灵。听闻魏央的传音,七位器灵心中慢慢安稳,急忙驾驭能量,瞬间离开原地不知所踪。

    而那巨大的石像,看了一眼两件法宝消失的方向,嘴角轻轻的一翘,眼中流露出戏谑之色,似乎这一切都是它的游戏而已。

    身躯侵入在如此硫磺火炉之中,魏央并没感到任何的伤害,相反浓浓的生命之力,冲入他的体内,令他的境界疯狂的得以提升。

    于此同时,因为过度吸收死亡之力,令其神躯充满了毁灭之力,虽然这股能量只占据魏央身躯的一半,但是魏央的身体也被这庞大的毁灭之力,造成不小的创伤。

    若不是因为这生灵之力的涌入,只怕魏央还不曾发觉,悄然之间,他的神躯已经有了无数的杂质,任其自行发展下去,只怕不就得将来,魏央的境界将会就此止步,再无踏足更高境界的能力。

    淬炼,靠着这庞大的生命之力,不断的淬炼神躯,魏央陷入无休止的修炼之中,生命之力,乃是生灵的本源,这绝非是毁灭之力能够与之相比。

    虽然生死之力与死亡之力,皆被修炼者视为平等的存在,但是生命之力依旧是生灵的本源初始之力,所以远比死亡之力更令生灵为之助益。

    眼下魏央沉侵在硫磺火炉的深渊之中,便被这充满暴躁的火焰淬炼,若不是身后的十字架,疯狂涌入生命之力,只怕魏央早已在深渊之中跃起,把那石像拆了才怪。

    而自魏央神躯的皮肤之中,不断涌出如同黑色头发的杂质,接触这火焰之后,便化为一道道青烟,整个深渊的上空,都弥漫着一种恶臭味,令人闻之欲呕,可见魏央身躯的杂质,是多么的令人震惊。

    随着身体的不断淬炼,魏央的身躯也愈加的晶莹,只怕少女的柔嫩的皮肤,也与他无法相提并论,只有刚刚出生的婴儿,才有可比之处。

    就在最后一缕杂质,被火焰尽数焚灭之后,魏央身后的十字架豁然消失,而魏央也瞬间自深渊跃起,不等那些神圣的物种来袭,魏央嘴角轻轻的一翘,缓缓的道了一句:“天地之书,还不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