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在魏央离开幽冥域之时,这般的算计已经彻底布成,若非魏央的牵制,若非鸿钧、魔罗的受伤,若非最后元始不断的扰乱道德的心神,只怕道德天尊早就可以发现,此方世界的大道,早就不是他束缚灭神之源的大道。

    而魏央之所以这般算计,便是欲要联通各方世界,使之通天等人能够来此,助他一臂之力。

    果然,通天并没有令他失望,在通道打开的一瞬间,早已契合至高规则的通天,已经成为的至高圣王之境,一步来到了幽冥域之中,与梦瑶琴等人得以相见,知晓了魏央的一切谋算。

    看着眼前的道德天尊,通天内心满满都是失望,从前他怀疑过元始,认为是二师兄内心因为私利,故此令他折损其身。他也怀疑过准提道人,认为那个二货,暗中谋算一切,想要窃取大道之主。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他最为尊敬的大师兄所谋。

    看着满脸狰狞的道德天尊,通天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真的希望道德天尊也好,还是盘古真灵也罢,能够放弃已经遥不可及的梦想,能够屈于魏央的孕神世界之下,从而踏踏实实的领悟至高规则。

    即使不能拥有独属他的道规之力,也能存活亿万载时光,或许还有其他方法,能够铸成他的梦想。可惜这种想法,即便在通天的内心之中,也只是那么一想而已,根本占据不了多少胜算。

    “魏央,哈哈哈,未曾想到,这一只蝼蚁真的可以撼动大树,早知道如此之果,我便捏碎了他便是。”

    随着道德天尊猖狂,带着悲戚的笑声,道德天尊迅猛的冲入天外天之外,身影瞬间冲入了三道之中。

    “道德,尔敢。”

    眼睁睁的看着道德天尊操控盘古之躯,冲入天神世之中,伸手大把大把的捏碎众位神帝,即便那玉皇大帝也不再例外,那神躯化为肉泥的血肉之力,被盘古之躯瞬间吸收,通天已经明白了,道德天尊这是要孤注一掷,以盘古世界的苍生,重化盘古原始神灵之躯。

    瞬间消失在原地,通天直奔道德天尊冲去,可惜就在通天出手之事,道德天尊再一次消失在原地,身影出现在地仙界之中,漫天的仙人仓惶的逃窜,口中传荡的哀嚎之音,响彻整个环宇。

    近乎入魔般的道德天尊,伸手吞下那庞大仙人的血肉,嘴角带着狰狞诡异的笑容,令通天的心神亦是发颤。

    鸿钧、魔罗,乃是元始,根本与道德天尊毫无一战之力,见到道德天尊几乎疯魔般举动,他们的内心也充满了诧异,更多的则是恐惧。

    “走。”

    急忙自天外天之中,向域外而去的三人,还未等身躯冲出盘古大阵,已经被无形的力量所束,看着那张狰狞的大嘴,直奔他们而来,三人不仅吓得差一点尿湿了裤子,口中惊慌失措的大喊:“通天救我。”

    ‘轰’

    就在随后追来的通天,施展手中的青萍剑,狠狠斩断道德天尊手臂之时,鸿钧已经落入盘古的口中,倒是那魔罗与元始被救了下来。

    依旧快速的消失原地,这一次通天不在被动,直接伸脚猛地向两人一踹,只见两人化为流光冲入盘古大阵之中,这才继续追击道德天尊。

    而就在两人心中安稳的一刻,一只大手再一次拉扯元始之躯,那道德天尊带着狰狞的笑容,瞬间把元始吞入腹中。

    万般惊恐的魔罗,眼睁睁的看着,道德天尊把元始天尊吞入口中,嘎吱嘎吱口中咀嚼的声音,直冲他的内心深处,也许这般的情景,将会在午夜梦回之时,依旧出现在他的梦境,成为他永世难忘的梦魇。

    落入域外的魔罗,几乎是在眼泪纵横脸颊,冲入了幽冥域之中,当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魔罗瞬间昏迷了过去,身体还在不断的颤抖。

    如此的恐惧之态,处于幽冥域之中的众人,谁都没有任何的嘲讽之心,甚至有些可怜此时的魔罗,又替魔罗升起了庆幸之感。

    无论今后魔罗如何恐惧,好在他存活了下来,而鸿钧,以及元始,甚至那些不断葬生在道德天尊口中的神仙,却没有他这般的幸运。

    大量的神仙纷纷被道德天尊追杀,不少聚拢在通天身边的神仙,也被通天纷纷抛入域外,即使这般,十分之九的生灵,也落入了道德天尊的腹中。

    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生灵,被通天解救,万分庆幸的逃出了域外,被幽冥域上的几位神灵施展神力,拉入幽冥域之中,幸免了身死之难。

    此时,昏迷之中的魏央,对此毫无知晓,而通天与道德天尊也终究迎来一战,属于他们的决战。

    “哈哈,通天,当日设计斩杀于你,只是收集了你的盘古真灵,倒是不曾灭掉你的魂魄,这乃是我之憾事,实在是不该心有不忍,错成今日的结果。来吧,一战,我胜,你败,你的力量将会成为我身躯的一部分,反之,我盘古将泯灭于此,与这方世界彻底泯灭。”

    孤注一掷的道德天尊如同疯魔,而因为元始天尊被其吞食,三道盘古真灵已经交汇一处,形成了盘古真身。可惜眼下的大道不存,盘古虽然是昔日的盘古,但是这方世界,已非当日的盘古世界。

    以力证道?那已经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可是盘古依旧不能屈服,屈服这般的失败结果,或许他明知道失败,也要捍卫他的尊严。若是不能以力证道,不能达成他的心愿,那与死又有何不同?

    “那便战吧。”

    挥手摔了一下青萍剑,通天此举可并非耍帅,而是瞬间布置了诛仙大阵,四把仙剑豁然而出,直接降临在盘古四周。

    此战,他虽然不愿以外力相助,但是绝对不能再让盘古逃出此中,若不然只怕再起变故。即使为了爱徒魏央,通天也绝对不允许盘古再行逃脱。

    诛仙、戮仙、陷仙、绝仙四剑,分布盘古四周,见此盘古也知晓,通天此举并非依靠四剑而战,而是欲要以他为磨刀石,成为踏破虚空,演化他完整道规之力的踏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