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足八强,意味着魏央接下来,完全可以不用参加继续的斗战,便可以令他踏足九位执法之列,也令玄老成为九位执法官之一。

    踏足八强之列,除去代表玄老的魏央,便是*师虚落麾下欧朋、三法师树度麾下龙影、四法师惮烦麾下唐荣、五法师天银麾下易孤、六法师郁图麾下涂冷、七法师八部麾下奥龙、圣老麾下伏龙。

    二法师神兜凭借增境丹,依旧未能令其下弟子,冲入八强之一,这令他大为光火,对于这一场天地斗,也已经毫无兴致可言。

    另外因为服用增境丹的弟子,纷纷得以告败,令他对于增境丹的缺陷,也清晰的得以知晓,故此未等八强斗将开始一战,神兜便匆匆回返住处。熟悉他的人,见到他如此匆忙致之态,也明白这家伙定是有所领悟,研究他的炼丹术去了。

    而八法师蓝壶似乎对于争夺圣主之位,丝毫没有一点兴趣可言,派出的弟子更是平平无奇,就连十六强之列,也只有一名弟子踏入,对此莫说魏央甚感诧异,即便玄老也是内心十分的不解。

    这一次,似乎并没有那么不讲道理,一切按照规则所定,八强也似乎暗有操作,八强参战的斗将,按照其先后顺序而行,以欧朋对唐荣、易孤对奥龙、龙影对涂冷、魏央对伏龙。

    四场斗战决出四强,这关乎首席之位,对此没有人在关注魏央,也没有人再以阴谋选择贿赂选手,毕竟决出首席之位,虽然让他们十分的重视,但是靠着小手段,已经不足以令他们得以服众。

    谁也不想因此失去了,圣堂弟子的敬畏之心,那样的结果,即使他们能够成为圣主,只怕也不能得到众位弟子,亦或是七位法师、四营四老的认可与支持。

    欧朋擅长剑法,早在十六强争夺战之时,魏央便留意到此人,而且令魏央甚为看重。对方只怕已经踏足入虚之境,而且是真正的领悟了独属他剑术的真意,这才是令魏央感到威胁的主要原因。

    剑术也好,枪术也罢,所有的兵器之术,都要契合一种、或是几种独属的意境,如同此人的断浪剑是在海边领悟,虽然如同海浪一般绵绵不绝,却有斩波段浪的犀利利,着实的令人感到玄妙。

    未曾踏足此人攻击的范畴,便让周人观战之众,感到一股股海风扑面而来,如临其境一般的感觉,令众人清楚的知晓,此人的意境与真意契合,非常人可以为敌。

    在八*师之列,神兜的实力乃是最低的一位,也只有化境的境界,眼下这欧朋能够与化境只差一步,可见其天赋如何的高绝,。

    且此人一只留在圣字营中,也令旁人感到分外的奇怪,真不知道圣字营之中,到底都是些什么怪才,竟然能有如此强悍的天赋。

    唐荣使用的是一把刀剑,这刀剑如同唐刀一般,可是刀背之上,却铸造为锯齿之状,虽然不见此人操纵唐刀杀敌之时,这锯齿刀背究竟何种,但是那锯齿泛着一缕血芒,却令众人情不自禁升起一丝寒意,显然对方还有底牌未出。

    “圣字营欧朋,剑术,入虚之境。”

    欧朋并非那些嚣张跋扈之众,如此一位膀大腰圆的七尺汉子,每每与对手交战之时,却展现出谦虚有礼之态。

    这一点令众人素来感到亲近,而且欧朋在圣堂颇有名声可言,也得到不少人的支持,故此乃是最有希望,争夺首席之位的预选人,能被虚落挑选而出,并无道理可言。

    “天字营唐荣,刀术,入虚之境,还请欧朋兄手下留情。”

    到了眼下这个地步,遮掩实力已经是毫无用处,想要击败对手,谁都会全力以赴,而全力以赴的结果,便是无法遮掩其实力,索性直接暴露其实力,一方面是给对手压迫之感,从而影响对手的心境,一方面也是震慑八强其他斗将,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当然这种几率很小,却并非没有,随着战斗不断的进行,众人到了眼下,谁也不敢保证,处于实力全盛之时,所以但凡有一丝的影响,做为交战的双方,都不会有半丝的忽视。

    唐荣虽然如此说着,可是那一声入虚之境,顿时令台下众人纷纷万分诧异,熟悉的与不熟悉之众,纷纷交耳私语,谁也没想到这唐荣如此强悍,竟然与欧朋处于同一个境界,甚至不少人已经纷纷猜测,是不是八强弟子都是入虚境界,那这四场斗将赛,可真是太精彩了。

    剑如沧海,破涛汹涌,剑势如虹,如同操纵巨浪的龙王,此时此刻的欧朋,便如同那龙王一般,俯视大海之中,那正在拼命挣扎的唐荣。

    唐荣此时前后躲避,一时之间,猛进一步,一时之间,猛退一步,在外人眼中来看,这般的动作十分的可笑,而在魏央的眼中来言,便如同跳大神一般,却充满了诡异的韵律。

    魏央没见过唐荣出手,据旁人所言,这家伙出手必见血,似乎只有一招一式,对于旁人口中之言,魏央从此之中也能推测出,此人的性子必定十分的机敏,只怕与欧朋棋逢对手,绝非表面看似这般的薄弱。

    而且对方虽然极尽全力躲避,看似毫无攻击之力,但是在魏央的眼中,对方每一次踏足之处,都是欧朋每一剑式的薄弱点,也说明了欧朋没有全力出手,唐荣也有藏拙之心,双方只是在试探而已。

    同等境界的敌人,可不会一上来就用杀招,一旦不能寻找出对方的破绽,自己的杀招有已经用完,那只能等死求败而已。

    台上十一位权位者的眼睛,亦是如同驼铃,虽然他们出手指导弟子的修炼,但是每一位弟子的杀招,他们也并不知晓。能够知晓对方杀招之人,或者是对方极为相信之人,或者就是死人。杀招代表一位神灵的底牌,可以保护自己生死的底牌,又怎会轻易的得以示人?

    “唐荣,出手吧,我的势已经到了巅峰,你若是再不出手,那便没有机会可言。”

    就在欧朋凌空而起,悬于半空之中,无限接近了上空的阵法之时,冷冷向唐荣开口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