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萨达之言,地老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要是在下界之中,他不一巴掌扇过去才怪,可惜到了上界之后,这一对儿女令他深深感到愧疚,才有这般的纵容与宠溺。

    “圣老,剩余的弟子,便需要你我掌控了,这并不是短时间,便能够做效之事,我们需要逐渐分化他们,可以把各种阵营的弟子混为一起,以求他们能够互相监视,从而揪出那些细作。”

    “你的意思是?”

    “对,分权,给他们同样之权,但是不设一军之主,只有通过咱们的考验之后,才能被封为一军之主,我相信其他阵营的细作,也不会放过如此掌权之机。另外咱们可以通传下去,只有他们表明身份,愿意效忠圣子,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也会为他们解毒、解锁。”

    好家伙,这脑袋是怎么长的?这胆子也太大的了,如此一来,不是让不少细作,可以光明正大的反叛原本的阵营,从而恢复了自由之身?而就算他们依旧为原主效力,那也要掂量掂量其他人的监视,对于涧桥城的影响将会大大缩小。

    除了魂锁之外,大部分人都受神兜的掌控,也就是深恐腐神丹的威胁,而魏央临行之前,已经把解除腐神丹的方法,告知了众人,这令众人感到被信任的感觉,也为其下被神兜操控的弟子解除了毒素,使得那些弟子感恩戴德,再不敢与他人谋皮。

    “嗯,这样算是绝户计,不错。”

    圣老一捋胡须,冲着三清微微点头,心中对于三清的布置,算是彻底的认可,不仅对于圣子所处的世界,感到分外的好奇。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下界,能够培养出这么多精英?若是有机会,倒是可以去看看,即便不能亲自而临,收下一些弟子传承其法,也是不错的选择。

    光辉城下,神兜与树度看着开启守城阵法的城池,在九堂领域,每一个城池,都会有守城阵法防护,而想要攻破这样的阵法,便需要熟悉阵法的阵法师率领,才能占据这一方城池。

    阵法师,神兜麾下倒是有不少,可是能够与虚落相抗之众,在其下根本没有一人。

    而因为阵法师需要率领众人前行,便要站在整个队伍的最前方,只要虚落不傻,将会亲自出手,即便有神兜与树度两人保护,也难以阻挡对方的偷袭。

    万人缓缓的停下脚步,站在了光辉城之前,而站在城墙上的虚落,看着远处的神兜与树度,眼中流露出讥讽之色,阵法已经开启,两人想要占据光辉城,那对于神兜来说,将是是一场恶战,可是对于本方来言,却相对于十分的轻松。

    光辉城拥有五千弟子,这五千弟子有一个统一的称号:光辉卫。光辉卫与刺卫、旭日卫,乃是虚落麾下最为精锐的嫡系力量。这三大卫士享受的资源,非其他圣堂弟子可比,刺卫的全军覆没,令虚落心中十分的痛楚。

    而光辉卫与旭日卫对比与刺卫,耗费的资源更为庞大,乃是虚落两根镇堂铁钉,要是失去了两根铁钉,后果不言而喻,虚落也还挪挪屁股,把*师之位让给旁人。

    此时,车辉亲自巡视街头,不敢有丝毫的轻视,眼下虚落亲自来到光辉城,这令全城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同时所有人都绷紧了心弦,车辉也不例外。

    “你去西城,你带人去南城,你去东城。”

    快速的调动身边的亲信,车辉亲自巡视最为重要的北城区,在九堂领域之中,虽然没有方向可言,但是在一方城池的空间,倒是有东西南北之分,每一个空间的连接区域,都会有一方城池居中,而进入连接点的区域,便被定义为南北方向。

    环视这北城的四周,见到商铺已经紧紧关闭大门,车辉缓缓他不向前,看到那盛云楼依旧敞开大门,眉头不仅微微一皱。

    “你们继续巡视北城,万万不能出现任何的变故,我去见见三娘,都什么时候了,还开门做生意,真是挣钱不要命了。”

    车辉语气之中,带着极度的不耐,直接纵步进了盛云楼之中,门口的迎客侍者,急忙上前躬身行礼,口中套近乎的话语,证明车辉乃是个熟客。

    盛云楼,看似名字起得高上大,可是楼内的生意,却有些令人不耻,当然这乃是针对于平常的平民而言。对于圣堂的弟子,或是车辉这样的上位者,这样的生意再寻常不过了。

    “诶呦,这不是辉哥哥么?怎么今日还有这个闲心,来我楼中听曲啊?要不要我亲自为你弹奏一曲?”

    “一边去,三娘呢?”

    “辉哥哥,怎么这般的绝情,难道就不记得我们那晚的甜蜜,你可说?”

    “闭嘴,小翠你再敢口不择言,小心我一刀宰了你,你也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开门做生意,难道不要你们的小命了?师尊亲自来此,你们难道不知道么?哼,快点带我去寻三娘。”

    就在众女哄笑之间,车辉眉头已经皱在一处,脸上显然十分的不耐,暗暗压制心头的怒火。

    “呃,城主请,三娘正在等你。”

    那叫做小翠的姑娘,脸上顿时收起放荡的笑容,化为了眼睛之态,款步而行向前,如同大家闺秀一般。

    如此突变之风,令车辉也是微微摇首,真不知道三娘究竟使出了,什么样的本事?竟然调教出这等的妖精。

    小翠带着车辉穿越前楼,直接来到后院,此时庭院之中,小桥楼阁,池塘荷叶,一切是那么的宁静,这般的庭院风光,也让车辉急躁的内心,慢慢得以平缓下来。

    “车辉,你心乱了。”

    那小翠带路之后,似乎并不敢踏足庭院,转身离开了后院之中,再次折返前楼。就在小翠走后不久,车辉来到一处小亭之中,端坐在席间的白衣女子,轻轻的抬头看向了他。

    那一抹担忧之色,令他心中顿时一暖,似乎这个世界失去了光芒,在他眼中只剩下了这白衣女子,而他所谋所为的一切,皆是为了此女而为,只希望对方能够安好,他的内心便满足了。

    “是啊,眼下,事情太过紧张了,都让我有些失了分寸,多谢三娘点醒于我。”

    车辉轻轻的撩起长袍,缓缓的坐在桌案前的席位,也不见外,直接拿起温度刚刚好的热茶,轻轻的放在嘴边,饶舌三转之后,这才吞入了腹中。

    一股沁人心扉的香气,自腹中冉冉升起,环绕在五脏六腑之间,游转到舌尖,浸透嘴唇,最终到达了脑海深处。

    每当车辉饮过这杯茶,便想起那个夜晚,那个满是涟漪,令他回想的夜晚。看着眼前的女子,脸上泛着一抹红润,即使对方故意接近自己,可是能够得到佳人的青睐,此生足矣。而若是能够达成那个计划,有如此的佳人为伴,死亦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