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城张灯结彩,再有一个月的时间,水族的圣主水妮,将会与雷伊大婚,闻听这般的消息,即便在潮水城的雷宇,也是被父亲这般的举动,惊得不知所措。一秒记住【 ww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怕这是圣主寻到的大义。”

    舞天姬在雷宇身边轻轻道了一句,却让雷宇顿时警醒,可是眼中流露出的愤怒之色,依旧可以令身边旁人感受得到。

    大义么?大义,便可以背叛与母亲的誓言,便可以允许她人继承母亲的名位?便可以取代他心中最为神圣,不可触碰的位置?

    “嗯,父亲是对的。”

    苦涩的话语,自雷宇口中缓缓传出,说完之后的雷宇,转身便走出了大殿中,去了后院內府。

    舞天姬知道对方言不由衷,而且随着雷宇来到潮水城,似乎雷宇便对她有所隐藏,这并非是因为她暗中所谋,已经被对方有所察觉。而是因为对方正在暗中预谋,预谋一件不可被外人所知之事。

    即便她被雷宇信任,可是依旧走不进那个圈子之中,只能说他对她的信任还是不足。不过舞天姬对于雷宇暗中所谋,已经隐隐有所猜测。

    当雷宇欲要与水妮成婚的消息,传荡在整个潮水城之中,雷宇已经悄然发生改变,眼下的雷宇懂得了隐藏,隐藏他内心最深处的*。

    天水关大牢之中,被碗口粗的铁链锁在了,十字木桩上的水玄武,悲伤的看着眼前的水妮,雷宇的阴谋他怎能不清楚,面对于自己的侄女,最想保护的人,水玄武内心充满了悲与无奈。

    至于愤怒,早就侵入了五脏六腑,可是随着时间的蔓延,已经焚烧了他的五脏六腑,无边的怒火已经与他化为一体,终究化为了无奈之情。

    “小妮,你知道的,我宁愿去死,也不愿看到你嫁给那个混蛋,你可以走的,真的,相信我。”

    “不,二叔,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你这个亲人了,不要轻言生死,水堂也好,我这一副皮囊也罢,只要二叔你能活下去,我便还有生存的希望。若是二叔也离我而去,只怕我也没有什么活下去的希望了。二叔,莫要把我的希望泯灭,我希望我们能活下去。”

    有很多话说不出来,水妮知道在这方牢房之中,看似没有任何人监视他们,但是暗中的眼睛、耳朵,都在盯紧他们。至于传音?面对于封印的牢房,这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不过这也是水妮的真心话,她是真的希望二叔莫要轻言生死,她希望最后的亲人,能够活下去,只要活下去才有复仇的希望。

    雷伊,你等着,我一定会亲手斩杀了你,还报你对我的凌辱,以及在二叔身上加持的一切苦难。

    “小妮,听话。”

    “二叔,不要说了,若是你在绝食不肯吃饭,请你相信在你死去的那一刻,我也会化为一具死尸。”

    水妮说完这句话,转身便向牢房之外走去,她心中虽然不舍,却害怕自己的泪水,涌出她的眼眶之中,深恐令水玄武萌生死志,选择自尽而亡。

    “小妮。”

    一声痛苦哀嚎之声,传荡在牢房的四周,落入水妮的耳畔之中,令她的泪水滚滚而下,这般脆弱的一面,也只能在最为亲人的面前出现。可是她不会让水玄武看到,强忍着泪水弥漫在双眼之中,水妮一步步坚定的向外走去,内心只有一个想法,二叔活下去。

    而端坐在宝座之上的雷伊,对于儿子不满也好,对于水妮的想法也罢,心中没有任何的波澜,可是脸上显现的怒火,却证明他的内心并非如此。这人从来便不会遮掩他的愤怒,不过他的愤怒也正是一种伪装,伪装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雷夫看着宝座上的雷伊,并没有开口,轻轻的啄了一口手中的烈酒,整个人显得迷迷糊糊,似乎已经喝得半醉,只要喝下最后一口烈酒,便要倒在地上酣然大醉一般。

    可惜屋中都是千万载时光的老人,谁不知道谁的底细与脾气,没人在乎雷夫的举动,却知道这老家伙越醉,脑袋便越是清醒,越醉实力便是越强。

    “各堂圣主依旧未曾传来消息么?”

    雷伊十指轻触桌案,传出一阵阵清脆的音乐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如此一幕,落在众人眼中,也让所有人知晓,这位圣主又有什么鬼点子了,只怕做为他的对手,要有难喽。

    “嗯,火流与土龙镇守圣殿城,已经派人送来贺礼。金符道那老家伙已经死了,三个儿子到现在未曾争出个胜负,自然也无圣主可言,不过他们三人都送来了贺礼,以金堂圣主的身份自居。风候正在率众前往圣殿城,派人传来口信,说是贺礼迟些到达,毕竟这路途不短。”

    说到这里,二长老雷融看到一脸不耐的雷伊,再次急忙的开口道:“至于木梵蒂似乎欲要亲自祝贺圣主,所行的目的便是不知。而一统圣堂魔堂的圣主魏央,我们的使者还为未曾接触此人,眼下也不知道寻找到了他没有?”

    “那新的圣堂圣主,倒是好本事,魔堂那些老魔头,竟然愿意投效他的麾下,还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对他忍不住好奇啊?”

    说起魏央,近日里尽是关于魏央的传闻,雷伊耳朵都起了茧子,不过对于魏央亲手布阵,诛杀了四十万圣堂弟子之举,旁人争议不断,说对方是个暴君,可是在雷伊的眼中来看,对方所为所举,再正确不过了。

    面对于对他毫不重视的圣堂弟子,非铁血手腕又怎能一统四方?所以人啊?该恨的时候,便要狠下去。无论是谁,只有把对方打怕了,打狠了,打的对方内心恐惧于你,那时候对方才会臣服于你。

    也许只是表面而已,可是连表面做做样子,都不去做的话,那又怎么谈及让他们彻底臣服?所以雷伊对于魏央的举动,是举双手赞成,甚至他知道对方的年纪之后,拿他的儿子雷宇,与对方做了仔细的比较。

    “木堂之事,咱们准备的如何了?”

    雷伊微微摇首,把脑海之中的想法,排出在心中之外,比较的结果,令他十分的不满意,那就不去想了。

    “禀圣主,一切妥善,只等木梵蒂一到,大事可成。”

    三长老雷蛟直接开口道完,心中充满激动之色,想到若是大婚之日,木堂内乱、水堂与雷堂彻底合并,那将会是雷堂的盛世,前人从来没有做到的盛举。

    “哼,想必木梵蒂也没想到,他的那个儿子,可并非是个省油的灯啊?”

    说到这里,雷伊突然心中一紧,想到自己迎娶水妮的事情,不由对于自己儿子有些担忧。可是这念头瞬间消散,雷伊也是在内心暗道一句:雷宇不会,他会明白自己的计划。嗯,等到此事过后,我倒是要找那个小子聊聊,省的他心中怀有怨气。

    每个父亲都会无条件,相信他们的儿子,虽然雷伊做为一代枭雄,却是一个父亲,依然是如此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