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的扫了一眼两人,雷伊并没有一丝的恼怒,眼瞳的深处现出了一丝无奈,令两人感到分外的不解。不知道使她们看错了,还是这雷伊真的是无奈。

    雷伊也想开启守城大阵,可是眼下他真的开启不了,谁也没有想到,在迎接不死族来袭之时,水妮竟然会破坏了天水关的阵法枢纽,这天水关的守城大阵叫做云水阵,乃是当年水堂阵法大师云水,亲自再次设立,自此才有天水关之名。

    而更令雷伊感到可气的是,就在刚刚不久之前,水妮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被雷堂掌控的天水关,竟然会出现如此诡异之事,令雷伊心中充满了无边的怒火。

    看着面前两位将领,雷伊知道无法说出实情的真相,并非是他不愿把事实告知两人,而是因为他丢不起那个人,也不好因此导致眼下水堂弟子的异动,届时因此影响天水关的安全。

    要知道水堂弟子虽然不多,也有三十万有余,与雷伊眼下的兵力差不多少,即便雷伊麾下都是精锐之卫,在水堂对抗之下,也会大量的折损。

    如此一来,再加上木堂弟子,莫说拱卫这方天水关,便是自保只怕也是很难,所以雷伊不敢,不敢把水妮失去踪迹的消息公布于众。

    “守城大阵坏了。”

    “坏了?怎么会?”

    这一句话,令两人感到分外的诧异,不知道雷伊这是什么说法?

    “哼,一定是有不死族的间隙,或者说是那些投靠了不死族的杂种,偷偷的破坏了我们的守城大阵,若是让我查出来,定会把他的脑袋揪下来,在这城头之上,拔光他的衣服,把她割成一块块如同头发丝细小的肉丝,来喂荒原上的野兽。”

    擦,你直接说凌迟处死不就得了,看着咬牙切齿的雷伊,两人知道对方没有撒谎,只怕守城大阵真的被人破坏了,不过他们可不相信什么间隙?什么投靠不死族的人类?只怕这其中发生的变故,还是来自于他们内部。

    虽然他们猜测的结果,与事实也差不多少,但是他们内心则是充满了憎恨之情,憎恨那不知深浅的蠢货,在这种情况之下,竟然敢做出这等可恶至极之事,令他们也恨不得把那人揪出来,然后当着所有人面前,一刀刀割下他的血肉,让他做出这等不可饶恕的罪行。

    虽然没有了守城大阵,但是战事依旧如此进行,从没有因为各人的意志而转变。而此时在天水关,一处破败的枯井之中,一行人正在艰难的向前爬行。为首那健硕的汉子,回神看了一眼身后的白衣女子,心中不由生出敬佩之情。

    汉子是天水关的水堂的细作,而白衣少女便是水妮。身后则是衣衫褴褛的水玄武,天水关靠近日出城,做为水堂水易寒的弟弟,水玄武的权利自然不小,也暗中培养一批死士。

    这一批死士,本是水玄武暗中谋算,欲要取代水易寒之用,不过随着他对水易寒的恐惧倍增,这一批死士也被他放弃,当做了水堂的眼线,使得他能得知水堂一切的信息,从而知晓水易寒的举动。

    虽然没有了反叛之心,但是每当看到这些信息,传报在日出城之中,水玄武才知道他活着,苟且偷生的活着。

    而当水易寒逝去,水玄武临危受命,保护水妮来到天水关之前,便把这一批死士告知于水妮,更是在此之前,便对这些死士下令,水妮将士他们的新主。

    当不死族进攻天水关之时,水妮知道她的机会来了。可以逃脱这方牢笼的机会,就在她的眼前。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在这一批死士的帮助下,水玄武得以从大牢之中逃脱,更是在这些死士早有准备之下,通过这一条常人不知的暗道,相当于一条狗洞般的甬道,缓缓的向天水城之外而去。

    “主人,不远了,再坚持一会,我们便可见到光明,逃出这圣水关之外。”

    “玄三,这甬道的出口在哪?”

    趁着短暂休息的时间,水玄武急忙喘了一口气,虽然这潮湿腐臭的气味扑鼻而来,令他感到深深的作呕,但是水玄武依旧心情感到愉悦,能够逃出雷伊的掌控,能够保护自己的侄女,这令他整个心情都感到放松。

    不过水玄武并没有因此,而影响到他的谨慎,冲着前方的玄三,开口询问他欲要知晓的信息。

    “主人放心,在天水关城外天水村枯井之中,即便那边有什么变故?我们也可以依靠人力,打通这一条甬道。另外玄一与玄三等人,便是天水村的民众,天水村便是我们的营地。”

    玄三知道水玄武担忧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这条甬道的出口,是否距离天水关太近,而导致雷伊派遣的追兵,搜寻到他们的踪迹。另外便是这条甬道出口,会不会早已塌陷,那便的出口会不会有敌人。

    “嗯?你们倒是怪谨慎的。”

    水玄武听闻整个天水村民众,竟然就是他暗中培养的死士,不仅心中大为高兴,早知道如此之果,在经过天水村的时候,他便表明身份便是,哪还有这般的苦果?

    听闻水玄武的话语,玄三并没有说的太多,虽然他们都是水玄武的死士,水玄武暗中也给予修炼资源的支持,但是随着他们定居天水村之中,已经繁衍了后代,那点修炼资源哪够他们的消耗?

    因此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要不是因为大兄玄一的谋略,只怕他们都要乞讨度日了。可是这些话他不会对水玄武所言,他们能够活下来,能够得到修炼之法,都是源自于水玄武的恩惠,所以他们不会告诉他们的主人,他们便是赫赫有名的黑风山贼。

    就在玄三沉默向前攀爬之时,处于队伍之后的女子,眼中闪烁一道精光,听着玄三的声音,感到那么的熟悉,脑海之中快速的搜索许久,嘴角轻轻的为之翘起,心中不禁莞尔的到了一句:真是越来越好玩了,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黑风山贼,便是水玄武豢养的死士。

    嗯,只怕水易寒早就知晓,这才没有对黑山贼进行打压,若不然以水易寒的手段,黑风山贼再怎么隐藏?又怎能躲过那只颇为睿智的老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