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之上,温尔看着身上,穿着只能遮掩几处禁地的兽皮,脸上尽是不自然的尴尬之色,至于安妮与梦瑶琴更是如此,总觉得四周的灭族,都带着浓浓的‘欣赏’之色,上下扫视着她们的身躯。

    而行走在前方的魏央,倒是丝毫没有一丝的囧色,手中持着一柄青铜长枪,胯下骑着一匹不知名的异兽,左右抱着安妮与梦瑶琴,令身旁紧紧跟随的温尔,真是好不羡慕嫉妒。

    如此一幕,多像游山玩水的纨绔子弟,可惜也不知道灭族的贵族子弟,是不是也时常如此。

    原本魏央欲要前往城堡,三人根本不曾赞同,可惜他们遇上了,一个比牛还倔的魏央,最终不得以,四人仔细商量之下,才有了眼下的遮掩。

    不过在他们封印自身的道魂之后,的确隐隐散发出的气息,逐渐的与这方世界融合,若非不能修炼养气决,魏央都认为他们,已经被这方宇宙认可了。

    虽然依旧不能修炼,吸收这方宇宙的能量,但是眼下他们与灭族族员几近相同,只要不暴露他们血液是红色,与灭族绿色的血液不同,眼下他们遮掩面孔,出现在通天等人面前,也不会被对方看出破绽。

    沿着曲折的道路向前,一路经过数十个村落,每个村落,都有一位骑兵驻守,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在灭族的骑兵中,也是少有人互相熟悉,故此也没有人上赶着接触魏央,魏央三人也避免了暴露身份的危险。

    距离城堡越来越紧,那股杀伐巍峨之气,滚滚流转城堡四方,而在距离城堡不愿的村落,已经没有任何的平民,而是一只只安静的异兽,匍匐在兽场之中,一队队穿着披甲的骑兵,正在场中训练。

    而在场中一名身着血色皮甲的男子,正冷冷的扫过魏央等人,眼中闪烁出一丝杀气,紧接着便到这一丝惊艳,显然这般的惊艳,乃是针对于安妮与梦瑶琴两女,并非是对魏央另眼相看。

    “过来。”

    伸手一挥,一股气息直奔魏央笼罩而来,好在魏央也并非善茬,虽然封印了道魂,但是靠着远比他人强悍的*,便已经抵消了对方的气势。坐在瑟瑟发抖的异兽身上,冷冷的看向那出手的血色披甲的男子。

    “何为?”

    而令魏央三人感到惊奇的是,对方说的竟然是本方宇宙的通用语言,难道说对方看破他们的身份,亦或是对方这些地位尊崇的上位者,说的便是与他们一样的语言?

    不过看着魏央如此平静,即便十分紧张的温尔,也缓缓的放下心来,更是上前一步,站在魏央异兽的前头,手持青铜长刀,谨慎的看着对方。

    “哼,你的护卫不错,你女人也不错,可惜你不行。”

    就在众人冷漠的看着对方,已经从高高在上的兽皮椅上走下,缓缓向他们而来之后,此人带着嘲讽之色,冷冷的看向魏央。

    “你是谁?为何驻扎在吾城之外?”

    就在温尔三人紧张之时,魏央吐出这般令三人,差点没出手的话语,却见对方并没有任何的异样,悬起的心脏,再一次回归了原处。

    “哼,我的名字?哼,以你的地位?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冷冷的一笑,自眼前的男子口中吐出,不过当他的视线,落在安妮的身上,倒是流露出和煦之色,十分温煦的开口道:“不知美人,为何愿意跟他相随,我乃血灵城少主血衣,若是你愿意,可以跟随于我,我必定奉你为掌上明珠。”

    说着,血衣左手化拳,轻轻的搭在右胸之前,行了一个众人不明所以的礼节,令众人心中莞尔一笑,没想到这家伙既然打着安妮的主意。

    “哦,你想拥有我?”

    “不错,美人,你的容貌,乃是血衣毕生未曾见过,血衣愿意守护于你,愿意与你结伴生子。”

    擦,即便是魏央也对这血衣感到无语,什么个东西?开口就是守护,开口便是结伴生子,你还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

    “血衣?名字不错,可惜我主非我能反抗之人,你若是能够说服于他,我便与你离去。”

    搞什么?安妮这般的话语,不仅令魏央一惊,便是温尔也侧首,看向眼中闪烁出,一丝戏谑的安妮,心中暗暗的道了一句:姑奶奶,你真会玩?你就不怕为主人招惹麻烦?届时我们走不出这方据点?

    “决斗。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你若是败了,你的女人,与护卫,便是我的了。”

    “可若是你败了呢?”

    看着一脸无视自己的血衣,魏央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平静的接受对方的挑战,倒是没有丝毫的胆怯之色。

    这家伙的气息虽强,却强不到哪去?大约与十余位骑兵联手相同,故此魏央也不是无知之辈,而是有把握可言,当即斩杀对方于此。

    “我不会败,我乃是血灵城少主,怎会败在你个青铜杂鱼之手?你还真是太目中无人了?也不知唐风的手下,怎么会出现你这么个莽夫?嗯,对了,你家唐风城主也是个蠢货,竟然率领百万青铜骑,依旧葬生在入侵者的手中,真是蠢货。”

    “战,我家城主虽亡,但死得其所,斩杀敌人无数,才会遭此劫难,非你可侮辱,此战生死决斗。”

    看着一脸怒容的魏央,温尔都有些相信,自己这位主人真的出自唐风之下,乃是灭族一员。

    “嗯,倒是个死忠,不过也不错,我若是胜了,倒是可以收你为亲卫,只要你愿意的话。若是你败了,便留下你的护卫、美人吧?”

    “哼,敢侮辱我家城主,你乃是寻死而已,战吧。少说那些屁话,徒增你的愚蠢。”

    纵身,自异兽背上跃下,魏央整理一下胯下的兽皮,伸手一抖长枪,冷冷的看向对方。

    “好,那便战吧,若是你能胜了,我便许你一只银雕兽,而且赐你白银勋章。”

    魏央微微迷惑的看着血衣,不明白这银雕兽为何异兽?不过猜测那白银勋章,只怕与青铜杂鱼有所关联。

    嗯,他们所乔装的骑士,应该拥有青铜勋章,处于灭族的青铜地位,而在往上一层,应该就是这白银之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