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黑影直奔风凌天而去,就在那黑影刚刚出现之际,一位青衣老者突然出现在风凌天的身后,嘴角流露出一丝的不屑之色,口中缓缓的开口道:“你们这些楼兰的余孽,真是不知死活,当年楼兰武尊被稷苏所斩,我家城主心怀城中千万百姓,才会勉为其难坐上城主之位。”

    “放屁,若不是你们背叛吾主,那稷苏有何能耐,能够伤及吾主的性命?风波,你就是风傲天的走狗,哼,只怕这么多年,你都忘记你的真名了吧?风波这奴名,想必你是坐稳了。”

    黑衣男子倒飞而归,悬于半空之中,对于风波的出现,黑衣男子似乎并不例外,不过闻听风波如此之言,亦是心中大为恼怒,话语之中对于风波大为不屑。

    “哈哈,吾主之志,岂是你们这些蠢货,能所周知?你们这些余孽,不去内城寻稷苏一战,不去寻当年暗中出手的武尊一战,却欲要去我家少主的性命,也真是越活越完蛋了,楼兰,当除之以名,成为过去的灰烬。”

    风波最后的话语落入血衣耳中,当即让血衣为之变色,眼中闪烁出一道寒芒,口中暗暗的小声道了一句:“风波,该死。”

    “少主,放心,我去会会他。”

    “不急,眼下还不是时候。”

    血衣扫了一眼,其他势力之主,已经纷纷喝令其下,不在互相为敌,乱象倒是得以平稳,嘴角轻轻的一翘,心中暗道一句:你们难道还不出手么?难道还要掩藏到什么时候?机会我给你们了,能不能抓住,就看你们的野心了。

    黑衣人与风波一战,没有如同云动天那般离去,就在风凌天四周,见到风波岿然不动,根本不受他的影响,黑衣人亦是心中暗暗焦急,却对这风波无可奈何。

    此人乃是风傲世麾下得力干将,实力极为强悍,只怕他亦是难以斩杀对方,甚至想要牵制对方离去,都是无能为力。

    “杀。”

    就在风云城护卫严防以待,风波与黑衣人连连交手之时,不少城池之主带着麾下护卫,已经趁机进入了内城,此行都为太元秘境,谁会关心楼兰,谁会关心风凌云的生死?

    “走。”

    血衣扫了一眼洋洋得意的风凌天,真想亲自出手斩杀对方,可是隐藏暗中的那些人,迟迟不见出手的动向,也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血衣亦是不敢一意孤行,深恐本方实力大损。

    就在血衣已经率众离去之后,黑衣人进攻更为疯狂,狂风骤雨般的进攻,令风波亦是连连防备,两者的实力相差不多,虽然风波还有余力,却不敢轻易冒险,深恐风凌天再遭他人暗刺。

    而就在风云城成为最后一方势力,风凌天亦是暗暗着急之时,云动天突然折返而归,手中提着一个人头,自他的手中抛出,豁然飞向与风波交战的黑衣人。

    “云动天,我必杀你。”

    见到这颗人头突然袭来,那黑衣人伸手接过,瞄了一眼人头的面目,露在外面的双眼,豁然化为血红之色,根本不管与之交手的风波,直奔那云动天而去。

    “哼,找死。”

    ‘噗’

    只见云动天依旧悬飞,冲向那向他而来的老者,一掌搭在对方的前胸,令对方口喷鲜血,身子直奔风波倒飞而去。

    “动天,你做的不……”

    “嗯?不对,少主小心,云……”

    风波本想伸手进攻伸手重伤的黑衣人,却见对方一抽袖中短剑,直奔风波脖颈划去,令风波话音未曾落下,急忙调动身体的血气,堪堪抵挡对方这致命一击,欲要转身向云动天追去。

    不过一招占据先机之后,黑衣人怎能让他如愿,招招皆是杀招,剑剑招呼风波致命之处。

    而就在云动天伸手搭在风凌天胸口之时,四周豁然出现无数黑衣人,纷纷向风云城护卫冲杀而去。

    “云动天,你敢背……”

    “我从不是风云城的臣民,而是楼兰子民。少主,不久之后,我便会亲手送你的父亲,与你在地下相见,前行之路,你还是慢一点,也有人与你相伴,此行不孤。”

    ‘砰’

    几经周转之后,风凌天还是陨落此地,他从未想到自己,会死在云动天的手中,也从未想过云动天,会是楼兰之人,隐藏在本方如此之深。

    “啊,云……”

    风波见到风凌天缓缓的跌落地面,激起地面那一抹尘烟,眼中血色更浓,可是四周豁然出现的黑衣人,以及眼前这与之交手,十分难缠的黑衣人,都让他无心救援风凌天,甚至眼下,他也是落入危机之中,不知能够逃出升天。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云动天,可是从未想过云动天,竟然会以伙伴的尸体,取得了他的信任,换来了黑衣人滔天的怒火。为了斩杀风凌天,这样做值得么?这些楼兰的成员,真是疯子,令人无法想象的疯子。

    “不急,风波,此地亦是你的葬身之地,想必你十分不解吧?呵呵,真正的黑白双煞,可并非是此人,此人只不过是一个替死鬼而已。黑鬼,该咱们联手一战了,许久不曾与你联手,也不知道你的剑,是否还如从前那般的犀利。”

    回首看向风波的云动天,嘴角流露出一丝嘲讽之色,戏谑的看着满是怒火的风波,心中真是大为的快意,他的先辈,他的祖辈,都是在了唐风、稷苏之手,可是确切的来言,是因为风傲世的背叛,才导致他们撤退的失败。

    当年楼兰武尊以一人之力,对抗唐风与稷苏联手一战,凭借楼兰武尊的实力,就算不能斩杀二人,也有逃命的手段。

    可是正是因为风傲世突然的背叛,导致楼兰武尊被稷苏所杀,更是因为风傲世的背叛,导致楼兰火种计划得以失败。

    若不是他们的先辈、他们的祖辈,纷纷选择舍生取义,便没有他们得以幸存。也许风傲世做梦都不会想到,当年他们的祖辈还留下一支血脉,一支不被人知的血脉,早已融入风云城之中,成为最为普通的白丁之身。

    “擦,白鬼,你可以试试,看看是你刀快,还是我的剑快。”

    短剑化为道道血气,血气与天空的光芒交汇,形成一道道血色的蟒蛇之象,瞬间实力的暴涨,一度达到乘道后期之境,这黑煞竟然是一位武尊,风波心中顿感惊悚,再无逃命的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