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界,青丘山之上,当碧海云舟停在半空之际,青丘山弟子纷纷为之惊悚,他们虽然想过魏央会来,但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

    此时,青丘山之上,那座建在最顶端的宫殿之中,胡丹图依旧跪在大殿中心,没有言语,眼中含着那么泪水,脸上皆是苦苦哀求之色。

    “师叔们?眼下师尊不知生死,已经离开了这方世界,即便师尊还在,与各位师叔们合力,只怕亦是难以与魏央为敌,丹图没有一丝私心,全是为了宗门的安全考虑,我们,我们为了那件道神器,真的欲要与魏央为敌?欲要使得宗门破败?沦为天龙山一般之果?”

    “够了,丹图,谅你也不敢有如此私心,你与魏央、安妮的关系,我们不会追究,可是如今你竟然劝说我们,如此轻易的放弃道神器,拱手送于魏央之手?

    呵呵,我们做不到,宗门上上下下数千弟子也做不到。不要再说了,我们已经决定了,欲要与宗门共生死,欲要与宗门共存亡,道神器绝对不会轻易交出,除非我们宗门弟子一个不剩。

    既然你不愿与魏央为敌,而且对宗门所做也有功劳,我们也不与你为难,你可以走了,永远离开青丘山,永远不为青丘山弟子一员。”

    就在胡丹图欲要继续开口之时,上座的数位老者,一挥手封禁了胡丹图,吩咐左右两侧的弟子带他离去。

    任凭胡丹图苦苦哀求,老者们的脸孔丝毫不为所动,仰望着天空那艘云舟,他们眼中闪烁出不屑之色,什么狗屁魏央?竟然如此的狂妄,真当他们青丘山是天龙山么?

    做为道界的顶级门派,虽然他们的个体实力,不一定能与魏央相敌,但是整体实力,绝对不是魏央可比,要战就战,要打就打,看谁笑的最后?

    “师叔们,你们会后悔的,到时候青丘山将会因为你们,而万劫不复,万劫不复啊?”

    殿外胡丹图那凄惨的哀嚎,传荡在整个大殿之中,令这些白发老者,愈加的恼怒,可是最中心的老者没有开口,谁也不敢轻易启口,斥责对方的话语。

    把胡丹图赶出青丘山,一方面是因为诸位老者,不愿向魏央俯首称臣,一方面则是保护胡丹图之意,其目的也是为了宗门而已。

    只要他们一旦不敌魏央,便可借助胡丹图与魏央的关系,或可给青丘山留下一脉香火,可供青丘山传承便好。

    站在碧海云舟之上,魏央扫了一眼青丘山,看着山巅之巅,一根竹竿插着巨旗,飘扬在整个青丘山之上,一道道生命智力,缓缓流入那旗帜之中,衍生出一道道幽绿色神光,不断的充斥在光幕之上。

    ‘噗’

    轻轻的一挥手,一道精粹的能量涌入光幕之中,如同石子掉落在水潭之中,荡起一圈圈波纹,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魏央的嘴角一翘,微微摇了摇头,暗道一声:顽皮。

    而就在此时,胡丹图被青丘山弟子羁押,顺着山头直接抛出光幕之外,只见那胡丹图依旧口口声声的悲戚,显然正在劝阻宗门与魏央为敌。

    如此一幕,落入魏央等人眼中,温尔、宇佛等人倒是感到分外的诧异,而安妮更是微微变色,酒仙也是欲要启口。

    “轰”

    一声轰鸣之后,如此之象,令众人分外诧异,没想到魏央说出手就出手,根本没有半点的异样表露,就这样借着对方抛出胡丹图的瞬间,利用那一道裂缝,生生的把青丘山的山峰,轰碎了大半有余。

    “狂妄,魏央,你找死。”

    “出来与我一战,战败之后,交出我的宝贝。”

    “胡说,这道神器,乃是先祖们所赐,怎是你口中之物?”

    “屁,你若是能够与器灵沟通,倒是问问她,还认不认我这个师父。”

    “呃?”

    一时间,众位老者悬于半空,看着自破碎的宫殿之中,缓缓爬出来的众位弟子,倒是心中怒火减少大半。

    不过他们见到魏央并未下死手,顿时心中又是升起侥幸之心,认为魏央没有能力,亦或是不敢杀了他们,脸上的表情愈加的狂妄。

    “哼,我管你是不是什么器灵之主,还是狗屁的灵器之主,今日想要取走我们的镇山道神器,那还要问问我们答不答应,诸位,还不动手?”

    不等魏央开口说话,诸位老者纷纷取出一块晶莹的玉石,纷纷以精血灌入其中,不到片刻的光景,九位老者便气虚喘喘,脸上更加的苍白年迈,紧接着身后的诸位弟子,亦是效仿老者所为,纷纷以精血灌溉就快晶莹的玉石。

    这一幕,几乎在眨眼之际便已经完成,即便胡丹图余姚开口想阻,亦是微微摇首,不仅带着一丝希冀的眼神,看向了云舟之上的魏央,他真希望宗门最后的杀手锏,能够斩杀了魏央,可是真的可能么?

    ‘吱’

    一声刺耳的啸声,自青丘山深处传来,紧接着山体崩碎炸裂,一只白狐缓缓的走出坍塌的山峰之中。

    尘烟过后,此后再无青丘山之名,看着眼前的一幕,只剩下九位白发苍苍,生命匮乏的老者,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为什么?”

    “嗯?问我?难道你没听过青丘祖训?”

    “什么祖训?”

    看着悬于半空的那只白狐,冷冷的看着他们九人,其中一位老者,不仅为之诧异的问道。

    “白狐出,青丘变,斩敌枭首,重新宗门。”

    “这?你是说,我们敌人会死,可是宗门的弟子,将会全部的覆灭?这,这怎么可能?”

    “哼,蝼蚁,真是一群可笑的蝼蚁,你们不献祭于我,我又有何种能力?如何斩杀你们的敌人,如何为你们报仇雪恨?只要你们在,青丘的传承便不灭,再招募一些蝼蚁便可,当然每年的献祭品,一个都不能少。”

    ‘嗡’

    这等事情,透过眼下的白狐之口,传荡在整个道界,不仅令四周的道神为之傻眼,那献祭品,显然便指的是他们。谁没想到青丘山竟然献祭白狐,那不是说很多的道神,都葬生在这只白狐之口。

    此刻,他们倒是希望魏央能够斩杀了这只白狐,彻底泯灭了这个肮脏丑陋的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