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这一丝的能量,完全可以灭杀一位一代神魔,可是这般的力量,刚刚碰触七彩光幕,不等魏央操纵融合七彩目光,便有一股雄厚的反弹力,猛然自光幕传来。

    即便魏央飞速斩断这一丝能量,也是被那股庞大反击力,轰然落在了胸前。整条胳膊豁然消失,魏央再一次化为光点,消失在远方的虚空。

    与此同时,佛已经愈加衰弱,短短的时间里,佛已经承受不下于百次的攻击,每一次的攻击,融都是全力以赴,而随着攻击越来越盛,融双眼那一抹血红,已经彻底覆盖了对方的眼瞳。

    如同化身为魔的融,究竟还能保存多少理智,佛已经不清楚,眼下他因为口吐鲜血,以气血供养真道之象,令他的能量耗尽不说,身躯也是愈加的微弱,若是援兵再不到,只怕他也只能步入死亡,不,在临死的那一刻,佛一定会选择自爆,不会成为对方的给养。

    ‘轰’

    本源世界空间终究承受不住外界的攻击,当娲等一众强者踏足其中,佛终究嘴角一翘,身躯豁然倒在地上,那真道之象也化为一抹虚弱的金光,回归佛的身躯之内。

    如此一幕,落入众人的眼中,无疑表露出融的强悍实力,也令融感到分外的恼怒。

    “轰”

    孙悟空那一记金箍棒,为佛遮挡了这一次攻击,救下已经彻底昏迷的佛。

    看着眼前的泼猴,融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此刻,头顶那狰狞丑陋的噬道凶兽之魂,已经是愈加的凝实,令娲心中也充满了凝重,直接施展她的半真道,笼罩前方的融。

    “他已经失去理智,只怕灵魂已经被噬道凶兽所吞噬,诸位全力一战吧。”

    “战。”

    灭挥舞着漆黑色的拳头,狠狠的捶打在融的身躯之上,早在娲出手的那一刻,灭早就已经抬脚向前。

    而就在灭击打在融身躯之上,三皇、五帝等人,亦是动手施展道法,眼下诸位强者,禁锢的禁锢,封禁的封禁,攻击的攻击,防御的防御,虽然众人出自联手,但是配合倒算是颇为默契。

    一时间,佛倒是被护在其中,伐与挚两人站在他的身边,也是全力施手,为其补充损耗的能量。

    一声声轰鸣,响彻新宇上空,看着诸位至高强者,纷纷对那诡异的融出手,所有人都是感到万分的疑惑。

    要知道融与娲、灭,刚刚组成联盟,这便翻脸为敌,究竟所为何事?众生皆是暗自猜测。

    处于西方的霆,眼中也闪烁一丝精光,早在师尊掺和诸强之战后,这家伙便如同泥鳅一般,偷偷的率领本门弟子,前往西方占据一处福地通天。

    “师兄,师尊他?”

    “不必理会,哼,这些人想要击杀师尊,也要看看他们的本事如何?”

    此时霆扫了一眼身边的师弟,嘴角轻轻的一翘,再次开口而言:“师尊的吩咐,尔等难道忘了么?去,收集神魔之血,如此一来,吾等必定提升境界之余,也能领师尊更为强大,快去,快去,记住莫要招惹三人以上的势力,吾等只需斩杀那些落单的神魔就是。”

    “喏。”

    诸位神魔眼中光芒闪烁,听闻霆把话已经挑明,似乎不顾及他们从中得利,吸收了那些神魔的灵魂,提升他们的实力。

    如此一来,众人在境界的提升下,怎能不心甘情愿被霆所驱使?众人急忙纵身走出洞天之外,四处探查那些落单的神魔,以求快一点提升实力。

    处于此处洞天的霆,见到四周弟子纷纷离去,嘴角含着一丝冰冷的微笑,冷冷的扫了一眼上空的融。

    娲啊娲,只怕你们千算万算,我已经舍弃了本体,窃取了吾徒的身躯,你们,你们便与那噬道凶兽一战吧?最终纷纷折损之下,吾便可以证道原始。

    届时再行夺去吾的本体,重新镇压噬道之魂,吾便是这新宇唯一的原始神灵,也是这浩瀚的虚空唯一的神,不管是宇宙凶兽也好,还是这新宇的众生,都要臣服于吾的脚下,吾便是唯一,吾便是唯一的原始神。

    各方皆有算计,那隐藏在新宇之中的昊,则是冷冷的等着虚空,嘴角亦是轻轻的一翘,心中亦是暗自而言:斗吧,你们互相杀吧,多死几位至高神魔,吾证道原始更有胜算。

    不过那融显然不是愚蠢之辈,这般暴露了噬道凶兽之魂,只怕还有什么底牌?吾倒是要小心一些才是。

    低头沉思片刻的昊,直接进入一片海水之中,转眼之间,便消失了踪迹,令人根本无迹可寻,大海,永远是遮掩踪迹的最好区域,在这片海域之中,就算至高神魔四处探查,只怕也无法寻找出昊的踪迹。

    此时,娲、灭、伐、挚四位老一辈的至高强者,正联手轰杀眼前的‘融’,而三皇、五帝、罗睺、地藏、十殿阎王也率领旗下鬼神,布置一处鬼气凛冽的一方大阵,赵公明率领三教强者,也纷纷环绕四周,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之感。

    那十八位圣地之主,也是与孙悟空纷纷出手,抽冷子给‘融’一下,也让融的身躯受到重创。

    形势对于‘融’愈加的不妙,看似占据优势的娲等众,心中却不敢有任何的放松,而孙悟空等后天证道的强者,心中确实越来越放松,并未把娲等人的告诫,放在心头之上。

    这并非是娲等人说的不明白,而是孙悟空等众实力提升太快,心中自然有些傲娇,虽然他们自己并不承认,但是潜意识之中,依旧没有把噬道凶兽放在眼里。

    “轰”

    “布阵,出手。”

    一声轰鸣之后,融的身躯豁然崩碎,一块块血肉悬于半空,却没有半点鲜血,诡异的令人心中不由发毛。

    不过娲的一句暴喝,还是令众人如梦初醒,急忙出手按部就班,联手镇压这些血肉,以及那悬于半空的凶兽之魂。

    ‘哇’

    一声如同青蛙一般的悲鸣,自噬道凶兽之魂吐出,就是这么寻常的一声鸣叫,顿时令所有的至高强者,呆傻在原地,眼中出现短暂的失神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