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有了这十八般武艺之拳脚篇,魏央内心带着喜悦,快步走向第六排书架,书架侧方依然篆刻三个大字:练心篇。十八部典籍,依然被评定为不入品。当典籍生成摹本,被录入静室之后,魏央也纵步向前。

    当走过第七排书架,录入炼神篇十八部典籍之后,魏央到达第八排书架,眼睛这才一亮,只见书架侧方篆刻三个大字:灵武篇。

    灵武便是操纵兵器的武法,平常修者只能道道炼神境之后,才能修炼灵武之法。

    上前拿起第一部兽皮卷轴,左面竖行不知用何种墨水?书写着三大大字,烈焰枪。

    沿着字体向左,慢慢打开兽皮卷轴,只见上面一人手持长枪,演练着这灵武招式,缓缓的映入魏央的眼眸之中。

    每个单独的书画旁边,则有字体讲解此式,究竟要如何的发力?其详细描述的程度,远比武法更为细致。显然这灵武之法,远远比武法更加珍贵。

    纵览十八部灵武,那道系统的提示音再次传来,也令魏央嘴角泛起笑容。

    “叮,采集灵武《斩浪刀》信息完毕,经鉴定等级为不入品,其刀法以连绵不绝为攻,但防守不足,可孕养刀意。请宿主决定【是/否】,建立摹本录入武阁之中?”

    “是。”

    “叮,宿主采集不入品灵武典籍,共计十八本,因皆属于灵武之法,可以去芜存精。请问宿主选择【是/否】融合,生成新的武法典籍?注:宿主若是选择融合,存在武阁的十八本灵武典籍,皆会消失,只保留生成新的武法典籍。”

    “是。”

    这还用问么?魏央等的便是收获,新的灵武典籍可以修炼。

    “叮,十八本灵武典籍消失,请宿主为生成的灵武典籍命名。”

    “十八般武艺之兵器篇。”

    “叮,十八般武艺之兵器篇生成,经鉴定等级为黄品,因宿主修为不足,暂时存放武阁之中,需宿主开启中庭才能修习。”

    呃,一时间,魏央脸上直接泛出苦涩,眼下他哪知道,何时才能开启中庭?早知道如此结果,他又何必贪心?这船楼的书籍迟早可以阅览,到时候修为提升练心境,再来越来就是?虽然魏央心中后悔,但是依然走向下一排书架。

    第九排书架篆刻气满篇三个大字,见到并非是灵武典籍,魏央直接翻阅了一遍,十八本典籍自动存放在静室。

    眼下他也明白了,只要是不入品的功法,皆会存放于静室之中,而不入品的武法与灵武典籍,皆会存放在武阁之列。因为等级不足,不能直接修炼的武法、灵武,若想修习的话,那方法只有一途,便是开启中庭。

    对此,魏央心中暗自警觉,看来再获得功法典籍之后,一定要先存放在这船楼,然后在收入仙府之中。

    而魏央也在小天的告知下,明白了仙府融合功法典籍的方法。无论是功法典籍也好,还是武法与灵武之法,皆是要自己阅览之后,才能被仙府尝试融合,而并非只需录入便可。

    对此魏央甚至心中生出,是否把所有功法典籍,再次阅览一遍的想法。可惜此时并非时机,故此魏央也打消了念头,直接越过第九排书架。

    前方已经没有书架,一张桌案,一方蒲团,一盏香炉,桌案之上文房四宝摆放其上。魏央纵步来到前方,只见桌案之上,一张白纸布满字体,不仅让他好奇的拿起。

    有缘之人:

    今见此信,吾已身死,此生传道百年,足以慰藉。吾自甘耗于寿元,斩杀孽龙,乃人道之劫,非是仇家所为。奈何龙门一脉,绝于吾手,心有不甘,特留龙门宗学,待有缘人所获。

    今尔得碧海云舟,实乃天赐师徒之缘,龙门宗学留待尔之发扬光大。切记宗门绝学,皆源于龙族之手,他日若有龙族,追查其根源,便言师承天人仲淹。

    为师桃李天下,多为记名弟子,或是提点之赐,皆非本门嫡传,尔乃唯一,本门宗学只能一脉嫡传,望尔慎重。

    修道之路颇为坎坷,切记保持本心,莫要坠入魔道,一旦坠入魔道,修习吾之宗学,必定魂飞魄散,不得善终。若是不能恪守本心者,望把龙门宗学,赐给心地善良之辈,碧海云舟便作为转授之恩。

    龙门天人仲淹留。

    百年?平常修者便有百年的寿命,只要踏过灵徒,踏入灵师之后,便拥有三百年的寿元,能够留下灵徒阶段的功法典籍,此人绝对是灵师以上的修者。

    就算不是法师的级别,那以二百年的寿元,甘愿斩杀一条孽龙,此等大义之举,令魏央也是心生佩服。

    书信一旁,便是一枚玉简,对于纸张、竹简、兽皮质地的功法,魏阳的记忆没有记述,可是对于玉简,魏央却十分的清楚。

    修者世界皆以门、派、教、宗四大冠名,区分宗门的大大小小。能被称之为宗的宗门,弟子甚至会超过百万余众。而这样的顶级宗门势力,才能拥有一部宗学,留给宗门嫡系所习。而这样的宗学,才会以玉简所存,十分珍贵。

    宗门玉简内有先辈的意志,只有得到先辈的意志认可,才能获得宗学的传承。若不然留在玉简之中的意志,将会自爆导致玉简破碎,里面的宗学便永远消失。

    而龙门显然是最小的宗门了,可是却以宗学自称,更有宗学玉简传承,可见这天人仲淹,绝对不是默默无闻之辈。

    此时魏央眉头紧皱,心中考虑要不要得到,这般珍贵的宗学传承,可不知道一旦习得此学,还能不能传给高月,魏央心中亦是迟疑不决。

    “罢了,罢了,我已经有了传承,而且显然也不低于这龙门宗学,便把这等福缘,让给高月吧。”

    半晌,魏央终究一咬牙,伸手拿起玉简,可就在这一瞬间,那系统的提示音,再次传荡在脑海之中。

    “叮,宿主发现地品典籍,请宿主选择【是/否】采集信息?注:一旦采集,玉简将会消失。”

    “否。”

    果然如此,魏央心中放下侥幸,看来自己的抉择没错。若是真的贸然观阅,高月还真是无缘这龙门宗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