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次日天明一早,魏央便早早起来,一番洗漱之后,先行以心授之法,传授虎贲养气、练气、炼体、练心四决,再赐一滴灵泉水滴,使之虎贲突破一阶,到达练心境二阶。

    如此轻易突破之举,再加上体内不畅之处,已经自成循环,使得灵气不在受阻,令虎贲怎能不知,这功法的确十分的玄妙珍贵,一双虎目之中含着泪花,心中对于师父更是无比的感激。

    等到虎贲突破之后,众女倒是升起了急切之感,谁都不曾想到,虎贲摇身一变,已经成为魏央众位弟子中,实力最高的一位了,便是寒玲也与之相差一阶,如此一来,众女才心中升起紧张,有了竞争之心。

    不曾理会众女心情如何?魏央直接带着众人,再次来到高台之前。此时,已经有不少人来到此地。不少外族生灵见到魏央,纷纷躬身行了半师之礼。对此魏央并未拒绝,这些人能有此念,必定是受到昨日传法的恩惠,故此这半师之礼,他还真是受得起。

    依旧是辰时开始,在魏央的示意下,寒玲再一次敲响铜钟,此时台下之众,早没有了昨日的喧闹之举,人数也少了大半有余,静静的等待魏央启口,聆听魏央的道法。

    “昨日,启灵五篇,乃是为了养性,今日所言乃是练气一篇。”

    众人微微皱眉,似乎对于魏央只讲一篇,感到十分的不满,不过众人并未拜师学法,只能选择听着就是,也不好开口强求,好在众人都有拜师的可能,故此倒是没有开口喧闹,表达心中的不满之情。

    见到众人如此举态,魏央倒是心中微微点头,今日前来之人,多是拥有慧根,或是天赋不错之人,不过择选这些人为徒,还要看看他们的天赋根骨,最主要的是秉性如何?

    “练气,乃纳气也,经皮表而入,行五脏六腑,入丹田之中。禀形于五神,已具其象,而体衰气耗,乃致凋败。故须纳云牙而溉液,吸霞景以孕灵,荣卫保其纯和,容貌驻其朽谢。”

    这并非是魏央的练气决,而是在藏书楼之中,汇聚了黄品功法典籍,所融合而成的地品宗学五神练气法。

    这五神练气法只是宗学其一,一部宗学并非只是其中一种炼器之法,而是涵盖所有修者天赋灵根,可以学习的综合典籍,以及适应各种属性根骨的武法、灵武、艺法、法术、道术,故此才被称之为宗学。

    魏央也不知道五神练气法,与练气决相比如何?可是这五神练气法,也绝对不是普通功法可比,如此郎朗而言,龙虎之象再次出现身后。不仅令在场所有人眼中一亮,耳朵纷纷直竖起来,不敢错过半句金言。

    “吾传道法,乃五神练气法,以东、西、南、北、中、五神,对应五行之力,非金、木、水、火、土之属性灵根,不得修矣。”

    话音落下,日头已是正中,众人只觉时间眨眼而过,虽然这五神练气法只是基础之法,却让他们受益匪浅,暗自运行如此练气之法,只觉得往日身体不通之处,灵气已经化为涓涓细流,不再有往日里的阻滞之感。

    而听到魏央开口,其他未曾得到助益之人,纷纷脸上流露出悲戚之情,这些人届时五行之外的灵根,没想到这一场传法,竟然与他们无关,这不仅让他们满脸凄苦,不知道魏央这是何意?

    “妖师之法,乃外门弟子所修,若是尔等愿意,排下顺序上台,吾看尔等天赋根基,也好收起门下为徒。便是不能为吾门徒者,吾亦会赐下,与尔等契合灵根的功法。”

    如此之言,顿时令众人满眼惊诧,纷纷露出惊喜之感,便是站在不远处的梦瑶琴,也是满眼露出震惊,心中暗暗的道:要不要这般的夸张啊?针对根骨传法,而且还是对于毫无关系的外人?你这是要逆天么?

    众人急忙按照前后,快速的排下顺序,虽然心中亦是十分的急切,却不敢扰乱一丝秩序,深恐遭到魏央的不满,从而失却弟子的名额,亦或是契合他们的功法。

    第一个走上高台的男子,乃是一位牛妖,对方带着十分紧张的神情,不知所措的看着魏央,不知道该如何启口。

    “坐下,把手给我就行。”

    “哦,是,是师父。”

    “不要紧张,放松就是。”

    魏央见到对方欲要改口,又不知道如何称呼,冲其微微一笑,满脸和煦之色。倒是令对方放松下来,急忙身心一口气,平静内心的紧张,伸手递给了魏央。

    魏央搭在对方的手腕,一股灵气直冲对方的身体之中,当灵气环绕对方体内一周,魏央眼中一亮,微微一笑启口道:“可为我的门徒,先站在我的身后吧。”

    “啊,谢,师父。”

    这牛妖满脸惊喜,如释重负一般长嘘了一口气,这才站在虎贲等人之后,不敢与众人同列。见到这牛妖颇为识礼,魏央倒是暗暗点头,再次呼唤下一位外族生灵上台,伸手搭在对方的手腕之处。

    可是对方虽然态度谦虚,但是眼中那丝骄傲之色,如同一只骄傲的公鸡,就差没有对魏央启口而言,你收下我是你的福分之语。

    “你与我门无缘,你的根骨为玄品火灵根,具体是何根骨?我便不对外说予了。你修炼的火系功法,着实的不错,可是后期会对你身体有伤。若是你愿意的话,我可以传你一部养身之法,虽然不是入品之列,但是可蕴养你身体的暗伤,并不影响你所修的功法。”

    “你知道我为玄品火灵根?那为何不收我为徒?”

    此人亦是满脸诧异,怎么也想不明白?对方明知道他拥有玄品灵根,怎么还是一脸的冷漠?

    “呵呵,如此功法,若是你没有宗门,想来旁人也是不信。不过你若是退出原本的宗门,愿意追随我为师,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收你为外门弟子。”

    “呃,那还是算了吧?我乃七妖岭门下弟子,倒是不好更改宗门。”

    此人带着极度的不屑之色,转身快速离去,心中微微冷笑道:什么身体暗伤?什么狗屁不入品功法?老子会看得上眼?哼,真是徒负虚名,又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

    此人走下台之后,众人倒是明白魏央的意思,只怕已有宗门之中,届时不会会被妖师收为门徒。而不少人闻听只可得到,一部不入品的功法,顿时纷纷皱眉,走出了队伍之列。

    片刻之后,队伍之中,只有不足二十余人留下,站在了台下静静看着魏央。他们的眼神也有些迟疑,可是一样希冀的看着魏央,希望他们能得到魏央赐法,也好能寻觅修道之法。

    他们与离去之人不同,因没有任何的根底可言,便是得到一部功法,能对他们的修为有所帮助,那便是一件天大的福运了,故此哪还有什么挑剔之心?

    魏央见此,嘴角轻轻冷笑,众人如此离去,令他心中亦是不快。不过此举也正是他刻意而为,倒是少了一些麻烦而已。

    “你们皆可如我门下,若是愿意的话,便随我回府吧。”

    魏央起身已经不再摸骨,二十七人已经是不错了。宁缺毋滥,这些人天赋的确不错,比寒玲等女都是好的太多,故此魏央也是满意,转身先行走下高台。

    四周看热闹之人,却不明白魏央这是何意?而那些离去的外族,也对如此一幕,感到无比的迷惑。不知道这妖师,为何不按常理出牌?也只有少数几人暗自点头,明白魏央此举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