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位徒弟,以黑牛妖牛犇,乌鸦妖乌孝,长臂猿妖袁通,三头狮妖施恩,金钱豹妖金斗,飞天雕妖费寒,七彩蛛妖朱峰,白灵鹊妖秋水,血鹰妖夏雨,银月狼妖月影。前七位妖者都为男性,后三位妖者届时女性。

    再有百年白檀化形的百晓生,鹿蹄碧莲化形的陆明,檀香凤仙化形的凤显,圣昭黄竹化形的苏晨,天煞镇山石化形的郑智,轩雪天兰化形的轩宇。

    大智菩提树所化的蒲葶,醉梦蝶莲化形的梦倾城,血脂白玉化形的玉雪,风雪星辰石化形风灵。前六位精怪乃是男性,后四位精怪皆为女性。

    最后皆为鬼魂幽灵所化,雪鹰怨灵所化的冥鹰,蛟龙所化的枭龙,天狐所化的鬼狐,因妒而死所化的妒姬,被其冤枉而死的书生青衣,惨遭灭口杀害的刺客辅畴,魔蛟化形的焦陌。前三位乃是兽类所化,中三位则是人族所化,最后一位则是一位魔者。

    这二十七位弟子,算是含括了妖、魔、鬼、怪四大外族生灵了,估计任何一个宗门,也没有如此的混杂不堪。

    看着二十七位弟子统统升了一阶,已经新增加的297点的师道值,魏央心中比谁都高兴,这般的收获真是太大了。

    不过对于眼下的正事,魏央并没有忘记,直接吩咐众徒休息。便走进府邸之中,招出周天以及须罗二人,然后再次召唤出大黄、苏格兰折耳猫:小哲、波斯猫:小斯、布偶猫:小布、美国短毛猫:四毛,共计五只道兽。

    如此实力,对付已经失去杨云文的清风堂,那已经是绰绰有余的了。魏央直接把城西三道馆的位置,说予周天所知,然后这才缓缓道了一句:“一个不留。”

    “是,主人。”

    周天直接点头,作为天刀门的门主,当初被风灵猫灭门的仇恨,周天内心自然十分的清楚,故此魏央做出如此狠决的决定,周天自然能够理解。

    两人五兽直接走出府邸,令外面监视的门派弟子,纷纷暗自留意。对此周天也知眼下形式,并不理会这些人,直奔城西而去。寻了一个住所,便等待夜晚降临之后,诛杀了清风堂所有的弟子。

    此时,云香楼之上,梦瑶琴也顾不得魏央之事,看着深受重伤的梅儿,惊诧的开口道:“你说的可是真的?拜月教的四大护法,皆以亲临巴州?”

    “小主,若不是兰、竹、菊三位妹妹舍命相抗,我也不能回来见你,眼下我已经夺得天血灵芝,咱们还是?”

    “走,事不宜迟,不过要走也不能如此而行,春时。”

    “在,主人。”

    “乔装于我,带着春时九位向西而去。”

    “是,主人。”

    “夏时、秋时,等春时走后半个时辰,你们两人便保护梅儿姐姐,各率其卫直奔北方而去,记住无论遇到怎样的强敌,能躲则躲无比在最短的时间,回到云阁见到母亲,此行我等无碍。”

    “主人,可是你?”

    “我要经过南城而出,届时与春时汇合,便会回归宗门之地,赶紧走,你们只要能安全回到宗门,我便是平安无事。”

    “是,小主。”

    众人不敢耽搁,春时更是急忙准备之后,直接离开巴州向西而去,而半个时辰之后,夏时与秋时也各自离去。

    看着众人的背影,梦瑶琴眼中一紧,微微道了一句:“天血灵芝到手,我看你怎么突破?不过那拜月教似乎有所准备,难道是故意等我们而来?还是另有目的?着实令人感到好奇。”

    “主人。”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去准备吧,天色刚黑之际,我等便自南门而行。”

    “是,主人。”

    冬时点点头,直接走出房间,不在叨扰云梦瑶的思索。

    此时,月影楼之上,一位妇人眼中,突然乍现一道金光,全身的道力纷纷隐退,一口浊气吐出之后,脸上不禁化为笑颜。

    “母亲。”

    “这般恩情,倒是欠下了。”

    “母亲,我们可是以天品法器……”就在月公子疑惑开口之时,却被冷霜直接挥手拦了下来。

    “教主,我等失算,天血灵芝,已经被黑衣人夺走。”

    此时四人匆匆上楼,身上带着血迹,显然此行并不顺利,脸上带着恐惧的模样不言而喻,令冷霜刚刚升起的喜悦,瞬间被一盆冷水熄灭。

    “可曾查出是谁?”

    “应该是云阁所为。”

    “云阁?哼,早知道他们此行,乃是奔着我而来。不过你们真是废物,四大护法还不能敌过,那几个丫鬟奴仆,你们平日里的修为,难道都是白费之功么?”

    “教主,不曾想到他们手中,带着金钱一线蛊,还在我们。”

    “够了,四位道师,而且皆是道台境的修为,竟然不能敌过人家的蛊虫,你们都是白痴么?”

    冷冷的扫了一眼四女,冷霜的怒火几乎欲要吞噬了对方,好在那天血灵芝已经无用,要不然她必定会勃然大怒,直接扭下她们的脑袋。

    “请教主给我一次机会。”

    “去保护那妖师魏央,务必全力保护他出得巴州,只要动手之人,尽数杀去,抹掉一切关乎我们的痕迹。这一次,你们要是再有差错,死。”

    “呃,妖师魏央?”

    “阿月,此时你亲自督办,这魏央虽然礼物很小,但恩情确实很大。我不好承受他的恩情,便救他一命斩断如此因果吧。”

    “是,母亲,我明白了。”

    冷霜扫了一眼,远处的云香楼,嘴角微微一翘,等到众人下楼离去之后,轻轻地道了一句:“影子,你去处理云阁,竟然敢对我下手,那么我就杀了她的女儿,看看她又是怎样的悲伤?难道她真忘了,当年她男人的死?”

    “喏,主人,想必那梦曦伊已经忘了,自觉这些年云阁的扩张,已经可以与拜月教对抗了。”

    “为敌?蝼蚁怎能撼动大树?不自量力,该给她提提醒了,莫不是一位我们拜月教,这些年只是固步自封?去吧。”

    “是,主人。”

    当身后那道水波消失之后,冷霜的脸上露出一丝悲伤,半晌终究微微摇头:“师妹,不要怪我,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等我拜月教入主中原之后,你便会明白师父的计划了。”

    巴州城,进出灵师不计其数,对此李湛并未管控。眼下因魏央一人,使得各方势力风波不定,只等晚上魏央离去之后,便可轻易的平息,故此他心中也不急。

    可是眼下定坤不告而别,却令他感到疑惑,那三只法兽好在天残手中,对方竟然消失了踪迹,这等事情着实令他想不通。

    “王爷。”

    “还未查明?”

    “是,只知定坤率众徒自东门而去,便彻底消失了足迹。我亲自去查,应该是选择了飞行灵兽代步。”

    “罢了,既然他们离去,也与我们计划无碍,只希望万法大会之上,别出什么幺蛾子来。另外那冷霜已经到了,天残,不知你怎么看?”

    “只要不是婴成境的实力,此毒便可令她折损此地。”

    “好,此事一成,巴中乃至蜀地、南蛮、南野等地可平。届时你便是四地一宗之主,再无其他门派争势。”

    “王爷,只等万法大会召开就是。”

    天残脸上露出狂喜,似乎已经看到了毒龙谷,再次复出的壮举,也看到了毒龙谷兴盛的那天。

    随着各方势力的暗流涌动,夜晚已经悄悄降临,魏央被李湛请进府中,对外声明乃是为他贺礼,倒是令各方势力之主,心中隐隐升起不安。

    不过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拜月教站在了李湛身后,对此各方还真不敢轻举妄动,深怕触怒了那冷霜,被斩杀在巴州城内。

    “王爷。”

    “准备好了么?”

    刚进入府中,见到周围并没有师父的踪影,魏央心中一暗,生出悲伤之情,没想到师父到了如今,依然没有与他想见的打算,到底这是为何?

    “嗯,只等我的人回来就是。”

    “王爷,门外周天与须罗二人回归,属下已经带他们进来了。”就在魏央说话之间,屋门之外智儒已经开口。

    “好,让他们进来。”

    就在屋门被打开的一瞬间,那股血腥味顿时扑鼻而来,令李湛微微皱眉,扫了一眼魏央。

    “主人,事情已经成了,这是紫玉、妖媚的人头。另外三道馆已被我一把火烧了,好请王爷恕罪。”

    “嗯?正好,智儒你派人瞧瞧,要是有落网之鱼,杀了吧。”

    “是,王爷。”

    智儒点点头,转身走出屋中,只留下李湛一人,再次冲着魏央道:“此时可好?”

    “行,此次谢王爷助我,此等恩情魏央来日再报。”

    “嗯,我就不送你们了,一路平安。”

    李湛点点头,直接触碰桌案上的神像,轰隆隆之声传荡屋中,一条暗道出现在石像身后的墙壁,如此机关之数,的确令魏央等人惊讶,真不知道这巴州城府,为何还存了这条密道。

    对此,李湛不说,魏央也不好启口相问,知道对方不会骗他,带着众人直接走进甬道之中,接着微弱灯火的光芒,直奔前方而去。

    见到众人失去了身影之后,李湛这才长喘一口气,扭动桌案上的石像,再一次关闭了通道之后,缓缓启口道:“终于送走这瘟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