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奴已经进步为问劫三阶,而且已经契合了地道规则,获得了完成的道蕴降身,这一样一来,月奴将不能再拖,因为她的寿元几乎将近,若是在凡界逗留,这等福缘算是白费了。

    “小君,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前辈说就是了。”

    虽然口口声声的小君,令魏央很是不满,但也能理解对方。再加上照顾梦瑶琴,也不好出口反驳对方。而且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他,还真是不在乎这种口头的称号。

    不过正是他的不在意,令梦瑶琴分外感动,也让宇文士及几次欲要出口,见到魏央本人,都不当做一回事,只能按捺心中的不悦,权当没有听见就是。

    小君、细君最早是称诸侯的妻子。也有说法,多指诸侯的左妻,左妻是古代三平妻之一。说去说来,也是夫妻的敬称。

    小君又有夫妇好合,如鼓琴瑟之意,亦是传统文明里的和美之望,虽亲同夫妻,亦不忘敬意相存,正如夫妇之名,夫为君,妇为小君,大小有常,谦虚有礼,悠悠相安。

    另外《礼记、曲礼》所述:“夫人自称于天子,曰老妇。自称于诸侯,曰寡小君。”后来臣民对别国,也谦称本国国君的夫人为寡小君。诸侯之妻始称小君。

    而小君多只妻子的敬称,如今落在魏央的身上,那便是不伦不类,魏央心中怀有不满之情,在这种传统习俗的世界中,也是理所当然,无可厚非之举。可是魏央没有当即发作,可见对方素有涵养,其秉性也是令人敬佩。

    月奴眼中初时迷惑,可是见到魏央的穿着,心中突然回过神来,暗呼自己这种敬称,只怕令对方误会了。

    “小君,老奴并非看轻小君,这小君不同于中土敬称,乃是我月八部特有的称呼。”

    当下月怒不敢怠慢,急忙说出这月八部的敬称,与中土的不同来,这才令众人微微点头,才算明白这小君的敬称,所在代表的地位着实的尊贵。

    南野没有国度,故此南野土著民众,侍奉的宗门便是君王,视其主人为君王。当然若是其主为男,那这小君与中土便是相通。不过其主若为女,这小君的称呼,可就与中土不一般了。

    上门女婿在南野并非少见之事,可是地位依然与他人有所区别。而被其奴尊称为小君,那这上门女婿的地位,便与其主的地位相等,在一宗之内颇有地位可言。

    即便是其主对这郎君不满,欲要踢出这上门女婿,如此一意孤行之举,将会导致奴隶分裂,会根据奴隶的意愿,跟随小君而行。

    如此一来,这种结果会导致宗门分裂,更是因为南野的特殊习俗,这小君大可争权,宗门掌门人之位,成为一宗新主。

    再有在中土、南蛮之地独门绝技,素有传男不传女的规矩,甚至在南蛮之地,独门绝技可以传于儿媳,从而令儿媳传于孙儿,也不会传承女儿,成为外姓之人的独门绝技。

    在南野却不同,无论是部落、宗门的独门绝技,上门女婿皆是可以学习,因为南野没有姓氏之分,只以部落之名传承即可,所以小君一旦夺权成功,依然会被视作宗门正统之人,非中土所忌讳的宗门逆徒。

    只要部落的名号不变,那就证明部落没有断了根基,依然会开枝散叶,故此小君在南野的地位,堪比一宗之主,甚至有的时候,远远超过一宗之主的地位,令一宗的掌门人,也不得不谨慎以待,地位远比中土的正统郎君,还要尊贵的多。

    “如今老奴敬称小君,其目的便是因为对小君的尊崇,而且以老奴来看,小主,不,君主只怕也会以小君为主,故此便不存在分裂相争之事,望君主与小君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到了最后,月奴更向两人说出祝福之语,显然是怕梦瑶琴不满。不过对方显然是白担忧而已,在梦瑶琴的眼中,这怕这天地之间,没有一人能比魏央重要。

    当然母亲与父亲除外,但对于父母双亲,梦瑶琴乃是怀有敬重之情,并不能与魏央在心中的地位可比。正是因为如此的心意,梦瑶琴才会斩杀拜月教上下弟子,为他的郎君谋取拜月教的灵脉。此举也令魏央深深的感动,对于梦瑶琴的情谊哪能不知?

    “不必如此,尔等为我娘子之民,亦是我之民,前辈有何话语不妨直说,只要不违背我的规则,倒是可以代我娘子,准予尔等。”

    月奴如此谦卑的话语,显然并非单纯的是提升修为之事,毕竟月八部是个整体,也是一个个的个体。月奴无论地位如何尊崇,即使可以代表月八部整体,可是涉及到各人的利益之事,月奴却不可能如此妄为。

    听闻魏央之言,梦瑶琴站在他的身旁,低了魏央半步。只是不足半步的距离,便月奴心中一暗,清楚的明白了对方此举何意。

    梦瑶琴虽然未曾开口,但是已经明确的告诉对方,她的一切都是魏央所有,哪怕是涉及任何的利益,那也是以魏央的利益为主,绝对不会因为她的原因,而导致魏央的利益受损。说白了梦瑶琴就是在告诫月奴,不要耍任何的心思,一切的决断都是魏央说了算。

    “老奴,请小君怜惜,能够传下遁法,予以我的族人,不知?”

    “不可,我的道不同,任何人族我不收为门徒,若是妖、魔、鬼、怪尚可考虑。另外虽然我手中有《奇门遁甲》之术,但亦是不能外传。当然我可以为你们演示一遍,至于你们能够领悟多少,那便是你们自己的本事。”

    关于自创的妖师宗学,并非是魏央可以做主,就算月八部成为梦瑶琴,亦或是他的奴隶,进驻与仙府之中,也并非是贡献值可兑换之物。

    见到魏央脸上如此的慎重,显然月奴心中的想法,并不可能实现,脸上带着迟疑之色,试探的问了一句:“妖、魔、鬼、怪皆可学习此法?”

    “对,我立下妖师门,如今化为妖师宗,乃是以妖、魔、鬼、怪等外族为根,实乃我的道法传承,若违背此道我亦是无法登上峰顶之处,请前辈理解我的苦衷。”

    关乎到道法传承之事,令所有人眼中皆是一紧,即便是宇文士及亦是一愣,想到魏央出道之后,收下的门徒皆为外族生灵,显然这般的话语,并非推托之言,原本欲要开口讨要此术,此时亦是无法启口了。

    “若是如此,我月八部其中的子民,有些乃是外族生灵,不过多是人与外族血脉混杂,不知?”

    “可以,若是有天赋高绝者,我可以收为门徒。而且能成为我的弟子,即便不入亲传弟子,也将是获得一部宗学。”

    虽是混血之众,但只要外族的血脉,大于人族的血脉,魏央便可以收为门下弟子。

    如此之言,莫说是月奴傻眼了,便是宇文士及也是一愣,宗学?这是何等的存在,即便是那些宗门之中,也不敢轻言外门可以获取一部宗学,魏央这是口出狂言?

    可是两人分明从对方的眼中,看不出一丝的作假,而且身边的梦瑶琴满脸,更是不以为然,显然这等事情,早就不是什么大事,也证明对方刚刚之言,绝非欺骗对方之举。不仅令两人不由自主喉咙一动,狠狠的咽下口中的唾液,。奴更是俯身便拜,叩首于魏央谢过如此恩情。

    “若是我是月八部的部众,将会选择琴儿的传承,而非我的传承。”

    呃?一时间,两人彻底傻眼了,看着魏央满眼的真诚之色,再看向一旁并未启口的梦瑶琴,没想到事情竟然落到如此结果。

    “那个,琴儿,你的道法传承,不知道?”

    “三伯,可以。我的道法传承与郎君不同,只要能够与我的传承契合,我便会尽心传授。若是三伯有何人选,可以尽数送往云雾谷之中,我与郎君会在宗门之地,暂居住一段时日。另外宗门传讯完善之后,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接到三伯传讯,我将亲自临门。”

    梦瑶琴知道宇文士及何意?微微一笑并未推脱,直接实言相告,令对方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谢,琴儿姑娘了。”

    宇文士及急忙出口,更是拱手微微一谢,心中对于梦瑶琴更是看好,也为魏央能够娶到如此贤妻,感到由衷的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