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层层的魔气,就在最为浓郁的魔气山谷山空,一座不下长安城大小的城池,缓缓漂浮在天空之上,这被人族流传的漂浮之城,这被神魔道祖、魔尊视为眼中钉,欲要摧毁的城池,便这样静静的展现在魏央的眼前。『『ge.

    真是创世奇观,这天机城算是打破了,自盘古殒落之后,三界而立,大道至尊的地位,因为凡人也可以靠着这机关术,能够与神仙地位持平。而自视高人一等的神仙,又怎能准许这样的事发生?

    碧海云舟轻轻的靠近天机城,无数的城民仰望着天空,眼中露出一丝恐惧,更多则是好奇之色。

    近乎百年的时光,他们已经没有与外人打交道,天机城已经演变一方孤城,不与外界联系,全靠城民的自立更生。

    令魏央好奇的是,这些凡人吃什么?他们的水源来自何处?而且他们死后的灵魂,可是要被勾回地府。那天机城如何而为,才使得从未暴露具体的位置?这一切的谜团,也许随着他一步步的靠近,便能够慢慢的得以揭开。

    “城主,这是何人?为何带入我们天机城之中。”

    天机城虽然小夫子是城主,却有七位长老与小夫子,平分天机城的管理权。若是天机城主的所作所为,引起天机城民众的不满,那七位长老将会联手表决,当五票通过之后,便会有权利废黜当代城主。

    眼下天机城的七位长老,都是最初汇聚天机城那些前辈的后代,也是天机城最大的七个派别。似乎人类的天生便有争斗的恶念,正应了那句老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天机城也不例外。

    好在天机城并无贫贱之分,只有偃术高低之比,只要你的偃术够深,便可以获得天机城的官职,可以拥有更多的资源,供其你继续的研究偃术,从而创造出更强的机关傀儡。

    说话之人,正是二长老叶飞云,一叶知秋,叶秋的后代。当年正是叶秋完善了机关傀儡,使得仙材融入其中,创造出仙品机关兽,开创了机关兽强大的序幕。

    在天机城之中,机关兽便是偃师实力高低的评比,只要你的机关兽能够打败对方,那你的偃术便要高上一筹。

    不过偃术并非尽是机关术,也有其他的流派,便如同这天机城城门,可并非只是表面那般简单,在城门以及四周的城墙中,藏有数以万计的长枪,只要一个开关下去,便是魏央也要被刺穿个窟窿,即使这些长枪并无任何神力,只是用普通凡材所打造的凡兵。

    “墨家传人,怎么?只许你二长老可以带人进城,便不准我带人进来么?”

    小夫子眉头轻轻一皱,那一头雪白的长发,飘落在身后无风自动,身体涌现出一道仙力,显示他内心并非平静。

    虽然天机城大多数都是凡人,但是经过与凡间的修者,已经神魔两道的生灵,在一场场的大战之后,他们也缴获了修炼的功法,又怎能不去学习?以求获取的永久的长生?

    变了,大长老冷寒微微摇头,看着二长老叶飞云与三长老杜毅、六长老簿修、七长老易通脸上狡诈的笑容,带着敌视的双眼看着小夫子。冷寒心中黯然无光,也许与那玉鼎真人的见面,是一次重大的错误。

    “好了,有客来访,我天机城自当欢迎。”

    “可是,大长老他……”

    “怎么?让客人站在我们城门口,看你们的笑话么?哼,易通你莫要忘了,你刚刚加入长老殿,还未曾有长老之权,记住多做事少开口。”

    七长老易通顿时眼中流露诧异,没想到冷寒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帮助了小夫子。

    冷寒的警告意味已经十分明显,叶飞云急忙站出,微微一笑道:“大长老,我们不也是害怕,他乃是神魔的间隙么?”

    “那玉鼎真人便不是?”

    小夫子之言,令冷寒也为之皱眉,玉鼎真人之事,乃是他们私下的决定,如今暴露给全城民众所知,引起的后果不堪设想,这小夫子的确有些鲁莽了。

    其实小夫子也不愿说出此事,只不过实在给魏央一个解释,乃是让魏央明白,这并非是针对他所为,而是因为天机城的争权而已。

    魏央嘴角轻轻的翘起,静静的看着前方七人,与小夫子这般的所为,心中暗道一句:不成想,这二长老一派与阐教有联系,看来此行倒是有些乐子可寻了。

    实力不同,地位不同,如今在魏央眼中来看,这样的争权夺利,远不如实力来的真实,你拳头够硬,实力够强,那便以一己之力所定。

    当然在此期间,你要有绝对忠诚于你的嫡系,若不然双拳难敌四手,乱拳打死老师傅,你有如何能够与旁人争权?

    显然小夫子没有这样的本事,即便是那出口帮扶的大长老冷寒,只怕也是为了平衡而已,而剩下的四长老屠天、五长老徐铭,似乎与小夫子也不近亲,做为一城之主的小夫子,还真是失败的可以了。

    “小夫子,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五浊之气爆发之后,你可见到玉鼎真人而来?你难道不知外面的五浊之气,已经彻底的消失,只怕那元始天尊已经证道,彻底的舍弃了我们。”

    “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在这一刻之间,冷寒双眼一紧,暴露出一道寒芒,冷冷的开口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大长老,绝对不可能,那玉鼎真人口口声声……”

    易通满脸都是惊慌之色,可是想到那些神魔的卑鄙,心中有没有了底气,就在此时小夫子,站在一旁微微的冷笑,令众人傻眼的看向他。

    “哼,不信?大长老可以去外界瞧瞧,如今幽冥域已经没有了五浊之气,只怕混沌必将来临,你我以及这满城的民众,皆是神魔二道,三界众生的罪人。大长老,这是名传千古的罪人。”

    说到这里小夫子听了一下,嘴角泛着戏谑的笑容,再次开口缓缓的道:“不过混沌世界重现,众生皆要泯灭,或许那些洪荒神魔,嘿嘿,还会奉为我们为恩公,青史留名,青史留名啊,哈哈。”

    随着小夫子狰狞的狂笑,七位长老纷纷咽了一口唾液,驾驭他们的机关傀儡,直奔魏央来的方向而去,令魏央更是眉头紧皱。可是看着眼前流泪的小夫子。却不好开口相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