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事真是一桩接着一桩。WwΔW.『『

    这边华哥进了冬月订了亲,那边平哥就府城来信了。

    信是写给她的,絮絮叨叨的写了好多有的没的,临了,才加了一句,问她觉得祥花怎样。

    她看了信,能想到平哥憋红了脸,拿着笔写下这几句的样子。

    这是想做她姐夫了。

    平哥私下写的信,她也没有拿给她娘,只和她娘念叨了几句,说是平哥看上祥花了。

    她娘也就明白。

    本就是打算让祥花和平哥凑一对的,这下好了,正合适。

    “你写信让平哥早点回来,年前年后的尽快把事情办了。”她娘刚听她说完,就开始操心了,“平哥家里有没个张罗的,别到时候手忙脚乱。”

    “哎呀,我得和你奶,还有你二姑说一声。”

    “要不咱家少些排场?也省得张罗。”她娘自顾一边换衣裳一边念叨,“不行不行,姑娘家家的就嫁这一次人,又不是条件不好,得给祥花办的风风光光、体体面面的。”

    “哎呀,这冬月马上都过完了,可得着急了。”

    她看她娘越说越着急,赶忙拦着,“娘,这还没问过我二姑和我祥花姐的意思,咱怎么张罗上了。”

    “当然能成了!”她娘有把握,“平哥这孩子我看着心疼,人又上进有本事,祥花也是苦命的,两个孩子凑一块,我总得多操心啊。”

    她娘换下做活计的衣服,都没来得及理,转手丢给她,就往下院去了。

    她帮她娘理好衣服,开始给平哥写信。

    让他受到信府城安顿好,就回来张罗。

    这可是好了,平哥和祥花成了亲,就去府城住着,祥花还能找个活计,她去府城也就多了一个人作伴。

    平哥和祥花的事很是顺利,她娘下院去了一趟,傍黑回来,事情就敲定了。

    “你来福家婶子我刚到下院,她就来了。”她们娘俩做饭,说着话,“平哥也写了信。”

    “事情那边张罗,平哥给你来福婶子的信里说的,要好好办办的。”

    “两个孩子的生成八字明天就找人合,尽快上门说亲,争取啊,腊月二十之前先订亲。”

    她娘高兴,一直笑,念叨着。

    因着喜事多,今年杀的鸡鸭猪羊特别多,肉也是顿顿都没少。

    二小和小小学堂读书,还没下学。

    她爹最近爱琢磨农书,说是要好好侍弄侍弄那几片果树园子,得了一本,先是认全了字,然后得空就捧着研究。

    她娘见了,每每都是笑,由着她爹看上瘾。

    这不,屋里坐了半下午,刚一踏出门,顺着香味就来到了厨房,深吸一口气,“你娘做的排骨炖豆角,谁家都比不上。”

    说完,又凑到小炉子跟前,伸手扑扇了几缕香味,“这热的事羊杂,嗯,好闻。”

    “这还有只鸡啊,”一转头,看橱柜上用盖子盖着一个小盆,一掀开,满满的小鸡炖蘑菇的香气,“哎呦,我这看了半天的书,饿的不行,孩她妈,要不咱早点开饭吧。”

    她娘憋着笑,“你还看了半天书,饿的不行,敢情比考功名还辛苦。”

    “那可不。”

    厨房里响起爹娘有一句没一句的拌嘴和说笑,她爹抱着猫,灶坑坐着烧火,她娘在灶台上忙碌。她偶尔偷吃一块肉,顺手也悄悄递给她爹一块,她娘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是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