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差不多。”馨儿勉强的点了点头。

    这家伙的模样真让我有些无语,老子用阴戒养了你这么久,好歹给我点面子,要不然我以后还怎么泡妞。

    “哈哈,笑死人了,你就打算让这小鬼来救你吗,十几年的阴鬼,你未免太小看我魏某人了!”黑衣男鬼阴沉了下来,怨声说道。

    馨儿还没有恢复之前的模样,就连阴阳等级还是拍卖行的,一时间被黑衣男鬼以为是十几年的小鬼。

    “是吗?”馨儿冷淡道,双脚踩在了地上,一下子冲了过来,抬起来了手,对准了黑衣男鬼的手腕一拍。

    强大的阴气直接从馨儿的手心里面爆发出来,阴气犹如电钻一样,刺在了黑衣男鬼手上。

    黑衣男鬼脸色一沉,抓住我的手,一下子松开。

    馨儿抓住了我,一下子给我来了一个公主抱。

    七八岁孩童抱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看起来滑稽得很。

    馨儿随后把我放了下来,看着我肩膀上的伤痕,脸色逐渐阴沉了起来。

    “十几年的小鬼而已,还敢在我面前放肆!”黑衣男鬼怒道。

    原本攻击三娘的蝙蝠群,一下子回到了他的身边,黑衣男鬼每走一步,这些蝙蝠群朝着馨儿冲去。

    而且冲的速度还越来越快,一下子冲到了馨儿的面前。

    “滚!”馨儿冷声道,全身涌出来了巨大的阴气。

    她身边围绕着黑色阴气,就好像黑色的防护罩一样。

    身上的黑色阴气形成了一把把锋利的剑,直接朝着飞过来的蝙蝠刺了过去。

    刺的速度很快,“嗤嗤嗤嗤”的声音从飞过来的蝙蝠响起。

    每被刺一下的蝙蝠就好像被火烧了一样,全身上下都冒出来了火球。

    馨儿身上的阴气很多,这些阴气仿佛万剑齐发一样,刺在了飞过来的蝙蝠身上。

    飞过来的全部蝙蝠被刺成了针孔,燃烧消失殆尽。

    “这怎么可能!”黑衣男鬼惊呼道,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馨儿。

    “你完了!”馨儿轻声道。

    一阵狂风吹过,馨儿一下子冲到了黑衣男鬼的面前,伸出来了手,掐住了黑衣男鬼的脖子。

    黑衣男鬼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仿佛他跟馨儿的角色反过来了,馨儿才是大人,他才是孩童。

    感受到馨儿身上的阴气,黑衣男鬼脸色逐渐不安了起来,双眼突然间瞪大了,似乎明白了什么。

    抬起来了手,指着馨儿惊声说道:“你是三百年的老鬼。”

    馨儿嘴角微微上扬“不!我是五百多年的!”

    说完这句话,随着一声咔嚓声音,强大的阴气从她身上涌出,包裹住了黑衣男人的身上。

    这些黑色阴气仿佛是黑色的地狱火一样,一点一点的刺入进去。

    “啊!前辈大人饶命!”黑衣老鬼求饶道,他知道怕了。

    馨儿依旧笑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跳动的黑色火焰钻进去了黑衣男鬼的身上。

    “我师傅乃是黄婆老鬼,虽然你本事厉害。但我师傅可是几百年的鬼,你要杀我。她肯定跟你不死不休。”黑衣男鬼惊慌道。

    已经把黄婆老鬼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希望馨儿害怕,从而把他给放了。

    “我管她是黄婆老鬼,还是绿婆老鬼,得罪了我,她就得死!”馨儿冷冽道,手猛然一用力。

    黑色的火焰彻底包裹住了黑衣男鬼,嗡的一声,火焰开始剧烈燃烧了起来。

    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黑衣男鬼身上的阴气逐渐变低,一声声惨叫从他的嘴巴里面发出。

    很快就彻底清净了,黑衣男鬼被黑色火焰燃烧死了。

    “好弱!”馨儿叹了一口气,看着手心说道。

    听见这句话,我嘴角扯了扯,馨儿还真会装逼,好弱都差点把老子打死了,还弱个屁。

    馨儿外边可爱,内心确实不折不扣的魔鬼。

    “张小哥你没事吧。”三娘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赶紧走过来对着我说道。

    毕竟当初她曾经看见过,馨儿对付芳草,虽然不是芳草的对手,但也有一战之力。

    芳草可是凝结出阴煞珠的几百年老鬼,要是没有阴戒的吸阴气能力,我早就被秒杀了。

    “用点药就好了。”我对着三娘说道。

    三娘从背包里面找到了疗伤药,给我放在肩膀上。

    “这是专门针对阴煞的药,你先用着。”三娘轻声道。

    一放上去,感觉肩膀冰凉凉的,确实是个好药。

    一旁徐婕看见馨儿,双脚都在颤抖,被馨儿身上的阴气压制得太狠了。

    都不敢抬起头朝着馨儿看一眼,害怕的躲在了一旁。

    “她杀不杀。”馨儿抬起来了手,指着徐婕说道。

    听见馨儿这句话,徐婕差点晕倒在地。

    “别!她是我们的朋友,杀不了的。”我赶紧对着馨儿说道。

    “哦!”馨儿平淡的说道,在黑衣男鬼魂飞魄散的地方,她蹲了下来。

    看着馨儿从中拿了一个小的包裹,这包裹看不出是什么玩意。

    “诺!给你!”馨儿轻声道。

    我心想这事什么,赶紧伸出来了手,把东西拿了过来。

    打开之后,发现是一块石头,上面写着阴德两个字。

    “不会是阴德石吧。”我小声惊呼道。

    赶紧把手贴在上面,在石头上多出来了一行数字,两百阴德。

    看见这个数字,我差点乐开花了,之前花了一百五十个阴德,把我心疼得够呛,没想到这下子直接送来了。

    再翻过来看了一下,发现口袋里面还有其他的东西,其中还有一个木牌。

    上面写着黄婆老鬼的模样,馨儿一接触,木牌就化作了阴气,漂在了前面不远处的地方。

    “这是指魂牌吧,顺着这枚阴牌,应该能找到黄婆老鬼了。”我轻声说道。

    “那我们赶紧去找吧。”老林急声说道。

    这家伙把黄婆老鬼的尸骨捅了个稀巴烂,害怕黄婆老鬼报仇,尤其是知道黄婆老鬼的徒弟这么厉害的情况下。

    这要真找上门来,那么他只有死路一条了。

    明显想要借助我们的手,来个借刀杀鬼。

    明知道如此,我们还要前往,黄婆老鬼必须要见,为知道九阴老道的下落。

    九阴老道是让王家村一百多口人遇害的罪魁祸首,这个谜团是时候该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