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想到,徐婕竟然有这么皮的一面,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

    扭头看了一眼,发现徐婕还对着我招了招手,张开了嘴巴,对着我说了一声保重。

    我灵魂慢慢漂浮了上去,地府下难,回来容易,毕竟我是活人的魂魄。

    要换做死人的话,那可说不准了。

    我灵魂赶紧漂进去身体里面,过了一会,我睁开了眼睛。

    发现身体还有些劳累,好像跑了几百米马拉松一样,这倒是让我有些不太好受。

    “事情做好了吗?”赵老三开口对着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着他说了一遍。

    听完我的话,赵老三先是沉默了一下,最后对着我点了点头“看来你们还有缘分,不过这样也好,之前徐婕对你做了不好的事情,投胎做你的女儿,也算是报答你。”

    我嘿嘿笑了一声,有徐婕这样的女儿,到也不错。

    忽然间想到了地府的一幕,孟婆本来是拒绝的,可不知道看见了什么东西,又让孟婆回心转意了。

    这东西肯定是赵老三烧过来的才对,我开口问了一下赵老三。

    可没想到赵老三对着我摇了摇头“那不是我给的,是老祖送给孟婆的,看来你小子跟老祖有缘分。”

    记得赵老三曾经说过,老祖可是茅山之祖,在地府有不小的地位。

    当初还请老祖上过身,可没想到老祖竟然如此关注我,一时间让我心里面感觉压力不小。

    “行了,抓紧休息吧,刚从地府里面出来,身体肯定累了吧。”赵老三对着我开口道。

    我轻嗯了一声,下了地府一趟,确实让我累得不行。

    没有跟赵老三再说什么,我赶紧转身回到了房间里面休息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还没有睁开眼睛,我就听见了老周大喊大叫的声音。

    “老张呢!老张这孙子去哪里了?”

    “周哥,张哥在睡觉呢,你声音轻一点,可别吵到他了。”大虎开口道。

    “我有天大的事情找他,你赶紧去吧他叫醒。”老周着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见他们两个人的谈话,本还想翻身继续睡的,一下子让我睡不着了。

    穿好了衣服,我从床上起来,推开房门,就看见老周对着大虎推来推去。

    “你小子今天吃枪药了,一大早就上门来喊来喊去的。”我擦了擦脸,白了一眼对着老周说道,心里面感觉莫名其妙。

    “赶紧跟我走。”说完,老周抬起来了手,就想把我给拉了过去。

    我心里面一阵无语了,还没有说啥事情,就带我走,这家伙长本事了。

    我用力一甩,直接把老周的手给甩了出去“你小子赶紧说,到底是啥事,要没有要紧的大事,老子还要睡回笼觉呢。”

    “睡什么睡,人命关天的事情,你还有心情睡觉。”老周也急了,开口对着我喊道。

    我站着不动,双眼看着老周,倒想看看,这家伙能说出什么人命关天的事情出来。

    老周叹了一口气,知道我的性格,要不说清楚事情,我肯定不愿意跟他一块去的,索性开口说了起来。

    “工程贾老板出事了,现在在医院里面救也救不醒,医院里面的医生说了,贾老板身体一切正常,可奈何怎么做,都醒不过来,还说这是医学里面的一件坏事。”

    “我就寻思,这件事情是不是和工地有关,就想带你去看看,他要死了,那工程铁定是我背锅,整整好好几千万呢,老子可赔不起啊。”

    老周急得跺了跺脚说道,整个脸色都急红了。

    “他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话都说得明明白白,奈何他不听,这怪不得我。”我摇头道。

    “话是这个理,可他不能死啊,他要是死了,我可就倒霉了,你就看在我的份上,帮哥哥一会吧。”老周楚楚可怜的说道。

    “是啊张哥,这要处理不好,周哥可是要赔几千万啊,这个钱太高了,得坐牢的。”大虎有些不忍的说道。

    我心里面一阵无语,这两个人都楚楚可怜的对着我说,要是拒绝的话,显得我心肠太硬了。

    没办法,只好点了点头,让大虎给我买个豆浆油条过来。

    吃了之后,坐在了老周新买宝马车。

    老周急得不行了,来不及跟我炫耀这车子,按照以前,这家伙得吹好几天的牛逼。

    快速的来到了医院门口,老周把车门给打开“老张快点啊。”

    我心想催什么催,这人命真要死了,你去快了也没用,要是阎王爷不收你,你去慢了照样活得好好的。

    老周在前面快速带路,我和大虎在后面跟着。

    过了好一会,大虎带着我来到了医院病房。

    还是间特殊病房,家属正在病房里面哭泣。

    两个孩子不停的对着贾老板喊爸爸,手还在摇晃着他的身体,试图想要把他摇醒。

    “嫂子,我请高人来了。”老周指着我开口说道。

    在贾老板身旁,有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正在紧紧抓住贾老板的手,女人眼角还有泪痕,长得倒是一脸富态,很像书香门第的女子。

    “他是医生吗?”女人指着我开口问道。

    “比医生还厉害,医生治不好的病,交给他管行。”老周笑道。

    女人还是有些怀疑的看着我,毕竟我穿的衣服太过于朴素。

    “他该不会是赤脚医生吧。”女人有些疑惑的说道,眼神很不放心。

    我懒得理会女人的话,打开了鬼眼朝着贾老板身上看过去。

    发现贾老板胸口爬着五只黑乎乎的老鼠,这些老鼠足足有拳头大小。

    在贾老板的胸口爬来爬去,身上的煞气极其浓厚,随后钻进去了贾老板的身体里面。

    当然这些并不是活鼠,而是死鼠的魂魄,这些死鼠正在吸收着贾老板的生机。

    贾老板印堂已经发黑,嘴皮开始发紫,脸色苍白如雪。

    再看贾老板的脚心,他的脚心有些发紫。

    “一只脚踏入棺材了。”我轻声对着老周说道。

    “卧槽,那…那怎么办啊!”老周急得都有些结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