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也合理。”文天雄说道,就把手中的长剑给收了起来。

    “我就让你们多活一阵子。”说完这句话,文天雄坐在了地上。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紧紧握住了木剑,心里面很想动手。

    现在不杀他们两个,等解决了鬼门之事,他们两个就来杀我们了。

    等会文家的弟子赶过来,更不好动手了。

    可慕容嫣一直对着我摇头,心里面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现在我只能够相信慕容嫣,把木剑收了起来,开始休息。

    这次打斗中,我们三个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也没有出过力。

    似乎我们入不了苍程子的法眼,那家伙直接把我们当成空气给无视掉了。

    心里面感觉都有些憋屈了,好歹我修炼道术很久了。

    时间过得飞快,两个多小时之后,我就听见了一声声脚步声。

    很快看见十几个文家小辈,黑煞道人看见他们赶过来,立刻从地上站起来了身。

    “拜见两位师叔!”文家小辈对着黑煞道人和文天雄说道。

    之所以叫两位师叔,原因是修道乃是达者为先。

    黑煞道人的实力已经比文天雄强很多了,凭借着实力的因数,可以称之为师叔了。

    “既然来了,那就出发吧!”黑煞道人轻声说道。

    带领着文家小辈走进去了,往前面走就是最靠近恶人山的第二山。

    越靠近恶人山,阴气就越是浓厚,甚至呼吸的空气都已经变成了阴气。

    周围的温度很低,就好像待在冰柜里面一样。

    “运转道家正气会好一些。”三娘对着我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赶紧运起来了丹田阴丹。

    我拥有了阴丹,和普通的道长有了很大的区别。

    一般的道长运用的道家正气,而我运用的是阴气。

    一些道长只有请老祖才可以运用阴气,大部分的道长都是运用道家正气。

    这者之间的差别,就好像一个还在使用砖木取火,一个就可以使用打火机了。

    “好舒服!”一道很清脆的声音在我手指头响了起来。

    听见这声音,我心头微微一喜,赶紧往手指头看了过去。

    只见馨儿从我手中的阴戒漂了出来,坐在了我的肩膀上,抬起来了头,不停的在吸着周围的阴气。

    越是浓厚的阴地,对于阴鬼来说是最好的地方。

    谭香没有从玉佩里面飞出来,很可能是忌惮道家正气的缘故。

    这里的道长有十几个,除了黑煞道人文天雄和我之外,大家都是使用道家正气来抵挡阴气带来的寒冷。

    馨儿可不一样,她已经是五百多年的鬼了,这点道家正气对她来说没有啥威胁。

    “馨儿你伤好了?”我看着馨儿说道。

    她的身体已经不是那种虚幻了,已经成为了一个实体,就好像是一个娃娃坐在我的肩膀上一样。

    “那是自然,你我看看本公主是何许人也!”馨儿一脸臭屁的对着我说道,眼神很是得意。

    说完这句话,她的脸色还有些郁闷,撑着下巴,双脚不停的摆来摆去“凭借着狐火,我差点涨到六百年的鬼龄了,就差一点,好可惜!”

    “六百年?”我心里面轻声嘀咕了一声。

    馨儿拥有狐火之后,在加上阴戒的阴气里面滋养,她已经不是普通的鬼了。

    按理来说,凭借着她现在的实力吊打六百年的鬼应该没问题,如若能升到六百年,不知能不能吊打七百年的鬼。

    到时候凭借着馨儿,在文家众人面前,我会不会有一线生机?

    想到了这里,我心想不管了,从口袋里面找了一下,赶紧掏出来了阴煞珠。

    “馨儿,我们来一场交易!你若肯的话,我就给你好东西!”我轻声说道,就好像大灰狼诱拐小红帽一样。

    “嗯?什么交易!”馨儿撑着下巴说道。

    “我让你升到六百年,作为回报,你保护我一辈子!你觉得怎么样!”我嘿嘿笑道。

    “吹牛吧你,就凭你能让我升到六百年,本公主才不信。”馨儿撇嘴说道。

    “嘿!这妮子还看不起人啊!”我心里面一阵无语。

    把阴煞珠放在馨儿面前摇晃了一下,当初为了这个珠子,我差点死在洞里面了。

    这珠子生前的主人,拥有七百多年的鬼龄。

    之所以我敢把珠子掏出来,是因为这里的阴气实在太过于浓厚,黑煞道人不可能感受到珠子里面的阴气。

    “阴珠!”馨儿脸色一喜,抬起来了手,就想直接抢了。

    我心里面早就知道,赶紧把阴珠放在口袋里面。

    “你给我尝一口!”馨儿伸出来了手,对着我张牙舞爪的说道,眼神充满了渴望。

    “你当我傻啊!怎样!答不答应!不答应我就给谭香了啊!”我开口说道。

    馨儿还在撑着下巴,伸出来了手“保护你十年。”

    我白了白眼,这妮子还会讨价还价了。

    “你仔细想一下,你现在鬼龄是五百多年吧,吃下这颗阴珠,没准你能升到六百六十年。”

    “运气好的话,有可能升到七百年,我能活几年啊,最多五六十年,你看,这么一算的话你挣了多少年。”我开口说道。

    “一百六十年减去六十年,咦!我还挣了一百年!”馨儿伸出来了手指头,就好像小孩子算数学的模样。

    赶紧把手伸了出来,一副我挣大了,你亏大发的表情。

    “答不答应!”我开口说道。

    “拿来吧,磨磨唧唧的,本公主岂会骗你!”馨儿哼哼道。

    我把阴煞珠交给了馨儿,心里面在滴血啊,这阴煞珠贵重,我是明白的。

    馨儿拿到了阴煞珠之后,就往嘴巴里面扔,就好像吃水果糖一样,咔嚓咔嚓的嚼碎起来。

    “手!”馨儿对着我说道。

    我不明白的把手伸了出去,刚伸出去手,馨儿张开了嘴巴,狠狠咬在了我的手指头。

    “卧槽,你丫干什么!”我忍不住对着馨儿低声说道。

    “签订契约!”馨儿吸了我手指上的血,原本被她咬的伤口彻底愈合了。

    “这下你是本公主保护的人了,遇事千万别不要怂,上去就是干,放心有我呢!”馨儿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大人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