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儿,按照老祖的意思吧,我们赶紧走吧。”见老祖动怒,文海河赶紧拉着黑煞道人说道。

    黑煞道人咬了咬牙,他心里面不甘心,不甘心文家就此没落。

    人一旦高高在上习惯了,跌到了最底层,那比杀他还难受。

    “老祖软弱,文家应该换当家之主了!”黑煞道人眯着眼睛说道。

    感受到黑煞道人身上的阴气,文海河心头抖了一下,“侄儿,你要做什么!莫不可冲动啊,老祖再这么说,也是我们的文家老祖啊。”

    “如若今天真答应了,我们文家还能立足吗?万家道门都会离我文家而去,到时候被我们文家欺负的家族,都会针对我们,我们如何在道门之中立足。”

    “三叔,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小了,你要跟我干,地位绝对比现在还好,你要跟我作对!别怪侄儿手中的刀见血了。”黑煞道人阴沉道。

    文海河打了一个冷颤,整个人心惊肉跳,这简直就是疯子啊。

    想了一下,文海河咬了咬牙,富贵险中求,看着文家老祖已经老成这样了,没几年可活了。

    这次不帮黑煞道人,要是黑煞道人记仇了,给他穿小鞋,那他可就麻烦了。

    想到了这里,文海河点了点头“侄儿请说。”

    黑煞道人见状脸上笑了笑,拍了拍文海河的肩膀。

    “这些年三叔养了不少心腹吧,今晚把这些心腹带上,老祖身边的伺候的女人,是三叔的相好吧。”黑煞道人轻笑道。

    文海河心头一哆嗦,那女子确实是他安排进去的,为了让老祖开心,这事他做得很隐蔽,就连文家老祖都不知道这女人是他安排的。

    为了安排这女人,文海河还废了很大的心思,又是假装这样,又是假装那样,没想到被黑煞道人看出来了。

    “三叔不必紧张,我们现在可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只要三叔不背弃我,我自然给予三叔荣华富贵。”黑煞道人沉声道。

    文海河点了点头,可脸上还是有些担心之色,要知道这可是鬼神境,可不是啥大白菜。

    而且文家老祖带在鬼神境已经很久了,底蕴很强,比起普通的鬼神境界高手更加强大。

    “老祖晚上九点都会打坐修炼,你让那女人把这东西放进烟炉里面,等九点过后,把你的弟子围在文家大门,死死看守。”

    “我和我爹准备好了人手,把老祖身边的老家伙都给斩杀干净,到时候,谁跑出文家大门,你们只管动手,切记不可心慈手软。”

    文海河深呼吸了一口气,整个文家大部分的高手都是跟随文家老祖的。

    要是反抗起来,很难对付。

    不过年轻一点的弟子,只要威逼利诱,自然能够为他们所用,可一些跟随老祖的老家伙,可不会。

    那些老家伙都是化丹后期巅峰,虽然没有突破鬼神境,可对鬼神境还有一战之力。

    “三叔赶紧安排,切记侄儿的话。”黑煞道人抬起来了手,在文海河肩膀上拍打了两下。

    文海河点了点头,赶紧转身离去。

    离开的时候,他后背都是冷汗,看着西方,喃喃自语说道:“这太阳要落山了吧。”

    整个文家安静得可怕,没有任何文家小辈出来游玩。

    黑煞道人跟着他老爹,正在讨论事情。

    文九川脸色很不好,当黑煞道人说要新人替旧人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老祖可不是他亲爹,文家这一脉太大了,算起来是他祖爷爷,隔了这么多代,亲情并不是很浓厚。

    相反黑煞道人是他亲儿子,孰重孰轻他心里面跟明镜一样。

    “如若这么做,恐怕对我们文家名声不好。”文九川斟酌了两下说道。

    黑煞道人心里面有些无语,他老爹太过于看中名声了。

    “等我们就说老祖暴毙,其他文家人都是我们的,那几个老家伙不能留活口,如此一来,谁会把消息传出去。”

    “可!”文九川还想说话,一下子被黑煞道人打断了。

    “老爹,你别把老祖想得那么好,那文家不死不悲神通,乃是传承神通,这么久了,他传过我们吗?”黑煞道人说道。

    原本他不想说得,可现在他不得不说。

    如若当初,给了他和文九川神通的话,那么文家两个鬼神境都会这门神通。

    可文家老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私藏,不给他们分享。

    原因黑煞道人心里面也知道,无非怕他们强大了,把他的位置顶出去。

    “而且那老东西的精血能够增加修为,如今父亲只差一步能够到达鬼神中期,而我现在虽然没有跨入鬼神境界,但我曾经也步入鬼神,只要运转老东西的精血,我定然能够一举突破到鬼神境。”

    “到那时候,在吞噬老东西身上的魂魄,父亲定能到达鬼神中期巅峰,而我定然能够跨入鬼神中期,到时候又何必怕灵门。”

    听闻黑煞道人的话,文九川沉默了。

    他有些嘀咕了他的儿子,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野心存在。

    “时间不等人,要是老爹不敢,那我只好自己了。”黑煞道人沉声发的。

    “算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要是出了啥事,那老东西肯定不愿意放过我,我虽然不是文家家主,但这么多年来,我也养了不少人,今天就让他们倾巢而出。”文九川开口道。

    “好,恭喜老爹成为文家之主。”黑煞道人赶紧抱拳说道。

    “哈哈,这些年,我也憋屈够了,那老东西活了这么久,也该去死了。”说到后面,文九川人眼神闪现出凶狠之色。

    夜晚八点,文家大门已经关闭,二十多个化丹后期高手,三十多个阴丹后期高手,牢牢锁住了文家大门。

    为首的正是文海河,随着一声呜呜的轻响,从大门外面更是涌出来了一群黑衣服的修士,来人都是化丹后期境,后期巅峰竟然到达了十人。

    加起来足足有三十多人,这乃是文家最顶尖的尖锐修士。

    为首的更是文九川,黑煞道人跟在文九川身后。

    五十多个化丹后期高手,站在文家大门,一股肃杀之气席卷而来。

    “三人三人成一对,那些老家伙本事不小,一定杀干净,不能留任何活口。”文九川沉声道。

    “是!”三十多个化丹后期高手,每三队都由一个化丹巅峰境的高手带队。

    “守住大门,谁敢闯出,给我杀无赦!”黑煞道人盯着文海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