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文海河惨死的瞬间,文家安静得很,没有一点声音发出,原本哭哭啼啼的人儿,呆呆的看着文海河。

    文海河请来的高手,顷刻间被黑煞道人和文九川冲杀进去,再配合十多个文家弟子,很快都被斩杀干净了。

    “这畜生真是便宜他了,应该把他千刀万剐,方才能罢休!”黑煞道人咬牙说道。

    “老祖已死,这文家可怎么办啊。”文家老头捶打胸口说道,脸上充满了懊悔之色。

    “依我看,文家还得立一个家主,要不然群龙无首,如今一些小家族知道老祖已死,恐怕会乱来。”黑煞道人冲着身后的弟子使了一个眼神。

    那弟子赶紧走上前来,拱手说道。

    “是啊,二爷!老祖身亡可是天大的事情,如今不是消极的时候,应该是立一个家主才行。”其他弟子附和道。

    “如今老祖尸骨还没有埋下,你们就这么着急立家主吗?”文家二爷声音变得阴冷起来,扫了众人一眼。

    被他眼神扫过的人,赶紧把头低了下去。

    “民心所向,我觉得还得立一个家主为好,越是为紧急关头,就要行紧急决定,要不然我们文家没有一个带头人,始终是一个散沙,还请二爷仔细想想。”

    “是啊,老祖虽然身亡,但我等却还活着,活着的人应该为活人着的人考虑,这要不立一个家主镇定民心,恐怕文家要大乱。”

    文家弟子低头议论说道。

    “依我看,不如让二爷来当。”黑煞道人突然间走过来开口说道。

    听见黑煞道人这句话,可把文九川弄得有些急了,不停的冲着黑煞道人使眼神。

    黑煞道人仿佛没有看见,自顾自的说道:“二爷在文家辈分最大,资历最老,理应合适不过。”

    这句话,让文家二爷脸上多了一丝表情。

    刚想说话,黑煞道人对着文九川使了一个眼神。

    文九川立刻明白,赶紧涌出来了一股魂魄之力。

    意思很简单,想要当家主,也得以本事来决定,老子可是鬼神之境。

    在这世界里面,始终是强者为上,

    果不其然,感受到文九川的魂魄之力,文家二爷脸色难看了下来。

    其他小辈见状说道:“如今老祖已死,二爷虽说资历最老,可只不过是化丹后期境,文家化丹后期境有三十多人左右,一个化丹后期境,如何能够力压群雄,要我看还是九叔本事厉害。”

    “是啊,别的不说,就说其他三大家主,都是鬼神之境,而且我文家更是四大家族之首,要是让别人知道,我们文家当家之主是化丹境,恐怕让人笑话。”

    这些话压根不加掩饰,句句诛心。

    其他三个老者都朝着文家二爷使了一个眼神,对着他摇了摇头。

    见状,文家二爷原本还想过一把当家主的瘾,可现在他没有这个念头了。

    “不如这样,由二爷来当副家主,我爹当家主,表面上是我爹做主,其实是二爷做主,你看这样如何!”黑煞道人轻声说道。

    听见这话,文家二爷恶狠狠瞪着他一眼,摆了摆手:“算了,这家主之位留你们当吧。”

    “这样一来,也好,老祖尸体由我们来安排后事,四位爷爷尽早去休息吧。”黑煞道人开口笑道。

    四个老者扫了文家一眼,赶紧御空而行。

    见四个老头走了之后,文九川才松了一口气。

    “礼儿,你为何要提议那老匹夫当家主,要是他真答应下来,我们这不是给人做嫁妆吗?”文九川沉声说道。

    黑煞道人笑了一声道:“父亲太过心急了,我这是欲擒故纵,那老家伙实力不济,也敢当文家之主,只要他敢答应下来,第二个死得就是他了。”

    “那你为何还要提议他当副家主?”文九川轻声问道。

    “我这一问,就证明老祖之事跟我们毫无关系,虽然我们证明就老祖不是我们杀的,可能够斩杀老祖的就是老爹的实力,老爹嫌疑可谓最大啊。”黑煞道人沉声说道。

    文九川这样一想,还真是如此,不由冲着黑煞道人竖起来了大拇指头,“真是高明。”

    黑煞道人笑而不语,静静看着文家老祖的尸体,也不知道这尸体被噬魂虫吞噬了多少魂魄。

    “世上总有不透风的墙,要是那几个老头仔细琢磨,定然能够发现事情蹊跷,到时候我儿如何对付?”文九川对着黑煞道人问道。

    黑煞道人哈哈大笑了一声,脸上充满猖狂,“父亲不必担心,只要我们吞噬老祖之魂,到时候你突破到鬼神中期,而我步入鬼神之境。”

    “这样一来,谁敢挑我们父子两的毛病,大不了直接杀了!”

    文九川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实力强到一定地步,我说得就是铁证如山,你敢反驳,一巴掌直接拍死。

    黑煞道人扭头朝着几个文家弟子说了一眼,这些文家弟子立刻冲了过去。

    直接冲进去了文海河的房院。

    这些文家弟子拿着长剑大声吼道:“文家叛徒文海河,背叛文家,奉家主之命令,文海河一家老小杀无赦!”

    很快从文海河家里面传出来了惨叫声音,文海河全家老小都被斩个个干净。

    面对这种惨叫声,黑煞道人仿佛没有听见一般,静静的看着头顶上的圆月。

    “这一切只不过是刚刚开始,我文君礼始终要踏破整个天地。”黑煞道人轻声说道,让几个文家弟子把文家老祖的尸体搬走。

    他们几个人赶紧朝着身后走了过去,派着几个文家弟子守住房门。

    文家老祖的尸体摆放在了桌子上,身上魂魄正在消散。

    黑煞道人把文家老祖的魂魄封锁在了灵符纸上,轻轻拉开了灵符纸。

    文家老祖的魂魄从*里面飞出,这张灵符纸一贴在身上,便消失不见。

    从外人所看,文家老祖的魂魄早已经魂飞魄散了。

    这也是文家四个老头没有问,文家老祖魂魄去哪里的原因之一。

    “小畜生!”文家老祖魂魄化作一张人脸,冲着黑煞道人怒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