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宫主说话都嫌累,想自杀,老头压根不给。

    只能够自己趴在了地上,恶狠狠看着我和老头。

    为了让自己快速恢复,我把鬼命丹掏出来了几颗,狠狠吸了过去。

    这一吸,我忍不住惊咦了一声,发现鬼神境初期境界有些松动。

    “我擦嘞!”我心里面惊咦喜道,赶紧盘腿坐在了地上,不停的运转身上的阴气。

    听闻到达鬼神境之后,没有个三年五年的积累,你想突破简直做梦,而且三年五年还是针对天才人群,想我这样的天赋,没有十年以上,压根不可能。

    可我现在境界竟然有些松动了,我才突破几个月不到。

    越想下去,我心里面明白了,肯定是老头给我的那颗丹药有关,瞬间把我的阴气提升到了鬼神境后期。

    虽然药力过了,倒是一些药效还是积累了下来。

    感受一下,发现突破到鬼神境初期巅峰还有些麻烦,目前来看突破不了。

    “老先生,我恢复得差不多了,要不我给你多一些生命力的阴气,你再给我一颗丹药,你看如何!”我轻笑道。

    听闻我这句话,老头突然间冷笑了一声,“你还能多滋生阴气?你不是说早已经滋生亏空了吗?”

    “是啊,但我努力滋生应该还能滋出一点。”我陪笑道。

    “哼!还敢在老夫面前耍滑头,你可别忘了你的处境,我们并不是平等关系,你只不过是我抓过来的奴仆,现在赶紧把阴气给我运过来,要不然你就成为第二个第三宫主。”老头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又把我狠狠砸在了地上。

    “你娘!”我心里面骂了一声,真想打自己一巴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老家伙还真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看着老头一副要杀我的目光,我不敢说些什么了,赶紧把身上的阴气运转过去。

    老头才把手给放开,用力一扔,我的身体狠狠砸在地上。

    “我应该和第一宫主联手干掉你才是。”我心里面嘀咕道,赶紧从地上爬起来。

    这老家伙要是不死,我也没办法活下来,要是第三宫主被吸死了,那么接下来肯定就是我了。

    “老先生,两个癞皮狗,一个变成这样,一个已经跑了,你可以给我解药了吧。”我轻笑道。

    老头哼了一声,“压根没有什么毒药,给你吃的东西,只不过是普通的丹药。”

    “我……”剩下的话,我没有说出口,但心里面已经说了一百多遍,“我去你大爷。”

    敢情这老东西给我吃的毒药是假的,糊弄我玩呢。

    早知道,当初应该撒腿就跑。

    不过一想,当初即使知道,我也不会撒腿就跑。

    对于我来说,这老头身上有巨大的宝藏,是个挖不完的金矿。

    只不过这个金矿很危险,稍有不慎可能被打死。

    “你试着,能不能帮我斩断后面的铁链。”老头站起来,指着下面道。

    我朝着老头走了过来,压根没有发现啥铁链,按照老头的说法,赶紧打开了鬼眼。

    鬼眼一打开,这才看见。

    在老头后面有一条巨大的黑色铁链,这条铁链紧紧缠绕在老头的双脚,他身上的阴气正在被铁链一点一点的吸收。

    我说怪不得这老头出不去,只能够控制魂魄出去,但也不会出去太远的地方,原来被人给控制在了地洞下面。

    “这是谁给你捆的?”我压低声音问道。

    “能困住老夫的人不多,阎王算是一个。”老头冷不丁道。

    我呵呵两声,心想你就吹吧。

    阎王实力早已经看不透了,就拿钟馗来说,他都已经不是鬼神境了,想必到达了仙灵境。

    我抬起来了无名剑,一剑砍了下去。

    很快铁链发出来了一声“哐当”的声音,一点火花都没有冒出。

    我手反而被这股阴气给震了一下,在铁链上留下来一丝痕迹,只不过这一丝痕迹,很快消失干净。

    “你小子太废物了!”老头看了一眼,摇头道。

    “我……”我真不想说些什么了,这老头嫌弃我废物,还叫我来砍,你是玩我呢。

    “要是这条铁链弄不断,你就陪我到死吧,我啥时候死,你跟我啥时候死,我们一同在这个地洞,也算是有个伴了。”老头玩味的说道。

    我赶紧护住了屁股,我可不想菊花多多开。

    “老先生,要是我帮你弄断了这条铁链,我是不是能出去了。”我轻声说道。

    “哼,你要是能弄断这条铁链,我把我毕生绝学交给你,不过你还是想着怎么和我度过余生吧,这条铁链你是弄不断的。”老头冷不丁道。

    “那可未必!”我摇头道。

    观察了铁链好一会,这铁链是用阴气凝实打造而出,说实话,用阴气凝实成为实物的本事,我见所未见。

    这老东西肯定惹怒了一些厉害的人,把他封在这里的。

    我试了很多种办法,啥也不管用。

    “对了,地狱火有没有用!”我突然抬起来了头,冲着老头说道。

    “没试过,不过那种火焰在很深的地方,你小子没这个实力,万一被燃成尸灰了,谁来给老夫滋生阴气。”老头摇头道。

    我心里面一阵无语,这都啥时候了,您老还想着滋生阴气。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去给你弄地狱火,要是真把铁链弄断了,说好的,你可要把你的毕生绝学交给我,我将来可是要成为天下第一的。”我认真道。

    “你要能给老夫自由,老夫定然信守承诺,就怕你一去不返。”老头眯着眼睛道。

    “嘿,你这老头,我跟你相处这么久的时间了,你这点信任都不给我,你放心,我不会走的,我还指望在你身上弄出一些好东西出来。”我开口道。

    老头躺在了墙壁上,“那你就去弄,不过你小子别想不回来,老夫虽然没有给你下毒,但在趁着疗伤的时候,在你身上留下来了不少东西,要是你五天没有露面,我轻轻念动嘴皮子,你就会魂飞魄散。”

    “放心,为了你身上的东西,我一定会回来的,我这一生只会讲究,富贵险中求。”说完这句话,我运转阴气,冲出了长洞。

    老头压根不理会我什么,等我走了之后,冷声笑了一声,声音带有嘲弄之色,轻声道:“绝望了这么多次,竟然在一个毛头小子身上滋生出一点希望,老魔头你是不是被困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