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面震惊无比,我在这老头手上犹如孩童,甚至比起孩童还要不如,尤其是这家伙流露出来的强大灵气。. .

    “前辈不知道您口中的马夫人是何人,我又是否得罪过。”我试探问道。

    听见我的话,老人冷笑了一声道:“这你得去问马夫人,老身知道的事情可不多。”

    “那我们换个话题,前辈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前辈的修为又是如何?”我轻声开口问道。

    “老身一介匹夫,修为登不上大雅之堂。”老头淡声道。

    听见老头这句话,我差点吐了一口老血,这家伙真能说笑,凭借着这个境界,都登不上大雅之堂,那他这个要是登不上大雅之堂,那我干脆找一块豆腐给撞死算了。

    “您老真说笑了,凭借着你的实力,你要登不上的话,那也没谁能够登上了。”我轻声说道。

    “你小子倒是会拍马屁,听闻孙雄是死在你手上的,可我为什么感觉不到,你能杀死虚无三品的实力。”老头轻声道。

    “实力不光靠境界,也得靠脑子。”我轻声道。

    听见我这句话,老头哈哈大笑了一声,看着我的表情露出来了一丝兴趣。

    “这倒也是,说明孙雄死在了没脑子上。”老头点头表示认可。

    我沉默不说话,凭借着老头说出来的这一番话,看来是冲着孙雄来的。

    我心咯噔了一声,有些忐忑,如若按照孙雄来的,那就只有仙羽派了,回想起来精灵女人说过,孙雄拿了三十万寿元珠,现在想起来,肯定拿给了仙羽派了。

    越想下去,我心头反而松了一口气,这种情况要比去见阴九好得多。

    去见阴九只有死路一条,去见仙羽派还能活命。

    看着我的脸色从阴沉变得豁然开朗的模样,老头轻嘿了一声,开口道:“到了。”

    我抬起来了头,在我的面前说确实是仙羽派庞大的仙宫。

    一声低声呵斥,老头快去走了进去,跟着他朝着一座山脉钻了进去。

    我还是第一次进去仙羽派,此时一看,仙羽派太过于庞大了,最引人注目的是,仙羽派的有一座座山,这些山看不见山脚,仿佛漂浮在半空中一样。

    越看下去,我心里面越来越惊叹,一些漂浮的云停留在山脉当中,犹如仙人居住的仙宫一样。

    钻进去了山头,接下来的就交给一座极其大的豪华府邸,这山头的人极多,看见的修士最低修为都是虚无三品境界。

    更让我感叹的事,一个老头竟然驾驭着九条蛟龙拉的龙车。

    “去吧,夫人正在里面。”老头轻声道,边说着,用力推了我一把,我身体朝着前面走了下去,紧接着房门一下子打开。

    身形稳定下来的时候,我抬起头朝着前面看了过去,在我面前一铺床,床上拉扯着窗帘,不过从窗帘看过去,倒是能够看见一个女人,慵懒的躺在床上。

    在床下还有很多的女人,看着穿衣服饰,我心里面明白,这些女人应该是侍女。

    看着这些女子,我心里面一阵惊叹,压根看不透修为如何。

    “大胆,看见夫人还不跪下。”侍女冷声呵斥道,这一声呵斥声音中,流露出来了无形的灵气压迫。

    这灵气压迫,让我心头惊愕,显然是虚无五品境的高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扑通跪在了地上,开口道:“大人。”

    “起来吧,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夫人叫我过来,应该是孙雄的事情吧。”我轻声道。

    “那你知不知道孙雄是夫人招收的外门弟子。”小紫冷声说道。

    “不知道,即使知道,我依旧要杀,孙雄跟我势不两立,即使我不杀他,他也会杀了我。”我轻声道。

    “放肆!”小紫怒声道。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孙雄虚无三品境,我是虚无一品境,我能杀得了孙雄,那就证明孙雄不如我,既然孙雄能当马夫人的外门弟子,小的也能当,孙雄能给马夫人的,小

    的依旧能给。”我沉声道。

    “就你虚无一品境,能不能镇压孙雄旧部还是个问题,我们紫云山从来没有收过一个虚无一品的修士。”小紫冷声道。

    我哈哈大笑了一声,听见我这声笑,小紫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脸色露出来怒色。

    “笑什么!”马夫人冷声道。

    “我从无到虚无一品境,花了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镇压这些修士算得了什么,只要给我百年时间,我将站在仙羽派顶端。”我傲然道。

    “胡说八道,你当在场的人都是白痴吗,二十年的时间,能不能突破到鬼神境还是个问题,夫人请准许我斩了他的舌头。”小紫沉声道。

    “如若姑娘不信,大可找人一试,我现在身在马夫人手中,莫非还担心我跑了不成。”我淡声道。

    “信口开河,找死!”小紫冷声道,爆发出来的压迫感,瞬间让我的身体僵硬,想要动弹一下,发现动弹不了。

    “这就是虚无五品境的高手。”我心头一阵惊叹,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高手。

    现在接触下来,光是压迫感都能够把我的骨头给压碎。

    “死!”小紫手挥舞间,巴掌已经到达了我的面前。

    一道劲风拍打在了我的额头,想要反抗,却发现反抗不了,这股压迫感实在太强了。

    “让岳老过来试探试探。”马夫人突然说道。

    小紫手上的力道收敛下来,冷哼了一声,转身朝着身后走了过去。

    我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在虚无五品境手中,我比孩童还要弱小,就差一点被一巴掌拍死。

    听见身后的动静,我回头看了过去,之前的老头走了过来,冲着马夫人跪下磕了个头。

    “测试他的根骨,如若他说谎,杀了他。”马夫人轻声道,这口气充满了冷冽。

    “是。”老头抱拳道,走到我的身后,抬起来了手,拍打了我的后背,仔细感受了一下,老头脸色露出来了一声惊叹。“回夫人,此人的真是寿龄在39岁,确实不到二十年。”老头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