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上的黑色雾气朝着红门狂涌进去。 ̄︶︺sんцつ

    幸亏我和老刀朝着身后退了好几步,不然就要被红门给吸进去。

    等着黑色的雾气被吸干之后,眼前的十米高的鬼门响起来了一声咔的声音。

    很快一层黑色的皮从鬼门里面掉落下来。

    “这掉下来的皮有些古怪,这些皮都充满了怨恨。”蛊娘指着掉下来的皮对着我开口道。

    我也感受到了,想到来之前鬼差跟着我们说的话。

    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些掉下来的皮,或许就是制造鬼门的关键。

    当初鬼差跟我说过,这门是用一些罪恶的鬼做成的。

    随着头顶上黑色的阴气消失之后,黑色的皮掉完了,

    很快咔嚓的声音从鬼门中响起,这十米高的鬼门开始破碎,轰隆一声,眼前的鬼门开始轰然倒塌。

    “什么!”

    “鬼门竟然坍塌了,这可是黑白无常两位大人做出来的,这家伙只不过是一个随从而已,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本事。”

    城墙上的鬼兵看了过来,他们脸上都充满了惊讶之色。

    “快!叫大人过来!”城下的鬼兵朝着城墙上的鬼兵喊了一声。

    城墙上的鬼兵点了点头,身体化作了雾气消失不见了。

    “鬼门坍塌了,小张你把红门给收了吧,这吸引力太强了,我们无法靠近。”老刀指着前面的红门说道。

    随着鬼门的坍塌,我召唤出来的死门还发出很强的吸引力,鬼门里面的死气都涌进里面去了。

    让我头疼的是,死气越来越多,这鬼门竟然开始扩大了起来。

    刚才只有两米多一点,现在竟然有三米的高度了,而且吸引力越来越强了。

    城墙上的鬼兵被这股吸引力吸了进去,一声惨叫之后,鬼兵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傻站着干嘛!赶紧收啊!要是鬼门扩大之后,动静会越来越大的,到时候我们可不好收场。”老刀见我发愣,急忙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冲着老刀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我不会。”

    “你说什么?”老刀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道。

    “我说这玩意我不会收。”我无奈的说道。

    这一切都是红色灵符纸的作用,我压根不会召唤什么。

    “那接下来怎么办,这么强大的吸引力,很可能会把九魂城都吞噬掉的。”老刀沉声道。

    地府阴气很重,随着吸收阴气的程度,鬼门会变得越来越大,如若大到一定程度,很可能会把整个城池都给吸进去。

    主要是,鬼门的吸引力太强了,我们几个人无法通过九魂城。

    “还挺能干的吗!”

    我耳边突然间多出来了一个声音,这声音充满了阴柔。

    我扭头过去,就看见一张苍白的脸对着我,嘴巴靠近了我的耳朵。

    尤其是这家伙嘴巴里面的舌头,这舌头长得很,都长到了胸口处了。

    这家伙身上的阴气让人不寒而栗,我感受到了极强的危机。

    “老刀退后!”我急忙冲着老刀喊道。

    老刀就跟着木头一样,傻傻的站在了原地。

    “牛头找来了个不错的随从。”男人轻声嘀咕了一声。

    我急忙拉着老刀,朝着身后退了几步。

    我心里面知道,这家伙很危险,而且还很强。

    尤其是看见这家伙嘴巴的长舌头,一时间我就想到了白无常。

    这可是四大阴帅之一的人物。

    “奇门遁甲术!有点意思!”白无常看着红色死门轻声道。

    抬起来了脚步朝着红色死门走了过去,让我心里面震惊的是,死门巨大吸引力竟然对他没有任何的作用。

    我们距离死门十几米,都还被吸上前。

    “如若没有拿出比这强的本事,那么你们就死定了。”白无常开口道,抬起来了手,放在了死门的上面。

    轻轻用力一扭,砰的一声从死门上响了起来,这死门就好像是豆腐渣一样,直接被捏碎了。

    紧接着化成了一堆雾气,消失不见了。

    白无常的实力太恐怖了,凭借着红色灵符纸,估计逃不了他的手心。

    我伸出来了手,想要把黄色灵符纸掏出来,可想到了副作用,缓缓的松开了手。

    绿色灵符纸让我感觉被刀割了一样,红色灵符纸还没有燃烧殆尽,并没有产生任何的副作用。

    赵老三让我能别用,就要不用。

    而且我们距离奈何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黄色灵符纸只能做杀手锏。

    “小鬼你再想什么!”阴柔的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

    我心头一惊,急忙扭头过去,可我身后空空如也。

    前面站着的依旧是白无常,他并没有动过一步。

    这速度跟着瞬移没啥区别,肉眼压根无法看见。

    “伤了本阴帅这么多的鬼兵,本阴帅要他一条命,不过分吧!”白无常对着蛊娘说道,脸上露出了笑容。

    蛊娘还没有开口,白无常脸色的笑容收了起来。

    “左边!”我急忙朝着左边看了过去,抬起来了手,心里面瞬间就有了一股极强的危机感。

    “奇门遁甲术,土葬!”我手下意识的结起来了一个道家法印。

    哗啦一声,左边的泥土轰隆涌了过来,朝着白无常包裹起来,一下子把白无常包裹在里面,就跟着一个蝉蛹一样。

    我心里面明白了,红色灵符纸的作用,当我遇上了危险,红色灵符纸上的红色气体自然而然的操控我,做出奇怪的道术。

    “绞杀!”我不由自主的开口道。

    “轰”的一声,泥土包裹成一团,瞬间破碎了起来。

    就好像一颗炸弹藏在泥土里面,那泥土包裹的蝉蛹瞬间炸开。

    可当我看着眼前的时候,我有些傻眼了,爆炸的地方压根没有白无常。

    “哟哟哟!现在的小鬼真可怕。”声音在我的身后响了起来。

    我心头大震,白无常怎么会在我身后,他刚才明明被泥土包裹成了一个蝉蛹。

    紧接着我就感觉到全身都被捆绑了起来,而捆绑我的东西,正是白无常嘴巴里面的红舌头。

    “死!”白无常冷声道,舌头高高抬起,我身体也跟着抬了起来。

    很快从高处快速的朝着地面坠落,身体狠狠的砸向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