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元子自不可能想到,在他的五庄观即将出现的却是完全颠覆性的一面。

    话说连孙悟空都挑担了,为毛推倒人参果树的就不能是猪八戒?待不知其到时又会是怎般个表情,是否也要将猪八戒扔进油锅里炸一炸。

    五庄观距离较近,算是第一个得到消息,而这样爆炸性的消息也自不可能捂得住。当文殊普贤仅对猪八戒,和肯定早已看穿的孙悟空恨极时,却不知两人跟猪八戒的奸情早已向着三界各个角落传去。

    首先比镇元子还早知道的就是幽冥地府,有这样的好事,自己又出了力的冥河老祖自不可能放过。反正其肯帮忙,也算是一起担了因果,六道自是也没有相瞒,只说与取经途中使用。

    话根本不需要讲太明,冥河老祖自是就知道了怎么回事,于是干脆便直接带了手下的几大修罗王,一起参观了一番两位男菩萨和猪八戒的好事。

    却说当时纵是冥河老祖看到,也是不由被那情景雷的半天说不出话。

    本以为应该是有男有女,而且还已经猜测到极可能目标便正是那南海观音。未想竟是三个男性连在一起。却纵是冥河老祖也不得不呆了好一会,后半夜时更还直接现身在三人面前研究了许久。

    让冥河老祖直忍不住捏着下巴惊奇半天,竟然还可以这样?接着更还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施展*力,将三人的声音一直向极远处传去。

    冥河老祖如此做法也可谓是自有其妙意,既然你六道让老子看到了稀奇事,让老子看爽了,那我冥河老祖便再帮你们一把,将这事从你花果山身上撇开。

    道理很简单,冥河老祖施展的自正是那大罗境界的*力,花果山根本还没有人有这份能耐,待时传将出去,纵是那西天如来也不可能怀疑到花果山的身上。

    当然也更不可能怀疑到他冥河老祖的身上,三界内大罗真仙境界的人多了去了,仅你佛门和天庭都不止一把手,你还是慢慢猜去吧。

    可谓这位冥河老祖本身也就是一个搅屎的能手,没事还要巴不得发生点什么事,反正纵是打到天塌地陷,也不可能落在我冥河血海之地,当然是你们越乱越好,老祖我就只管看热闹。

    却说文殊普贤两位菩萨潇洒的离去,光着腚的猪八戒倒也没觉得羞,更没觉得跟男人搞有什么,用其自己的话说就是,那男人能跟女人的滋味儿一样么。

    却是猪八戒根本就不在意这一点,只是对于搞了菩萨有些惊魂未定。而且自己的腚眼儿也被那文殊给弄了,心里实也是极不舒服。

    再一想到孙悟空肯定早已看透,却还不告诉他,于是便连孙悟空也一起记恨上了。

    沙僧倒是个老好人,主要是一看到猪八戒就恶心得想吐,于是唐僧骑马前行,沙僧便赶紧紧随。

    孙悟空也不再搭理这猪货,还光着个腚,你就爱怎怎的去吧。心中实却是已开始幻想起了前方的五庄观,也端是对石岳的谋划佩服至极。

    当然同时孙悟空心里自也知道,石岳愿意这般跟整个佛门结下偌大因果,都不过是为他孙悟空在报复佛门。在开心无比的同时,心中犹忍不住悸动莫名,暗自感叹,终是俺老孙的亲兄弟!老孙自亦不负兄弟之名。

    有谁愿为你得罪漫天神佛而不惧?

    孙悟空也正是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六道愿意为他大闹天宫,以身代劫!石岳更是五行山下相伴五百年!如今两兄弟又不停奔波谋划,都莫过是为他孙悟空在展开对佛门的报复。

    于是本就至情至性的他,自亦不惧与两兄弟一起,将这西游一路上的妖怪仙佛全部算进沟里,再大闹他五庄观一番!待来日不仅要抢了佛门的功德之力,三兄弟亦终要一起颠覆了这方天地,伐上天庭!更也不会恋那天帝之位,待还要传于那侄儿。

    此时孙悟空心中也可谓是充满了期待,以及对未来的无限向往。

    怕?他孙悟空从来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如今也更有两兄弟相伴,自更不惧与佛门,与天庭,战个天翻地覆!

    一路西行而去,半途猪八戒不知飞去哪儿又寻来一身光鲜的衣服,与孙悟空的虎皮小裙,更甚至满是破洞的直缀上衣相比,却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路上遂忍不住对孙悟空嘲笑不停。

    然而越是如此,反而越是让唐僧看得心酸莫名,也懒得搭理猪八戒,途中突然就停下要孙悟空将上衣脱下,然后亲手为孙悟空补了衣服。

    这一幕却是看得沙僧都不由眸光闪烁,同时却也让猪八戒更加的记恨孙悟空,凭什么你这和尚就只关系那臭猴子一个?我老猪可比他本事多了,更是曾经的天蓬元帅,你这肉眼凡胎的和尚可真是瞎了眼。

    猪八戒遂终于明白,自己根本就挑拨不动唐僧跟孙悟空的师徒关系,也只能小眼珠不停转动的再想其他办法,准备与沙僧拉帮结派。

    而孙悟空对此虽心中感动莫名,但却又疑惑不已,自己这位师傅最近究竟是怎么了?为何总是这般多愁善感?遂终忍不住问出,究竟是何事竟让师傅变成这般。

    结果唐僧却就只是对其一笑,完全不做解释,心里实亦是苦涩万分,既不愿意看到自己唯一的徒弟那“端不会有好下场”。亦无法忍心将其赶走,只能拖一天算一天,默默的等待机会。却纵是佛祖怪罪,也一定要将孙悟空从身边赶离,让其自去。

    然而纵是唐僧自己都没有发现,此时的他已完全站在了孙悟空师傅的位置上,再没有之前自己不过小小一凡僧的想法,却是无形中已开始有了那金蝉子的感觉。

    自洪荒得道而来,自有资格做得孙悟空的师傅,当然这只是唐僧潜意识里的,纵是其自己却也没有察觉到自己跟以前有何不同。

    却说这一日五庄观内的镇元子正默默掐算唐僧一行的路程,没想突然便从三十三天外降下了圣人简帖。自正是那阐教圣人元始天尊所下,让镇元子不由便皱起了眉头,如此关键时刻,却不知那元始天尊所为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