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深秋,山岭下一片枯草连天,一条荒道向着极远处的一座高山延伸而去,道旁荆棘牵漫,岭上峰岩重叠。

    这里是白虎岭,这里又不是白虎岭,只因为这白虎岭一名本不过是原本的白骨精,花言巧语哄唐僧时随口胡诌说来的名字。

    而那极远处望不见顶的高山,便正是这西牛贺洲一地仅次于灵山的万寿山。

    山岭上,一白衣女子虚空而立,双眸无神的幽幽望着那远处的万寿山。没了曾经那柳眉翠黛,杏眼银星的月样仪容,此时却是一副美艳而又有着几分妩媚的的面孔。

    她原本亦有着自己的名字名雅月,本是广寒宫内的一只玉兔,如今却是被广寒仙子安排,成了现在的白骨夫人。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夺舍,占据这具被广寒仙子抹去了灵魂的躯体。

    然而随着时间过去她才发现,这具身体的主人并没有真正的消失,而是残留了一丝深重的执念。

    起初时她只是隐有感觉,但当随着感觉悄悄去见过那孙悟空后,那份执念便仿佛被开了闸的洪水般,开始无比凶猛的不断同化她的意识。

    终于有一天她明白,原来那份执念竟是对那孙悟空的深深眷恋和不舍。

    “你到底是谁?”

    “我又是谁?”

    她一遍遍不停的问自己。

    意识里也开始出现一些陌生,而又让她忍不住感到心颤的画面。

    白骨洞中,他一指助化形。

    花果山上空天际,他一人独战天地。

    天穹之下,他为这世间最顶天立地大妖王。

    而此时每每想到当初广寒仙子的吩咐,却也都会让她忍不住心痛莫名,“若能得功德之力,或可有那大福缘。但既为佛门所用,便注定终不会有好下场。亦当切记,万不可与其有染。”

    “为何会这样?他究竟做错了什么?”

    “娘娘,雅儿不懂,你们为何要这般对他?”

    忽然白衣女子便泪流满面的喃喃自语着仰天而跪,一双美眸不断的有泪珠滑落,依旧不停喃喃自语。

    “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让雅儿夺舍这具躯体?雅儿心里好难受,如今更是每日里想他念他,这便是娘娘你所说的万不可与其有染么。”

    “娘娘,雅儿不懂,这究竟是为什么?雅儿终是不忍,不忍伤害他分毫,甚至愿意为他而死。雅儿现在已不完全是自己。我是谁?我到底是谁……不,不,不!”

    “不!!!”

    当那一丝深深的执念完全占据她的意识。

    当那记忆的闸门打开。

    当那原本被抹去的灵魂又再次复苏。

    她终于知道了“自己”是谁,顿时便忍不住仰天长问。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三声落下,一只玉兔的虚影便紧接着从她体内飞出,双眸茫然的向着那广寒宫的方向望一眼,接着便化作星芒点点,顷刻消散于天地间。

    而原地留下的身影,此时却依旧泪流满面,只是那神韵气质却明显发生了变化,依旧是白骨夫人,但同时也是原来的白骨精。却是那广寒仙子给她变化的身形样貌,以及那保命的三命,此时却依旧留在她的身上。

    远处一山石后,一名身穿藏青色长袍的人类仙人,已经悄悄在那里隐藏了很久,她早已有感应,只是没有心情理会,此时满脑子里都已只剩下一个身影。

    “五百年,没想竟已过去了五百年之久,不知他过得可好,又是否还能记得我……”

    苏醒过来,短暂的意识合一,自是让她瞬间便知道,那取经人一行很快便要到来。而也正是在她执念的作用下,玉兔精雅月才提前迎到了这里。

    在为自愿将灵魂消散于天地间的玉兔雅月感到心伤的同时,她自己同样是心伤万分,“既入佛门,便注定终不会有好下场。若能得功德之力,或可有那大福缘……”

    “你助我化形,我亦不惜助你得那大福缘。只是奈何,却不能与你相伴。却还要死在你那棒下,我只愿你永不知我。”

    “此时我却方才明了你当初所说,所谓三杀三劫,在劫难逃,三打白骨精,原来我便为那白骨精,可当真是在劫难逃,亦甘愿为你身死。你当初那般痛苦,不愿我为那白骨精,想当是心在意我,如此我已满足。”

    默然流泪久久,她身影忽就悠悠向山峦间飞去,白衣飘飘,道不尽的落寞与忧伤。

    只是飞到半途中时,忽就伸手向着下方躲藏的人类仙人一点,瞬间一道白光没入那人类仙人体内,结果那人类仙人连反应都来不及便直接晕倒过去。

    却是自知“自己”之前的喃喃自语,肯定被那仙人全听去了,既不忍伤其性命,遂只好暂让其沉睡一段时间。

    并且她也早已查探清楚,此地虽是荒郊野岭,却并无妖怪出没,也正是取经人的必经之路,那荒道便就是其所选的为难取经人之处。

    如此瞬间四周便沉寂下来。

    天际中又见大火西流,夕阳残照。

    然后不多久,荒道远处便隐隐传来说话声。

    “你这臭猴子,想你在那两界山下,被如来佛祖压在石匣之内,口能言,足不能动,也亏师傅救你性命,更收你做了徒弟,你现在倒好……”

    “马广泰!莫非你真想找死!”

    “师傅你看,你看,这臭猴子又欺负我老猪老实人,在那五庄观就坑我差点被观音菩萨骟了,现在又吓唬我老猪。”

    “阿弥陀佛。悟空,你便再莫欺负八戒了,他生性老实……”

    突然唐僧也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猪八戒赶忙小眼珠大亮接道:“就是就是,我老猪本来就是老实人,师傅你饿不饿?要不让大师兄去化点斋吧,老猪我这一日未吃饭,肚子却是早就空了。”

    唐僧不由心间叹一口气,只好道:“既如此,悟空你且化些斋去。”

    一片片比乞丐还不如的焦糊衣衫,土黄而一缕缕打着结的皮毛,孙悟空没有心情,更没有心思在意,此时最大的疑惑就是唐僧莫名其妙的变化。路上时也终忍不住寻机问了嘴,奈何唐僧却只是闭口不答。

    不过有了解救脱劫之恩,亦有那一枚人参果之情,他自万不相信这一路的表现都是唐僧本意,也更不会因为唐僧这奇差的演技就放弃唐僧。遂便决定先尽量迁就,待要看看这位师傅究竟要做何?

    见唐僧依旧明显向着猪八戒,孙悟空遂也再不多说,眸光一闪,便直接纵身直冲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