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几乎都是条件反射的,一感应到对方,立刻就一个猛追,一个猛逃。而尤其此时石岳证道大罗后,那对于天地之力的运用,却是也有了质的变化。

    以太火之身施展三十六天罡五行遁术中的火遁,速度发挥到极致之下,却纵是观音也追得不是那么轻松了,随随便便就能将他堵住。

    只是奈何观音亦为那太水之体,又早证大罗不知多少岁月,所以依旧很无奈的又被观音给堵住了!

    依旧是那绝美的脸蛋,香风绕绕,骚气逼人,此时却明显多了股子清冷的味道。若说以前是不粘人间烟火的菩萨,那么此时就是沦落成了有血有肉有欲的仙子。

    石岳也完全是人类的形态,“龙族身份”已暴露,那九龙袍自也不用掩饰。

    虚立于天际,黑发披肩而下,面如刀削,眸如漆点,黑红二炎环身而饶(随时准备拼命),无形中散发的龙威,直让其仿佛一个威临大地的王者,深邃的双眸也让观音完全看不出其心中的想法。

    竟是此时才第一次感觉到石岳的神秘,不由观音眸中便就是清光一闪,悠悠问道:“张三,你何故一见到我就跑?”

    石岳不动声色道:“那仙子何故一见到在下就追?”

    观音瞬间微哼一声,自是因为这句仙子,也自知道石岳必是故意的,遂也不作理会,再次道:“你究竟是何身份?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石岳立刻双眸眯起,自是为了掩饰心中的想法,却是听得心中忍不住乐了,没想自己这一出现,竟好似还给了观音错误的暗示,对啊!自己为何出现在此地?那你就慢慢猜去吧!

    石岳遂不动声色,淡淡道:“无可奉告。”

    未想观音听完,却是并没有生气,而是眸中清光一闪,紧接着再次悠悠道:“你不说,我亦明白,想定是为你龙族亦争取一份功德之力。若仅是如此,我佛门也自不会介意。”

    “但有一点,因为我对你所知甚少,所以我需要你起誓不会伤害那取经人一行性命,并告知于我,你将在何处设难,如此贫僧亦好早做安排,往后亦再不会为难于你。”

    观音的声音悠悠而起,这次倒的确没带什么敌意,但听其说的,亦完全是合情合理。只是若说这中间要没有一点的算计,石岳也是绝不信的,关键便正在于那何处设难。

    想到这里,石岳忽然就是心中一动,自己为太火之体,设难之地自然要为那含火之地,却是除了那火焰山还有何处?而火焰山既为那芭蕉扇施展威力之处……

    瞬间石岳便明白了过来,心中犹不得不承认观音的厉害,还真是一下就猜准了自己的心思,或者说自己的“心思”也实在太明显不过了。

    唯一错误的是,把自己想成了是为那龙族谋什么功德之力,当然这也只是表面上的说法,话说在这无量大劫之下,谁又不是拼了命的为自己所谋?

    并且同时观音还设下了一个套,那就是一份蛋糕同时两个人取!

    火焰山附近既然现了那芭蕉扇,显然是亦划定好了地盘,亦如那金刚琢一般,太上老君的独有之物,小小红孩儿能偷走抢走?根本就不需要承认,这各方势力和观音自都能一眼看出,这一片已经被太上老君占下了。

    而此时观音既然又允诺石岳可取那火焰山之难,这却也可谓是一箭数雕!同时也暴露给了石岳一点信息,那便是观音已经对太上老君心怀不满了!

    将其火焰山之地再许给自己,这却也是为自己立了太上老君一大敌,倒是端一份好心思!

    不过显然的是,即使曾经的西游,观音肯定也是对太上老君产生了些想法的,不然如何会将红孩儿强收下,并将最后剩得一个紧箍赐给了红孩儿?

    显然这亦是有着人质,或者落太上老君面皮的含义。只是很明显观音也低估了太上老君的脸皮厚度,还有那什么才叫真正的太上无情,人根本就不介意!

    既然观音都已经猜得*不离十,石岳遂也干脆按照其所猜测承认,自己的确是为谋划那功德之力而来!

    至于起誓不伤害取经人一行性命,这一点石岳也同样毫无心理负担,当然自也知道,此时无量大劫下起誓,那几乎就是会百分之百应验的!

    而也正因为如此,平顶山莲花洞太上老君看到猪八戒那些字后,才会忍不住的想要暴跳。

    因为若按猪八戒那兜裆布上所写,却的确是他太上老君反悔了!而且还已经将那几件法宝销毁,这下可真是背了那“锅”,却又死无对证,等于是被猪八戒狠狠的坑了一把。

    若是按此时无量大劫之下的理论来说,那么往后太上老君腚被爆,蛋蛋被碎,也几乎就是注定的了!

    对此石岳倒还真是期待的很,谁会有那么重胃口爆了太上老君的菊花?谁又能有机会将太上老君的蛋蛋踢碎?那难度几乎就跟踢碎如来的蛋蛋一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但此时无量大劫之下,谁又敢说不可能?所以石岳是期待的同时,又无比的好奇,究竟谁会了解那份猪八戒兜裆布的因果?

    不过为了防止观音的算计,石岳却是也并没有将九龙分身真个都融进火焰山,而是只融入了其中一个分身。此时自是还等着阴人有大用,不到万不得已也是绝不会牺牲这分身的。

    尤其此时已将观音迷得“神魂颠倒”的情况下,这九龙分身就更凸显了大用。待不知将来有一天。若观音看到石岳本尊和分身合为一体,又会是怎般个表情。

    此时也可谓是跟观音两人都是算到了骨子里,至少在这一阶段的算计上,两人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

    石岳是逼不得已,势在必行!观音则是以为自己算计到了,但其实石岳却根本就不在意!

    石岳九龙分身暂时躲过了观音的纠缠暂且不说。

    却说另一边,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行路后,唐僧一行也终于是乌鸡国在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