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见得小须弥山,与往日竟是没什么两样,依旧是祥云朵朵,瑞霭纷纷,山洼里一座禅院,只听得钟磬悠扬,又见香烟缥缈。

    远远的石岳神识就已经看到,内里那满堂锦绣,一屋秃驴,众门人弟子正齐诵佛经,文殊坐主座,普贤落次座,显然小须弥山已被文殊所占。

    但见者有份,普贤自也要占上点便宜,两人正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各自一脸的微笑满足。

    只是待不知两人曾经也是苟且交合到一块的,如今还这般经常在一起形影不离,怎个就不觉得恶心?或只是尝到了那个中美妙,如今便干脆……

    但只是一想,石岳便忍不住的起一身鸡皮疙瘩,然后暗嘿一声,却也不是真就想要这样一处法场,而不过就是来找茬的!同时自也是为自己单独行事找借口。

    魁梧伟岸的身形,身披袈裟,光头锃亮,面孔如刀刻,眸深似海,却又闪烁着幽光,这便是石岳此时的形象,明显跟原来已不是一个人。却也是石岳故意变化来的,这就是专门拉仇恨的身份,自不能再用原来的分身形象。

    眼见两人坐在里边乐呵悠哉,石岳眸中幽光一闪,忽就启手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

    顿时声震四野,连文殊普贤面前的果盘都不由跳动了一下。

    两人瞬间大惊,所有门人弟子的诵经声也立时戛然而止,下一刻两人身影便齐齐出现在上空祥云之间,一脸惊诧的向石岳望来。

    而石岳身体也缓缓飘动向前,一脸的庄严宝象。只是却又显得太威武了点,尤其是一双闪着幽光的眸子,让两人直忍不住感到心颤,一看就是一个霸道不好惹的人物,或者就不像个好人。

    停在与两人一个适当的距离,石岳眸闪幽光的深看两人一眼,忽启手声如洪钟道:“阿弥陀佛!贫僧火龙,奉我佛法旨,前来接手灵吉法场,不知二位菩萨,缘何在此?何不单独去开个房?”

    两人听得明显一愣,接着便同时皱起了眉头,互相对视一眼,这火龙又是何方人物?缘何从不曾听说过?

    所谓奉我佛法旨,却根本就是假传法旨!

    亦有那开个房,却不知又是何意?

    两人眉来眼去,直忍不住一脸的疑惑。

    而这时在石岳看来,却是直想一巴掌呼过去!

    但见两人虽都为男相,可却都是那大妈一般的男人,用石岳说法那就是娘娘腔!同时声音却又很男人,各掐个兰花指,放在胸前。

    忽然文殊眸光闪烁着盯向石岳道:“原来是火龙尊者……”

    石岳立刻洪声打断道:“错!是火龙菩萨,为我佛燃灯所封。”

    瞬间两人心中便就是蓦然一惊,竟然是燃灯佛祖门下!

    互相对视一眼,明显更加稳重的普贤缓缓向前启手道:“只怕这中间有些误会,因为我佛如来亦在不久前刚把此处法场赐予文殊菩萨……”

    “阿弥陀佛!”

    石岳立时又是一声佛号打断,却是听到普贤说“我佛如来”而高兴的,一高兴就一声佛号不由自主的出口,往后亦是就阿弥陀佛了。

    如此却刚好“我佛如来”跟“我佛燃灯”对上了!石岳才不会管上边两人会如何斗鸡眼,既然燃灯肯让自己自立山门,尤其是那最后诡异的不点头也不摇头,显然就是让自己出来祸祸人的!

    或许亦如那托塔天王李靖一般,其根本就不会管自己,也更有让自己与那如来门下一争的念头。更或者也有让自己去争那功德之力的想法,只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还会给其这位佛祖挖坑!

    石岳一声佛号,忽就眸光一闪,大喝道:“普贤!你竟敢不将我佛燃灯放在心上,今日本座就替我佛燃灯惩戒你一番!”

    石岳心说就看你这个死娘们最恶心。

    瞬间两人便又是大怒,普贤更是兰花指向着石岳一指,忽然石岳的身影就不见了。

    但只是下一刻,石岳却就已经出现在了两人面前,然后不及两人反应,眸中幽光一闪,忽就照着普贤胯下一脚飞出。

    顿时只听哗啦一声轻响,紧接着就是直贯天际“啊”的一嗓子大叫,让一旁的文殊都不由吓得一哆嗦。

    再看普贤,却已是两腿紧夹,全身颤抖,双眼暴突,额头更有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让文殊不由就有些发愣,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紧接着看到那所谓火龙菩萨脸上的狞笑,瞬间文殊便也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接着文殊便亦不由自主的嗓子中发出一声直贯天地的大叫,不由两手下意识的捂向胯下,亦是两腿紧夹,全身颤抖,双眼几乎要暴突出来。

    见此情景,石岳直忍不住的眸光暴闪,这火龙菩萨的身份果然是好掩饰,完全就是一偷袭一个准!谁能想到自己堂堂的菩萨之尊,竟然专踢人要害?

    同时石岳又想要就此结果了两人,但想想此时就让两人殒命,但不知又会引起什么样的蝴蝶效应,遂脸色阴晴不定片刻,终于还是决定放过两人。

    说不得以后便自会有人收拾,便比如那猪八戒!若是让猪八戒随便吃了两人中的一个,那这戏可绝对就好看了!

    石岳眸光闪烁着,但只是紧紧盯住两人,眼看普贤就要恢复过来,不由眸中满是恨意的向自己望来,石岳狞笑一声,闪电般就又是一脚飞了上去,同时更忍不住念叨出声。

    “叫你敢对我佛燃灯不敬!”

    “叫你对跟本座瞪眼!”

    “阿弥陀佛!”

    “文殊,你也恢复了吗?”

    接着石岳就又是闪电一脚飞起,猛踢向文殊的胯下,顿时就又是“啊”的一嗓子大叫。

    一时间让须弥山所有的僧人都不由看傻了眼,两位菩萨竟好似被人……

    而那无比残暴的一位,竟好似也是一位菩萨,而且还是传说中的燃灯古佛普天如来门下,这下可如何是好……

    石岳才不管那么多,直将两人一顿暴揍到只剩出的气,然后将两人随便往地上一扔,沉声宣一声佛号,人便潇洒的飘然而去。

    但只留下一声“阿弥陀佛”,回荡在小须弥山,不由让所有人都看傻了眼睛。

    简直太残暴了!那就是燃灯古佛普天如来门下?

    而石岳飘然踏空离去,于天际中眸光一阵闪烁,结果却还是向着唐僧一行的方向而去。

    往后便可以光明正大的现身,还可以以我佛的名义,以我佛燃灯的名义,去斩妖除魔唐僧西行一路上的妖怪。石岳却是也因此而忍不住有些亢奋,待哪天却是还要回来一次,看谁还敢占灵吉的法场!

    但只是想到妖怪,石岳才蓦然发现,接下来的一难好像就是那观音的坐骑金毛吼了,岂不是刚分别,就又要跟观音见面了?

    下意识的石岳便阿弥陀佛一声,眸闪幽光的继续向唐僧一行方向而去,这一难却还尚未谋划,如何才能坑观音一把。之后便就是盘丝洞七仙女,百目魔君,却是亦到了那黎山老母该出场的时候,但不知其身上的毒又是如何解的?

    亦有再往后的三大妖王,分别为文殊普贤之坐骑,以及金翅大鹏的亲自出马?石岳稍有些记不清,但却清楚记得也该到了如来佛祖亲自出马,尽出佛兵抓捕金翅大鹏的时候!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