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七仙姑,孙悟空明显就是眸子一动,沙僧也不由听得来了精神,猪八戒更是小眼睛放光的哼哼出声,那口水也是不受控制的从长嘴中流出。

    七个女妖怪,呵呵呵,还有浴池,我老猪,我老猪,呵呵,呵呵呵。

    土地老头声音不停:“自妖怪到此居住,占了那濯垢泉,仙姑更不曾与妖怪争竞,平白地就让与了妖怪。我见天仙不惹那妖怪,想必定是有大能啊。”

    土地老头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显然是被孙悟空的威名震住了,一切也都是照实所说,不敢丝毫隐瞒。

    听得沙僧和猪八戒两人瞬间都明白过来,七个妖怪占了七仙姑的浴池……

    但孙悟空却听出了别的意味,那七仙姑似乎也太好脾气了,怎就平白的让与了七个妖怪,而且同样是七个,也是七个女妖怪。

    眸光一闪,孙悟空又道:“占了此泉何干?”

    猪八戒立刻斜孙悟空一眼,这弼马温!笨的时候怎就如此之笨,占了那什么泉,自然是要沐浴了,难不成还能用来喝不成。

    土地老头道:“那怪占了浴池,便一日三遭,出来洗澡。如今巳时已过,午时将来。”

    猪八戒口水直接流出,然而土地婆眼睛却是瞬间狠狠的剜了过去,似是在说:这老不死的!定是躲着去偷看过,不然如何能这般清楚?难不成人家洗澡沐浴还能专门告诉他,何时何时去?

    土地老头明显不自觉的一哆嗦,孙悟空也是听得眸中满是笑意:不想这老儿竟在老孙面前说漏了嘴,道:“土地,你且回去,等我自家拿他便是。”

    土地老头慌忙磕一个头,与土地婆一起战兢兢的返回本庙。

    结果待两人一消失,猪八戒便立刻小眼珠乱转的哼哼着提出要去救唐僧。孙悟空本只是有兴趣盘丝洞背后又是何人,此时听到那七仙姑的消息,既似与天庭有关,自巴不得猪八戒去趟这浑水。

    于是猪八戒变作一胖胖的大蛾子,飞向盘丝岭“探查”,同时一只雄鹰也是振翅天际,鹰眼直向着下方的盘丝岭望去,自正是孙悟空所变,准备旁观一番。

    天际中观音依旧是清眸幽幽,静静观察着盘丝岭的一切。却是唯只有石岳知道其南海观音又过来装了!只是明显并没准备现身,似在观察什么,等着什么。

    山坡上的黎山老母显然也能看到盘丝岭的一切,但只是却又明显没有发现观音,石岳也只能自此猜测其修为神通当是在观音之下。

    但见猪八戒一路飞去,晃晃悠悠,似是喝醉了一般,不过片刻便见到一个个美貌的女子携手相搀,挨肩执袂,有说有笑的,正巧走过一座桥,果是标致之极,忍不住便口水直下。

    只见一个个是玉香花语,柳眉远岫,檀口樱唇,看得猪八戒直感一阵眼晕,不由暗道:“怪不得老和尚要来化斋,原来是这一般好处。”

    “这七个美人儿啊!假若留住老和尚,要吃也不彀一顿吃,要用也不彀两日用,要动手轮流一摆布就是死了。且等我老猪先去听他一听,看是怎的算计,却不能真让老和尚失了性命,不然观音菩萨定不饶我老猪,小娘子们且等着我老猪。”

    但听一貌美的女子忽娇笑道:“姐姐,我们洗了澡,去蒸那和尚吃吧。”

    瞬间猪八戒心中一突,不想这次竟遇到真正的妖怪了,还想将唐僧蒸了吃,同时心中又忍不住暗笑:这怪物好没算计!煮还省些柴,怎么转要蒸了吃!

    随着一行女子采花斗草的往一个方向而去,不多时,便到了浴池。但见一座门墙,十分壮丽,遍地野花,满旁兰蕙,中间正有一塘热水。

    却纵是猪八戒浑性子也听闻过眼前的汤泉,可谓自开天辟地以来,太阳星原贞有十,后被羿善开弓,射落九乌坠地,止存金乌一星。

    天地间有九处汤泉,便俱是众乌所化,又称九阳泉,乃香冷泉、伴山泉、温泉、东合泉、满山泉、孝安泉、广汾泉、汤泉,以及濯垢泉。

    如此之泉自也不是一般人可以享用,传闻勿论妖人,但在其中沐浴,便可立时脱胎换骨!人类可长生不老,立地成仙,妖则可以直接化形。

    但见此泉,却纵是猪八戒也不禁心痒了起来,当然七个小美人自更让其心痒。

    这边口水横流,却见七个妖怪就已开始脱衣,褪放纽扣儿,解开罗带结……

    顿时只见玉体****白如雪,臂赛凝胭,香肩似粉捏。脊背光洁,金莲三寸,中间一段情,露出那风流袕。

    “啪嗒!”

    猪八戒直接坠落在地。

    天际中孙悟空鹰眼微闪,观音同样是看得清眸一闪,不禁想到曾经的四圣试禅一幕,本想好好教训那猪八戒一番,不想却叫那猪八戒占了大便宜。

    而但想到猪八戒占了大便宜,观音心中却又忍不住有种异样的滋味,与那文殊普贤,又如何能是占了大便宜?不想天地间这“阳阳”竟也可……

    不由又想到到猪八戒生下的那一子,更想到阴阳交合之事,究竟是何人算计了自己?但不知她又是如何解了那般淫毒?

    观音淡淡向着山坡上的黎山老母看去一眼,忍不住思绪连连,无数的事情,竟全无头绪。目光在扫过黎山老母时,明显微在山下田地里的村汉身上停留一下,接着便又将目光放在了盘丝岭。

    但见孙悟空也不知如何想的,鹰身忽就俯冲直下,然后未等七女反应,利爪便抓住七女的衣衫振翅而去。

    瞬间便让黎山老母和观音两人同时看得眸光一闪,不由再次想到那四圣试禅一幕,岂不又要叫那猪妖占了大便宜?难道是那孙悟空所为?

    接着两人又同时微摇了摇头,而猪八戒则是瞬间忍不住的乐出声,一闪便显出身形,口水直流的乐呵呵道:“女菩萨,在这里洗澡哩,也携带我和尚洗洗罢。”

    出声的同时猪八戒便开始急不可耐的脱自己的衣服。

    七女见此,顿时是大惊,一人更是直接怒道:“你这和尚,十分无礼!我等是在家的女流,你是个出家的男子。古书云:七年男女不同席,你好和我们同塘洗澡?”

    猪八戒立刻乐呵呵道:“天气炎热,没奈何,将就容我洗洗儿罢。那里调甚么书担儿,同席不同席!”

    并没有真个离去的孙悟空直看得忍不住暗笑,这般文绉绉的,却是少了那妖怪该有的妖气,待不知若是让八戒真个祸祸了这七女……

    与此同时,观音同样是有了丝好奇,那原本清晰的轨迹,若是在此处出了差错,待不知又会引发怎般个后果?但只是又极不愿让猪八戒真个占了这等的大便宜,忍不住便就是清眸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