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彻天地,实在是太响了!结果立时便让四诸天菩萨住手。

    但见得天际中,如来法身也随着佛号显现,顿时便就是金光普照大地,一个胖乎乎的大和尚,一脸乐呵的突然就出现在所有人头顶,而且不是一般的大!

    跟如来一模一样的油光满面,肥头大耳,满头大包,大嘴巴也仿佛抹了口红一般,挺着大肚子,一手立掌于胸前,一手捏兰花指,端坐九品金莲。

    只是那一脸的乐呵微笑,让石岳总觉得似乎太灿烂了些,除此之外,倒没有任何其他的异常,但不知大鹏是否能看出来,至少已经确定大罗之下是很难看出其本尊的。

    四诸天菩萨住手的同时,眼中也都同时闪过一丝诧异,显然没想到如来会亲临,下意识的便立掌行礼。

    差点被吓尿,更不知如何是好的李靖,眼珠子一转,便赶忙眼巴巴的向着“如来佛祖”飞来,十万天兵莫名其妙的就没了,这回去玉皇大帝肯定在等着!这账自然要赖到佛门头上。

    文殊普贤也是下意识的便显身,向前施礼相见。

    二郎神也只好不动声色的一躬身,似乎这一刻才发现以静制动的好处,自己曾经实在是太莽撞了!

    沙僧依旧瞪大着眼珠子,站在“孙悟空”身旁。

    一瞬间石岳便确定,现场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如来佛祖是假的!就不知一直没有现身的大鹏是否看出来了。

    并且石岳也不担心如来会这时赶来,黄眉假冒其身份又不是第一次,既然上次都没有阻止,那么这次显然也不会突然跳出来。

    石岳甚至感觉,纵如来的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恐怕此时都不知道狮驼岭正发生的事,还正等着“孙悟空”前去求救呢。

    因为按照正常轨迹发展,最后的确只能其如来出面,就不知其是否知道佛门四诸天菩萨已经出来趟浑水了!却不知此时的如来佛祖还真是有了隐约的感应,垂下的大眼皮不由微动一下,但也只是微动一下,便再没了动静。

    而这时石岳不动声色中,一分身也化作尘埃出现在黄眉耳中。

    “呵呵呵。”黄眉。

    石岳赶紧传音,要让这货自己演下去,肯定立马露馅,那便不如也让其按照原本的剧情走,唯一就是多了不该出现的佛教门下四诸天菩萨,当然剧情肯定也要有点变化。

    黄眉宏亮无比的声音突然缓缓道:“妖孽,还不皈正,更待怎生?”

    立时文殊面色就是一僵,皈正?那天庭十万天兵的因果岂不还是要自己抗?

    文殊直接傻眼。

    杨戬眸光一闪,依旧不动声色。

    李靖忽然神色微动的眼珠子一转,小心翼翼开口道:“佛祖,那个,妖怪究竟是何来历?”

    黄眉立刻无比慈祥的看其一眼,乐呵呵道:“天王有所不知,此二怪却正是文殊普贤之坐骑。”

    瞬间李靖也是不由一怔,但紧接着便就反应过来,满脸的大喜之色,更欢喜无比的向文殊菩萨看去一眼,明显一脸的这下好了,总算可以跟陛下交待了!别什么事都问罪我老李,陛下还是去向佛门问罪吧,对!就那个文殊菩萨!

    而这一刻文殊却就仿佛便秘了一般,曾经也是大名鼎鼎,甚至犹在观音慈航之上的一位大仙,更号文殊广法天尊!不想今日身为佛门一方菩萨,竟还落得如此地步,很明显如来佛祖也是准备让其顶缸了,但只是以其修为显然不敢在如来佛祖面前有任何表示。

    与此同时,两妖怪虬首仙与灵牙仙两人也同时身形一晃,然后各化为坐骑,只是那眸中一闪而过的精光,却让石岳给瞬间捕捉到了!似乎就算如来不出,只要看到文殊普贤两位菩萨,两人也会立刻化为“原形”,这表现得也太乖了一点!

    而这一刻文殊却只能一肚子的憋屈,几乎是想要吐血,普贤倒没有任何顾虑,一朵莲花台抛在白象的背上,结果白象就无比老实的踏空走了过来。

    终于文殊还是忍不住,紧皱眉头开口道:“启奏佛祖,只是这妖孽罪业甚重,曾吞吃天庭十万天兵,莫不如将其交于李天王处置。”

    “如来佛祖”缓缓摇头,呵呵呵呵道:“它也是服侍你多年,且带回教化便可。”

    “是。”

    文殊低头,但只能眉头紧皱的也抛出莲花台,只是那看向虬首仙青毛狮子的双眸中却闪过一道凶光,明显一脸的,孽畜!你且等着!同时心中又总有种隐隐的不妥感,第一次对自己的坐骑感到一丝的害怕,不由便向着虬首仙青毛狮子深深看去一眼。

    接着“如来佛祖”也不搭理四诸天菩萨,而四人也不急着离去,全都是立掌于胸前,一副无比乖顺的样子。

    然后紧接“如来佛祖”缓慢无比,宏亮无比的声音便就响起。

    “舅舅,你还不出来见见我这个外甥?”

    瞬间四诸天菩萨便目瞪口呆的抬起头,一脸的茫然不解。

    舅舅?

    李靖同样一脸的傻比……

    杨戬也是愕然,愕然,再愕然,明显脑子短路的表情。

    沙僧眼珠子几乎就要从眼眶中瞪出来。

    还未走的文殊菩萨普贤菩萨两人同样一怔。

    虬首仙灵牙仙两头坐骑明显也是眼睛有点发直。

    所有人都被“如来佛祖”一句话给搞蒙了。

    猪八戒自不敢出面,所谓两个孩子他“爹”,文殊和普贤两个情人都在,其自然不敢露面。

    一瞬间似乎整个天地都静了下来,明显狮驼洞中的大鹏都安静了。

    黄眉变化的“如来佛祖”则油光满面的一张大肥脸呵呵呵呵不停,明显很享受这种感觉!让所有人震惊目瞪口呆的感觉,更忍不住心道:孙悟空果然厉害,我黄眉以后还得跟其多交流交流,待其陪那唐僧取经完了,我便常去其花果山做做客!

    而黄眉自不知,若按照原本轨迹,孙悟空又哪还有回去的机会。却纵石岳也不会想到,自己此时随意的一个恶搞,竟改变黄眉的心态。

    见将所有人都“震”住,石岳突然又想起这几难中如来佛祖说过的话,莫不如且还按原来的套路走!只是这里却要让黄眉,让东来佛祖搅一下局。

    于是一瞬间的寂静后,“如来佛祖”宏亮无比的声音便又呵呵呵呵的缓缓响起。

    “你等却不知,自那混沌分时,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天地再交合,万物尽皆生。万物有走兽飞禽,走兽以麒麟为之长,飞禽以凤凰为之长。那凤凰又得交合之气,育生孔雀、大鹏。孔雀出世之时最恶,好吃万物生灵,数百里一吸而空。”

    “某日我在雪山顶,修成丈六金身,不甚被他吸下肚去,后我从他便门逃出……”

    黄眉变化“如来佛祖”的声音突然停下,却是石岳突然不说了,要给一众人思考的时间!从孔雀的“便门”中逃出,当然原本如来佛祖自不是这般说的,而是直接从孔雀的背部破体而出,结果似乎还伤了孔雀。

    待明显所有人都回过味来,尤其李靖表情最精彩,“如来佛祖”声音一停顿后才又接着响起。

    “后我从他便门逃出,便思孔雀已如我母,有生我之实……”

    李靖:“咳咳咳!咳咳咳咳!”

    所有人都瞬间木然的向其望去,这说法,简直太劲爆了!一时间没有人能回过味来似乎。

    黄眉声音继续道:“故此,便留他在灵山会上,封他做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大鹏与他是一母所生,故此我唤他舅舅,自称外甥。”

    瞬间四周天地间似乎更安静了,仿佛隐藏不出的大鹏这一刻都被如来说法给雷住了。

    眼看所有人都没反应,就只有李靖一个嘴歪眼斜,却又使劲瞪大着眼珠子,其师尊为燃灯古佛普光如来,似乎还真就不怕西天如来,明显到天庭后又不知会怎般传扬。

    但见身旁杨戬也半张着嘴巴,石岳知道到了见好就收的时候!既然大鹏不出来,那自己就去请真的如来,还按原本的套路走好了!

    这坑却是已经足够让其黑的了!更何况还有个东来佛祖顶缸,要真让如来撞上黄眉,还真不是个好事。

    而到了这里,石岳也不由开始想起下一难,正是南极仙翁的坐骑白鹿精,这货却是不仅吃人,还是专吃童子的心肝!一次就抓数千的童子,然后像鸟一样养在笼子里,随时待宰!最后同样是带走就了事,没有任何的罪过,却不知残害了多少的人类孩童。

    想起白鹿精,或许是本为人类的缘故,莫名的石岳心间便升起无名的怒火,神仙,神仙,当真是天地不仁,苍生刍狗,仙佛为尊,人为蝼蚁;我佛慈悲,菩萨慈悲,究竟是哪来的慈悲可言!

    渐渐的,或许是已经证道大罗的原因,原本石岳记忆里并不清晰的一些东西,总会突然莫名变得清晰起来,更不由想起,南极仙翁似乎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并且比观音隐藏的还深!

    却是南极仙翁又称南极真君,曾经唐僧出世时其曾说奉观音法旨,但其身份原本却是元始天尊座下大弟子!同时其又不属于阐教十二金仙,在封神量劫中其与云中子和燃灯因没有杀劫,而未被引进九曲黄河阵,没被三霄娘娘一撸到底重新修炼,所以法力自然在十二金仙之上!

    如今不知多少万年过去,只怕其修为也已经和如来燃灯相当,只是曾经明显的一句“奉观音法旨”,显然其中亦有算计,莫不怕冥冥之中的因果,来日与观音走过一场?或者其根本就是丝毫不惧所谓南海观音?

    所有一切都不过在心间一闪而过,突然之间石岳的心境也不由变了,仅只是黑如来一把又如何能够!只是平时并不愿去触碰心中永远的痛,但只能选择自我忘却,可又如何能够忘却?

    无意识中石岳便突然想要西游快些结束,只是却也明白,根本不可能快,终要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石岳心境有所动,“如来佛祖”的声音也忽然又缓缓响起道:“也罢,既是舅舅不认小甥,那我只好去了,望舅舅好自为之。”

    瞬间所有人表情再次凝固,然后便是古怪,无比的古怪!

    那真是如来吗?

    当所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时,“如来佛祖”的法相金身也已经从天际消失,而石岳也已准备去西天灵山请真正的如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