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闻听,但也只能启手阿弥陀佛一声,然后继续前行。

    结果说话间不片刻便到得城下,城门处并无人阻拦,四人便径入城内,但见街口正有两个老者叙话,声音倒是听得清清楚楚,正说什么兴衰得失,叹息连连,自瞬间便吸引了唐僧注意力。

    石岳眸光一闪,自知道第一个面包屑出现了,因为唐僧已经从小白龙背上下来,吩咐一声,便直向两个老者走去。

    但见唐僧近前,便直接合掌道:“老施主,贫僧问询了。”

    两个老者立时仿佛才发现般,瞥过来一眼,道:“长老有何话说?”

    唐僧平静说道:“贫僧乃远方来拜佛祖的,适到宝方,不知是甚地名,敢问老施主一声,此是何地?距离西天灵山,又有许多远?”

    两人明显微不可察一愕,石岳自是瞬间想到,台词不对!明显唐僧心理发生变化了,问的恐怕跟两人想的不一样,所以才让两人不由自主错愕一下。

    只见一人说道:“我敝处是铜台府,那西天灵山,我等只听闻过,却不曾去过,故不知尚有多少路程。只是我这府后却有一县,叫做地灵县。长老若要吃斋,不须募化,过此牌坊,南北街,坐西向东者,有一个虎坐门楼,乃是寇员外家,他门前有个万僧不阻之牌。似你这远方僧,尽着受用,长老可前去那里问询一下。”

    石岳瞬间再次眸光一闪,第二个面包屑出现了!下一步应该就是那寇员外家了,这时也蓦然想到,问题似乎就出在那寇员外家。

    但表面上石岳依旧是不动声色,而唐僧闻听却也是直接称谢返回,压根没有要化斋的打算,只准备径过铜台府,早到西天,好见佛求经,回转大唐。

    但只是人安排好的,除非自己再像往常一般强过,不然又怎可能让你错过。

    然后果然过铜台府不远,便忽见一个虎坐门楼,但见门里边影壁上挂着一面大牌,写着万僧不阻四字。

    让唐僧不由便停下身子,可谓佛门最讲究便就是因缘,既然已经听闻,此时又见到,自再没有避过的理由,遂便停下合掌启手,悠悠道:“悟空,这西方佛地,果然贤者愚者俱无诈伪,既到此地,我等便且进去拜访一下。”

    不想话音刚来,正好一个苍头从门内走出,一手提秤,一手提着个竹篮,猛然看见四人,慌忙将手中东西丢落在地,转身就往门内跑去,并边跑边喊。

    “主公!外面有四个异样僧家来也!”

    唐僧微微点头。

    猪八戒眨巴眨巴小眼睛。

    沙僧瞪大眼珠子往里看。

    石岳但只不动声色,却也看到了细微处,老苍头将东西丢在唐僧面前,唐僧自然就更不会走了!不然要万一被人捡去,自己岂不就要落个偷盗之名?尤其是唐僧,就算不想进去,以其慈悲心性,也一定会等着对方返回,然后才能离去。

    还有更关键的一喊,外面四个异样僧家来也!说明里边已经准备待客了,让唐僧听到就更不会离去了。

    而最神奇的是,院内还刚好能看到一个员外,正拄着拐闲走,并口中不停的念着佛经,闻听直接便脸色大喜,也是慌忙把拐杖随地一丢,便急向门外奔来。

    如此一幕,自就让唐僧更更不会走了。

    只见老员外跑出门外,便立刻激动无比的施礼道:“四位长老请了,弟子贱名寇洪,字大宽,虚度六十四岁。自四十岁上,许斋万僧,才做圆满。今已斋了二十四年,有一簿斋僧的帐目。”

    “最近连日无事,便把斋过的僧名算一算,已斋过九千九百九十六员,止少四众,不得圆满!今日可可的天降老爷四位,完足万僧之数,请留尊讳,好歹宽住月余,全弟子做了圆满,感激不尽。”

    石岳立刻心道:还真是巧啊,又是万僧,而且还刚好是差四位,但表面上依旧是不动声色。

    关键是其看到猪八戒沙僧两人,竟也是丝毫没有害怕的神色,更仿佛没有看到两人的红裤头红肚兜一般,就是能一眼看出两人也是和尚!当然也包括虎皮小裙的“孙悟空”。

    唐僧见此,但也只好微笑着跟随而入。

    猪八戒依旧是小眼珠转动不停,眼睛在老员外身上扫来扫去,显然是想也发现个妖怪,但只可惜,人的确就只是个普通凡人。

    沙僧依旧是瞪着大眼珠子,当然其就没有不瞪眼珠子的时候,但只要睁眼,便就总是瞪着大眼珠子。

    白龙马也是两个马眼珠子骨碌转不停,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如此很快便转过一条巷子,到一座佛堂前。

    老员外立刻便又热情的介绍道:“四位长老,此上手房宇,乃管待老爷们的佛堂、经堂、斋堂、下手的,是我弟子老小居住。”

    好了,佛堂自然就要拜佛,唐僧就更不能走了,不仅不走,并还吩咐猪八戒放下行李,取出锦斓袈裟穿上。

    不过看到锦斓袈裟,却又让石岳不由想到取经时,迦叶阿傩两尊者要好处的事,那紫金钵盂不过就是李二送给唐僧的一个贵重的碗罢了,终究不过凡间之物,那么两人为何又非要那个碗不可?

    跟唐僧要人事,唐僧总共不过两件宝物,锦斓袈裟,和九环锡杖,可说都是如来佛祖“送”的,就是给两人,两人也绝对不敢要!

    那么身上唯一还能送出的,便就只有紫金钵盂了,显然也正是两人所求之物,两人为什么会要一个破碗?难道唐僧一个用了十四年的碗,竟也有功德之力?

    想到这里,石岳也瞬间明悟过来,此时看来或许只是一个凡间之物的碗,但一旦功德降临,恐怕就会升级成一件功德法宝!说不得往后便就是唐僧的功德魔宝,也自然不能把紫金钵盂送出去!

    总之就是,你越要什么,偏就不给你什么!不是想要那个用了十四年的紫金钵盂么,反正不过是凡间之物,根本就无甚灵力,更无甚功德之力,至少功德降临之前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碗,那自己干脆就施展神通之术,给你变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紫金钵盂!

    石岳自然没有忘记自己修习的三十六天罡变化,却也是真正的大神通之术,其中有一神通便就是点石成金!而且也并不是什么幻术,而是真正的让石头变成金子。

    并且最关键的一点是,也并非必须是石头才行,其他万物亦都可变,但只需要的法力不同,于是石岳首先便就想到猪八戒和沙僧两人拉的屎!

    决定用两人拉的屎直接给变出一个紫金钵盂出来,然后送给迦叶阿傩两尊者!不是要人事么?那就给你!反正二师兄也会三十六天罡变化,人人都知道孙悟空会的是七十二地煞变。

    就在石岳不动声色的眸光闪烁间,唐僧也很快将佛堂内一众的诸佛菩萨跪拜完毕……

    大家如果喜欢,请投票支持一下,谢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