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同样不难打开,数十年的风雨侵蚀,但只轻轻一推,便直接应声而开。

    一股腐朽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

    但紧接下一刻,唐僧便不由身心巨震,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中扑扑掉下。

    更无法控制自己的忍不住身体颤抖,但只能双手合十,闭目仰头,眼泪也再次仿佛断了线般,更忍不住喃喃出声。

    “为何如此?”

    “为何?”

    “佛祖在上,观音菩萨在上,弟子不懂,先母为何要如此?”

    身体轰然跪倒,双手合掌于胸前,眼泪如注般不断滴落,口念佛祖慈悲,菩萨慈悲,可依旧是控制不住那身体的颤抖。

    “为何!”

    “究竟是为何!”

    唐僧身体颤抖不停,甚至没有勇气睁开眼睛,再向前看上一眼,直忍不住跪伏哭倒在地,眼前更不由浮现曾经的一幕幕。

    可是孩儿不孝,才让母亲心灰若死,以此惩罚孩儿?

    可孩儿既入空门,又如何能不了断前缘,万缘都罢……

    佛祖在上,观音菩萨在上,弟子不懂,先母为何要如此……

    “为何!!”

    “究竟是为何!!”

    唐僧再次忍不住出声,心中不由划过曾经的一幕幕,可此时却才发现,自己竟然连母亲的样子都记不清,想要伸手抓住,想要牢牢的记住,可依旧是不可控制的正在眼前消失……

    让其几近崩溃,身体也颤抖的更加厉害,心中更是一片狂乱,但只伏地流泪不止。

    如此许久许久之后,或许是十四遍寒暑,西天一路十万八千里的重重磨难,万苦千辛,万蜇千魔,终也造就了其无比坚韧的性子,也终于渐渐恢复过来。

    但依旧是忍不住仰头泪流满面,双手合掌于胸前,不由缓缓自语出声:“放下,也罢!便且就此放下!”

    “佛祖慈悲,菩萨慈悲,请容弟子安葬先母,从此便了断前缘,定心安禅,入我沙门。”

    只是待睁开眼睛,看到那数十年依旧挂在房梁上的身影,却仍旧是忍不住的身体颤抖,更仿佛入了魔一般,心间不停询问:

    “为何!母亲你为何要如此!”

    “为何不入土安葬!为何不愿意安息?可是还有何心愿未了?”

    “亦或是在等孩儿回来?”

    “可孩儿遁入空门,从此便要了断前缘,万缘都罢,你这又是何苦?何苦要逼孩儿……”

    “佛祖在上,观音菩萨在上,弟子不懂,弟子……请恕弟子罪过。”

    想要走上前将母亲亡体取下,可却发现双腿竟是沉重无比,难以动上一下,但只能双手并用,缓缓的一步步跪伏向前。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那房梁上挂着的身影,终于也是抵不过岁月的侵蚀,衣服开始滑落,早已经干枯的皮肉也立时化作尘埃,点点消散于半空。

    但随着“啪”的一声轻响,终于那绳索也应声而断,一具同样腐化的骸骨顿时坠落摔碎在地。

    唐僧不由蓦然抬头,紧接便再次忍不住心中颤抖,不禁仰头泪流满面:放下!或许真到了该放下的时候……

    但只痴痴望着那逐渐化作尘埃的一堆骸骨,同时又只觉心中一片空空,连最后一丝感情的寄托也消失不见,这凡世终是再无有任何牵挂了……

    身体内似乎也恢复了一丝力气,不由跪步向前,这时才发现,身前还有一张木桌,木桌上正放了一个漆木盒子,让其忍不住便又是心中一颤,瞬间确定,那定是俗家先母留给自己的!

    于是赶忙紧跪行几步,双手颤抖着将其捧在手中,只见上面已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尘土。

    轻轻打开,首先就是一张绢布,上边并没有多少字,并且明显是写给曾经丞相殷开山的。

    “请父亲母亲原谅女儿不孝,原谅女儿的任性,成全女儿遗愿,将女儿亡体,永挂梁头。女儿实在无法忍受心中之痛,亦不惜以死与这命运相抗,我江流儿不至,便永不入土……”

    瞬间唐僧身体便忍不住再次巨震,眼泪更不由自主的滚滚而下:“原来母亲竟真是在等孩儿回来!何以如此!!!”

    “佛祖在上!观音菩萨在上!弟子不懂!先母何以如此?”

    很快便又打开第二张绢布,只见上边却写:我江流儿亲启……

    唐僧瞬间便不由身体微微一颤,两手紧紧的抓住绢布,同时眼泪也是断线般不停掉下。

    “若有一日,我儿能看到此书,便说明我儿依旧是我儿,纵神仙难欺!可为人母,我亦不愿我儿能看到此书,端不知该如何决之,唯愿以死,与这天这命相抗,哪怕永不入土,身化孤魂野鬼。同时虽愿我儿能永享安福,哪怕遁入空门,可又不愿将真相永埋,让我儿活于混沌中,不知身为何人,遂书于此,愿天理昭昭!”

    唐僧不由是看得心中震动,更仿佛坠入迷雾般,眼泪但只忍不住的不停落下,唯愿以死,与这天这命相抗!哪怕永不入土,身化孤魂野鬼!

    何以如此!!!

    究竟何以如此!!!

    只见下边继续写道:“人言十月怀胎,我儿却亦是足月而生,虽是说来羞耻,但却也不愿将真相永埋,让我儿永不知身为何人。若我儿此刻在看,请原谅为父为母的当年将你抛弃,却是为那神仙所算,不得不为之,此时更不忍告之我儿真相,可曾记得那当年剖腹剜心之人?”

    瞬间唐僧心中便不由出现一个画面,那个死亦不惧的贼人!至死都在望着自己母亲,此时想来却依旧恨不能将其碎尸万段!但奈何书中却依旧未说出真相,而是开始简洁讲一个故事。

    并且是从后往前讲,从弃子抛江,到神仙传梦,唐僧依旧是看得云里雾里,不明真相。或者说只是不敢去想,但只下意识的回避某种可能……

    但当看到洪江渡口,结果瞬间便只觉如五雷轰顶,天旋地转!眼前一片黑暗!身体更忍不住颤抖,纵双眼紧闭,眼泪也依旧是扑扑从眼中掉落不停,不由只觉坠入一片无边的黑暗,眼前但只能看到一个画面,于那洪江渡口,剖腹剜心

    只求今天这一天:求订阅!求打赏!求票票!月票,推荐票,都要!能支持的尽量支持下,谢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