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岳瞬间就是忍不住嘴角一抽,直接被其“申公豹”的大名给震住,后边压根也没注意其说了什么,但只忍不住心中暗道:果然一个个都开始出世了么……

    自是又如何不知其申公豹大名,可说若论封神之功,只有其才是那当之无愧的第一!完全就是没有其这位申公豹,便没有曾经的封神,真正贯穿封神始终,绝对不可缺少的一个“小人物”。

    当然最让石岳欣赏的一点还是其专门跟元始天尊和姜子牙对着干的性格,只是奈何蝼蚁终究不能逆天,结局也更是凄惨,被元始天尊亲自出手镇压于北海海眼!

    而想到北海海眼,却又让石岳不禁心中一动,只不过小小的申公豹,又何须一圣人之尊亲自出手?

    并且同样关键的是,以申公豹的“身份”,似乎还不够资格堵那北海海眼。便仿佛一个大海口,你却只用一个麻袋去堵,尤其还是三清之一的圣人之尊亲自去堵,那就实在不是一般的诡异了!

    难道其身上还有自己所不了解的?石岳不由心中微动。

    同时石岳自也又忍不住想到姜子牙,难道以元始天尊圣人之尊还会看不出姜子牙根本不适合修炼?却还偏要收其为徒四十年,结果白白蹉跎了岁月,到头终不过一场空,一句“你生来命薄,仙道难成”就打发了。

    可谓可悲可叹者,又岂止殷商国运,申公豹之命,自亦包括其姜子牙!明知其仙道难成,却还偏要收其为徒四十年,以天地圣人之尊的身份,此时想来石岳自绝不相信里边会没有一点猫腻!

    可说姜子牙是“注定”的封神之命,那么申公豹究竟又有何不同?姜子牙又为何是“注定”的封神之人?

    而最后姜子牙也更是违反元始天尊本意,元始天尊亲自出手将申公豹拿去堵北海海眼,其这位申公豹的师兄心中却不忍师兄弟之情,纵使违反圣人师尊本意,却还是封了申公豹一个神位,一个“不起眼”的神位,却也算是变相的救了申公豹一命。

    却是就算违反圣人师尊本意,都依旧要救下申公豹一命,这又岂还是那个对元始天尊惟命是从的姜子牙?最后更什么都不曾给自己留下,不为神佛,但愿为人,哪怕注定逃不过那最终身化黄土的命运。

    想到曾经的种种,可谓生来命薄,仙道难成,石岳心中瞬间便不由闪过一道灵光,只怕最后姜子牙也悟到些什么,所以才有了“遁世”之心。当然同时自也是按照师尊的吩咐,终究是“仙道难成”!

    心中微动间,所有的想法便都在石岳心间一闪而过,自也没忘记眼前的申公豹,曾经封神时一位绝对大名鼎鼎的的人物,不想突然便跳了出来,还找上花果山……

    更尤其如此大摇大摆,还直接报名“贫道申公豹”,难道这位大名鼎鼎的boss克星是有投身花果山之心?以为自己这个猴子不可能听过其名姓,所以才敢这般毫无掩饰,同时也是想试探自己一下,是否有那容人之量?

    仅仅是眸光一闪,石岳便直接打定主意,且不管其申公豹此时能给花果山带来多大能量,却是但凭其boss克星的名头,尤其敢跟元始天尊反着来的那份勇气,便自该入得花果山!

    当然同时石岳心中自也有些隐隐的期待,其又能给花果山,给天庭佛门带来怎样的惊喜?但不知那姜子牙又有没有可能还活着?其申公豹的出世又是否预示着更多人都即将出世回归?

    表面石岳明显微一“愕然”,而这仅仅一刹那的表情也果然直接便落进申公豹眼中,立刻便不由闪过一道惊愕之色,那神色明显在说:莫非道友竟识得贫道?

    但只见其如此表情,石岳心中也瞬间更确定之前的猜测,眼前这位封神名人是专门来“调查”花果山来了!明显是想要调查一下花果山是否值得其申公豹投靠!不然绝不可能如此明目张胆而来,更还是一副急于表现自己不同的姿态。

    可说既是堂堂正正而来,又是隐姓埋名而来,堂堂正正是因为其毫不隐瞒自己名讳,隐姓埋名则显然是觉得花果山不可能识得其这位封神名人。

    想到这里,石岳心中不由便就是再次一动,既然你这封神名人已经来了,自然不能轻易放你离去,便且激上你一激!

    但见石岳微一愕然,紧接便就是一脸“大惊”,无声间便变做本体模样,既然你申公豹以本名前来,那我便也以本体相见!

    似是蕴含着灭世般力量的恐怖妖体,被发跣足,虎皮围裙,一手幽黑量天棍,冷酷而威严的面孔,深邃得让人可怕的双眸。

    结果刚一显身,道人便也是顿时大惊,豹头人身青年更忍不住身子一颤,不由满脸的震惊不敢置信。

    就在这时,石岳却突然无比郑重的深深一礼,不由眸中满是激动之色道:“敢问可是曾经急公好义,大名鼎鼎的申道长?”

    先预更一小章,这几天奔波复诊,又回老家,真的是累坏了,暂时复诊住院中,做了腰穿,就等大夫给重新调整治疗方案,然后就可以回家养病稳定更新了。谢谢大家的支持,真的真的谢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