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却是从如来佛祖身上得了一颗不知名的珠子,或许可叫舍利,给小八戒一个猪鞍,燃灯同样也是难得的大方一回,同样各给了两人一件法宝。

    至于小猴子和小金乌兄弟俩,由于太过普通,更不像红孩儿一般“有礼”,根本就是一副不懂事的孩童模样,结果自然也就没有两人的份,却也可谓是无那“机缘”!但只明显两位佛祖都是忍不住在两人各自身上扫了一眼,究竟有何不同?然后便就没有然后了。

    不动声色中小兄弟俩却也都同样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几位大神,可谓究竟怎般个模样?如此机会却也绝对是不可求的,不然以两人花果山身份,又如何能有机会这般面对几位三界中的大神?心中却也是忍不住小小感激一下观音。

    而木吒和龙女两人则明显一副丢不起那人的表情,老老实实的站在观音身旁,一个盯着鞋尖,一个在看自己的指甲。

    于是一转眼便就到得三界鼎鼎大名的五庄观大仙镇元子面前,并且此时显然清风明月两人也已是满脸怒气,当然也只是针对红孩儿而发,更忍不住心中暗骂:真是无耻!不想南海竟出如此之辈!

    相比之下燃灯身旁的千手佛“童子”,以及如来座前的宏法菩萨金吒却就显得成熟稳重多了,根本就是眼观鼻鼻观心,当作什么都没看到,结果两人的表现自也是让镇元子忍不住眉头微微一皱。

    却是在大神通者面前,自一切都是面皮之争,两个门人弟子显然是被人给比下去了!待返回五庄观自少不得一番惩罚,来个思过千年什么的。

    最终镇元子同样是不得不拿出两枚人参果将红孩儿打发了,结果紧接红孩儿却又屁颠屁颠的跑到乌巢禅师面前,也可谓完全按照菩萨吩咐,一一见过两位佛祖,镇元大仙和禅师。

    但不想这一次乌巢禅师却是比如来燃灯镇元子都大方得多,直接二话不说,一人就是一条乌藤送出,却哪怕是黑熊精,木吒和龙女,都同样一人送了一条乌藤。

    结果顿时如来燃灯镇元子三人便不由同时眸光一闪,却纵是玉皇大帝和王母两人都同样是看得眸光微闪,可谓一位大神通者突然如此大方,自是让所有人都有些不适应,尤其还是对三界中任何事都不感兴趣的乌巢大日如来。

    却是普通人不清楚,如来燃灯镇元子观音自都明白,那由先天灵根扶桑神木而得的“乌巢”,也同样是一件几先天至宝般的法宝!至少孙悟空就已经见识过,端坐其上几乎就是先立不败!

    而每一条乌藤炼化之后自也都可单独做一件法宝使用,结果自就让红孩儿几人瞬间忍不住大喜。

    于是一瞬间自纵是成熟稳重的金吒和蜈蚣精两人都不禁眼红起来,而清风明月两人也同样是忍不住一阵眸光闪烁,并且仗着镇元子平时宠爱,直接便就是一个眼神请示,但见镇元子并没有任何示意,两人便也恭恭敬敬的走出。

    金吒和蜈蚣精两人见此也都同样是大为心动,但不知为何两人竟还是忍住了,但只目光灼灼的向清风明月两人看去,仿佛是但看两人如何,若两人也都能各得一条乌藤,自己便赶紧去向那位乌巢禅师问好。

    观音清眸悠悠,一脸微笑,看不出任何异常表情。

    镇元子双目微闭,无人能猜出其心中再想什么。

    如来佛祖也再次一脸呵呵,目光但向乌巢禅师望去,但只眸光中明显充满不解,一片茫然,完全不懂乌巢禅师所为。

    燃灯也同样是一脸睿智的微笑,但也跟如来佛祖一般,根本不知所以然。

    可谓乌巢禅师一记乱拳,直接将玉皇大帝,瑶池王母,如来燃灯,镇元子,全都打得晕头转向,完全看不懂其用意,但只有观音清眸悠悠,不动声色,同时却也是心中了然,乌巢禅师不过是在迷惑几人视线,真正目的只怕马上就会显现出来。

    而也果然,就在清风明月两人激动无比,恭恭敬敬的刚走到半路之时,乌巢禅师突然便就是哈哈一笑,目光终于落在小金乌身上……

    瞬间清风明月两人身影也不由戛然停住,紧接乌巢禅师似乎从没有过的笑声便响起道:“此童子或是与贫僧有缘,贫僧亦无甚礼物相送,便且将此宝送与你罢。”

    小金乌明显满脸茫然,也是不解的向着乌巢禅师望去,同时小眉头紧皱,只见一件霞彩万道,并被金莲朵朵围绕着的法宝,突然便自行飞向自己。

    而这时如来燃灯镇元子,哪怕玉皇大帝王母也都瞬间不由色变,却是完全就等同于观音将杨柳枝送人,怎么可能?除非那人是观音的私生子!

    瞬间几人便又不由目光微微闪烁起来,观音也同样是清眸微眯,做出一副思索的模样,但心中也同样是忍不住震惊,乌巢禅师竟然会以“乌巢”相送!两人间究竟是如何关系?

    几位终极boss同时色变,红孩儿黑熊精蜈蚣精,包括金吒木吒,哪怕是托塔天王李静和金鼻白毛老鼠精,都同样是看得不由目瞪口呆,再也无法忍住眼中的羡慕嫉妒恨。

    结果脸色涨红一脸尴尬的清风明月两人,但也只能恨恨的向着小金乌望去一眼,然后悄无声息的退回镇元子身后。

    却是一瞬间自莫说清风明月两人脸色涨红尴尬无比,就是镇元子也同样感到大落面皮。

    可谓门下弟子出了糗,其这位大仙也同等是出了大糗!若无其默许,两人又怎敢擅自向前“讨要见面礼”?不想乌巢禅师竟是如此不给面子!

    于是忍不住镇元子便也是不动声色的淡淡向着小金乌看去一眼,真正将目光落在小金乌身上,同时心中也是思索不停。

    然而不想就在这时,远处天际突然便就是一阵歌声传来,让在场所有人也都不由瞬间向着歌声传来的方向望去,显然是有人作歌而来。

    只听却是:

    “两朵莲花现化身,灵珠二世出凡尘……”

    瞬间托塔天王李靖脸色便不由一狞,接着不等歌声作罢,突然就是一声暴喝。

    “孽畜!”

    脑袋疼,不知道是病的缘故,还是又感冒了,本想休息的,结果还是坚持下来,终于完成两章,真想一口气不停写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