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谁白了发,谁为谁疯狂。

    任天地悠悠,时空震荡,时间静止了年华,我心如狂。

    任法力无边,神通惊天,又可能让时光回返,时间刹那停留?

    当星辰破碎,消逝的又怎是那转瞬的美丽,更有那刹那的永恒。

    未有天地同悲,但只有那无声的消逝,三界空灵,天地寂静。

    一个声音从天而降,仿佛自大道中来。

    “花果山之劫当了,石岳当有劫难五百年,五百年内不得再兴征伐之事。”

    声音落下,瞬息无尽佛兵,漫天天兵,幽浮而上的阎罗鬼兵,便自天地间消失。但只剩下那无尽的尸山血海,血煞之气,直冲天际。

    诸天大能法力无边之辈,尽皆不由震惊抬头。

    无尽灵威,突然自天而降,直向那个白发满头,被发及地的孤独身影压下。

    一瞬间也让其更显无尽沧桑,仿佛自万古洪荒而来,经历了不知多少亿万年的孤独。

    无尽灵威压下,仰首望天,被发及地的孤独身影,也是转瞬消失,但剩下一座山的虚影,显现于天地间,让所有人大惊之下都是不由眸光一闪。

    然后亦是一刹那,亦极速缩小远去,同样转瞬便消失于天地间。

    自让所有人都瞬间明白,当有劫难五百年!莫不正如那当初孙悟空一般?但只不知又会被镇压封印于何处?

    一众法力无边之辈都是不禁眸光闪烁,眉头微微一皱。

    花果山可说是已几等于灰飞烟灭,纵那妖猴逃过一劫,亦已是不足为患。

    于是转瞬便也都是神色各异的离去,未有一人再看灰飞烟灭下的花果山一眼。纵有那残余幸存,但既然连天道都现身说法,一众法力无边之辈自不会再去在意几个幸存的蝼蚁。

    天地间一片空灵寂静。

    但只剩下一个大慈大悲的身影,依旧端坐金莲,白衣飘飘,于花果山之巅上空,亦是白发飞扬,仿佛已凝固了万古岁月。

    白发观音!

    谁说菩萨便无情太上?又是为谁心伤为谁泪?

    红孩儿三名南海门下,都是不由彻底看傻了眼,那石岳竟被那传说中的天道封印镇压,五百年劫难,怎么好像是在救那石岳?

    菩萨她也怎么好像入了魔?白发观音,岂不亦是要震惊三界!难道真是喜欢上了那石岳?可为何还要……

    仰首望天,白衣飘飘,白发飞扬天际,究竟谁为谁白了发,谁为谁疯狂。

    任法力无边,神通惊天,又可能让时光回返,时间刹那停留?

    “我要那花果山,灰飞烟灭。

    我要那孙悟空,万劫不复,便如那妖猴六道。

    我只要那石岳独存,尝尽这世间之痛,永恒之孤苦。”

    ‘若有上苍,弟子亦可否向您乞求,’

    ……

    与此同时,于天地间一方小天地中的小猴子,也终于是难以忍受的心中莫名巨痛下,冲破那记忆中的封印,瞬间各种记忆纷至沓来。

    “不要!”

    一声微颤的大喊,直接自天际响起。

    两个小身影紧接现身于天地间。

    张口便即是一道剑芒自口中飞出,无尽杀气冲天而上,瞬间便即是群星避退,天地哀鸣!

    只见在天际中一闪,却又一分为四,更加凶戾的杀气也瞬间激荡天地,让虚空都不禁颤栗,出现一层层的波纹,直向四周激荡而出。

    然后同时便化作四道剑芒,划破天地,直向天际中白发飞扬,仿佛已凝固了万古岁月的观音刺去,同时清脆的童声亦是响彻天际。

    “都是你!害我母亲性命,我要杀了你!”

    声音响起,四道剑芒亦是爆发出无边的杀气,顿时让天地都不由变色。

    但只四道剑芒刺到观音面前,便已是再难分毫寸进!

    悠悠清眸,终于是仿佛回魂,无神的望向眼前带着无匹杀气的四柄古剑,嗡鸣颤动不停。

    “诛仙……”

    悠悠的声音,回荡天际。

    但见两个小身影却又再发神威,小手挥动间便即是使天地乾坤倒转!更缩千山,摘星拿月,大施神通,将所有未离去,以及花果山残留幸存之人,都不及反应看得目瞪口呆。

    而另一小身影同样是挥手间,便撒出诸天星象,虽未能将整个天地笼罩,但却准确的将观音困于其内。

    可纵使那万剑加身,又怎及得心伤之万一,那心爱徒儿的反目切骨之恨……

    白发飞扬,杨柳拂动。

    然后下一瞬,四剑便突然刺破那无形中的防御,亦是瞬息白发飞扬的身影便带着无尽心伤,化作齑粉,消散于天地间。

    ……

    幽冥地府。

    荒凉空旷的黄泉路。

    奈何边。

    一个恬淡的身影,正不慌不忙的悠悠煮着汤。

    奈何桥,青石桥面,几格台阶,桥下云雾缠绕,一片茫茫,似是在说明着黄泉无路。

    这里也曾有千年的回眸,百年的约定,可如今已不过一片荒凉,再无人际。

    一个身影突然便自天而降,白发飞扬,白衣飘飘,更透着无尽的心伤,仿佛凝固了那万古的岁月,端坐金莲,悠悠而下。

    恬淡身影上的朦胧渐清,亦可谓无尽岁月第一次的展露真颜,亦是一绝美女子,不由便悠悠停下,仿佛是等待已久。

    一声轻轻的叹息,悠悠而心伤的声音紧接亦仿佛自空谷传来。

    “你果然并不吃惊,我肉身现这地府。”

    “我亦是最近才有感。”

    “我敬你为万物苍生,化这六道轮回,叫你一声娘娘。”

    “后土有愧。”

    “可你能否告诉我,这其中因果,究竟为何?”

    一瞬的停顿,不由又是一声叹息。

    “我亦不知。”

    悠悠而心伤的声音再起。

    “我也曾修那造化神通,捏土造人无数,娘娘又能否告诉我,为何我却不能证那混元?”

    “只怕,一切皆有定数。”

    “定数吗?”

    “娘娘可知,亿万年,我修那太上大道,悟神通‘轮回’,更修得那众生相化身……”

    声音悠悠落下,但见无尽心伤的白发身影一闪,瞬间便即是漫天化身,降临地府上空,让已返回血海的冥河老祖差点一下狠狠咬到自己舌头。

    同样悠悠的声音紧接响起。

    “你果不愧法力无边,神通广大,即使是我,也小看了你。”

    然而带着无尽心伤的白发身影却仿若未闻,漫天众生相化身一闪,再次凝聚一人,悠悠的声音也再次回荡黄泉路畔,奈何桥边。

    “娘娘可知,我曾经无数次的化身轮回,一切又是为何?”

    “唉!”

    一声叹息,同样忧伤而绝美的身影不由弯身,继续去拨弄那朦胧的一锅孟婆汤。

    “可我亿万年的等待,寻遍那无尽三千界,不想到头来……”

    眼泪突然便忍不住的潸然而下,刹那过后,声音才又再次悠悠响起。

    “莫非这便是宿命?观音不懂,娘娘能否告知我,为何会如此?我竟能送他轮回洪荒,反救我脱劫得道,若有上苍,可是在捉弄观音?”

    眼泪终于再也无法控制,依旧是白发飘扬,身影中更透着无尽的心伤。

    瞬间整个天地亦仿佛沉静下来,久久之后,绝美的身影声音才缓缓响起。

    “此,只怕是老师,也无法说明,你终是已踏上自己之道。或许正如那凡间,先有鸡蛋之说,也终需打破这天地乾坤,最终一切才能分明……”

    “你可是要我助他?

    我只是不懂,怎会如此?难道这便是我之道?我观音之命?若如此,我宁愿当初不曾化形。”

    声音落下,半空的身影突然便化身而下。

    无尽心伤,白发观音,亦透着无尽之美。

    “早听闻娘娘这孟婆汤,三界大名鼎鼎,传闻喝过便可前尘尽忘,观音也想喝上一碗试试。”

    “唉!”

    再次一声悠悠的叹息,很快便即是一碗朦胧的清汤缓缓喝下,但留下的却是那谁人也不懂的眼泪。

    白发再黑,但清眸却依旧仿佛凝固了那万古的岁月。

    “多谢娘娘。”

    悠悠声音落下,身影也转身自幽冥地府中消失。

    ……

    花果山。